瞌睡精灵的神奇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呢?也许和量子纠缠有关吧。

前几天晚上讲睡前故事时,我看到书里讲,晚上的时候,瞌睡精灵会带着小王子在梦里面探险。于是我灵机一动,借题发挥,给小柒构建了一个瞌睡精灵的人设。比如:

瞌睡精灵正在枕头那里等你;

瞌睡精灵一会儿在梦里面带你去玩;

被子上的某个图案是瞌睡精灵;

白天的时候问他昨晚和瞌睡精灵去哪里了;

梦里面有哪些颜色……

诸如此类,各种细节,平时的对话里也时不时和他聊聊瞌睡精灵的事情。

结果我惊喜的发现,他非常开心地接受了这个人设,并且自己延伸出了他自己的想象。比如他会纠正我什么是瞌睡精灵,而什么不是;或者给我绘声绘色地描述一个具体的场景,说那是瞌睡精灵带他去的地方。

还因此提升了我这个NPC的好感度。以前哄睡都是非要妈妈,这几天接受了我也是自己转过身去睡,而昨晚突然提出要求说“爸爸,你抱着我睡吧。”真是巨大的意外收获啊!感觉自己中了五百万一样!哈哈哈哈哈~

有意思的是,他每晚和我一起洗澡时都会要求帮我洗内裤,而昨天突然一边洗一边自言自语说“沾一点冷水再沾一点热水,洗得更干净”,我就问他,这是谁教他的。他居然脱口而出:

瞌睡精灵在梦里面教我的!

我去,这也太神了吧?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世界啊?搞得我都想和小柒一起去看看了!

不过这八天我自己带孩子下来,我倒是有其他更深的体会。虽然说我平时带孩子的时间也不少,之前用时间记录软件统计了半年,我带的时间还是比较多的,但这样全天候24小时吃喝拉撒睡不下班的带法还是头一次。

我渐渐更加明白小叶这两年来的一些情绪变化、思想变化、各种状态、心情都是怎么来的了,虽然这几年我们在工作和生活情调上能聊的内容越来越少,很多时候聊不到一块,但经过这段时间,我在带孩子这件事情以及围绕着这件事的对社交、个人实现、生活的理解这些事情上,忽然找到了和她可以深入交流的点了!

我很开心,今晚和她打电话的时候也说了这些心情。我手舞足蹈地,不自觉地一直笑,好像找回了谈恋爱时那种心里和对方一起跳动的感觉。真的是特别奇特的喜悦感。虽然只是八天,但是我时时刻刻都在觉察自己的体会和想法,不断地代入小叶这两年半来的处境,就产生了很多启发和理解。

仿佛有一只奶油般的手,从远处的她那里伸过来,握住了我的心脏,流进了我的精神当中。

这是量子纠缠吧。

三天半,还有三天半,要好好珍惜,这只属于我和儿子的三天半。

青岛初印象-18日-晨-小丑和菜市场

虽然青旅这个地点让我有很多美好的联想,可这寒冬腊月显然不是旅行的季节,店里住的几乎都是在附近做寒假工的学生们,少有旅人,所以整体气氛不怎么活跃,和我过去住青旅的感受大相径庭。之前也有从夫人还有其他朋友前段时间的出行经历中听说,如今的青旅已经不再是年轻人旅行交友的欢乐场所,渐渐沦为一个“廉价住宿”的代名词。

看看眼下这家由老别墅改造而来的小旅舍,顿时觉得很失落。

早上起来后,我习惯性地在旅舍内上下走动,看看内部的结构和装修,即使我马上就要离开,也希望能记住一些什么。

2015/01/img_7058.jpg

我想我又出现这种诡异的感觉了,这个房子的构造和装修,是那么熟悉。

2015/01/img_7054.jpg

2015/01/img_7056.jpg

小丑的脸和他的嘴唇,绿色的墙面上纷繁的招贴,以及走道上的条纹沙发和右侧墙上涂鸦的海葵触手般的小鬼怪们!

我甚至可以说出这是来自2014年结婚期间一个早晨的梦境,当时发生在这里的故事是我来这里出差,然后要去找一个人,就在一个老房子里来回走,其中的一层,就是这里。包括我在梦里企图打开一道门上天台但是因为锁上而没法走出那个梦境,在这里,也有那样一扇门,以及门外的石梯。

这么奇幻的事情,已经很多次了,可我该怎么理解这种现象?

算了,出去吃早餐吧。

2015/01/img_7033-0.jpg

2015/01/img_7036-0.jpg

2015/01/img_7037-0.jpg

2015/01/img_7038-0.jpg

就是这样一个石门,没有任何招牌,把我招了进来。

2015/01/img_7041.jpg

对于一个广东人来说,这样的北方冬日景象是很稀奇的。尽管不是第一次,但依然会心跳加速,仿佛在和街道窃窃私语。

但最有趣的并不在此,而是这个从未来过却有着清晰记忆的菜市场十字街口:

2015/01/img_7042.jpg

2015/01/img_7043.jpg

如果不是什么有趣的奇怪现象,那就一定是我疯了。不然为什么连画面前景的菜和路过的人以及取景角度都如此吻合,唉…

不想了,回旅舍收拾行李,出去逛逛吧。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

梦死一场

一睁眼,我发现自己正在和一群伙伴走进了一个古旧破败的寺庙里探险。地上躺了很多“尸体”,全都僵化或者石化了。就在我们正准备往寺庙更深处前进时,他们突然爬起身,举起手中的刀剑向我们砍来。同伴呼唤我,而我则在试图阻挡一名少女僵尸的时候被她干脆利落地割了喉。

在被割喉的前一秒,我隐约能看到她的样子,紧致青嫩的皮肤上有着小巧尖峭的小鼻子,令我诧异的是,作为僵尸,她的红唇显得异常美丽。她舞剑的时候其实还是半趴在地上,一身长满了苔藓的青铜盔甲把全身包得严严实实,唯独露出一张青春的脸庞,可散落的黑色长卷发遮住了她的眼睛,我无法得见。

死后不知多久,我终于“醒”了过来,我依然躺在那个寺庙里,但周围已经是人流涌动,香火鼎盛。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但我相信我并没有死,至少我可以自由的活动,于是我开始四处奔走,寻找可以证明我还活着的人。

在寺庙的入口,人们排着队,我看见了我们公司的二老板,王总!我凑上前去,试图和他说话,他却惊慌地飞奔了出去,为了追上他,我在空中迅速地移动,但无论如何都追不上他,只看见他一脸惊恐,消失在人流中。其他人,则根本没看到我。

随后,我跟着人群上了一辆混装着中国兵和越南兵的征兵车队的最后一辆大巴车,离开了那里。我不知道仗打得如何,等我回过神来,已经是凯旋而归的号角在欢迎我们,而此时,车上的人一个没少,只是座位的顺序大有不同罢了。此时的画面,是一片暖洋洋的橙黄色,阳光从左边的车窗里照入车内,浅黄色的军装被照得格外有食欲,每个人都胀得像一只只大面包。

回到城镇,在不知不觉中和现在的同事走到了一起,他们是我之前小组的伙伴们,大家一起走向一个寺庙遗址。我跟他们说,我想证明我没死为什么那么难?他们并没有说话,直到我说起一些有趣的事,他们才开始高声畅谈。可是寺庙门前的甬道如此的长,走了很久,也没见到山门,路边只有零零落落如同圆明园一般破碎的石质建筑,远处隐约的森林深深绿,像是天边一道宽宽的黑色裂缝,引诱着我前去。

在无知觉的行走中,闹铃终于响了!

记今早梦一场。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