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洪

 

一片比零更白的洋面上
天比波浪更白
立着一道纤细的大门
高九万,宽九万
风与洋流夹带着发丝般的刀片
万马奔腾
毫无声息

一对未干的翅膀不断扑打

 

2013年10月2晚至3晨间

梦境记录与地图实验

这是今天清晨我的梦境,醒来后我觉得应该把它记录下来,于是在吃早餐时我把这些镜头画了下来。

#1)一座小镇的中心大道,路边密集的全是民房,左侧画面外有一座大型养老院,我住在那里,路对面,从我窗口可看见,路右侧有一座高耸的哥特式建筑,那是一所学院,也许是小学,也许兼有初中部。

#2)这座建筑当你站在它面前会感到极其震撼,它极度宏大、高耸,但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3)密集的民房之中,左边是我住的养老院,右边是哥特式学校。

#4)养老院一楼某个无光的房间,有一扇门被打开,门外是一片于这闹市中绝不会有的丛林与河流。绿树、清河、青草地、蓝天、白云,一切色彩缤纷。

#5)从养老院的门出来,逆溪而上,这是路径地图。参照王澍提到的《豸峰全图》绘制方式绘制,抵达“门”后,因事返回,溪前梦醒。(点击这张图可以看到较大尺寸的图片)

最后一张地图是我凭着对梦境的记忆,按照我对王澍《设计的开始》书中第137页所提到的《豸峰全图》的绘制原理的理解,自己的一次简单的尝试,对于以个人行动范围来圈定的地形而言,我感觉这种制图方式要比现有的地图制图法在不失描述完整性的同时多了一种感性,但我不清楚更大范围的地形要如何绘制,纯当作一次实验。

这是《设计的开始》中王澍所引用的《豸峰全图》,是清朝时婺源豸峰桃溪潘氏所制。之前我在网上找了很久,也在各处发消息问人,可是始终没有找到这张地图的清晰版本,无法看到更多细节的处理。我想这类地图在网上应该是找不到吧,它们应该安安静静地躺在博物馆的玻璃箱或者藏书房里。如果有机会,我很想看一下这张美妙的古地图。

小涧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

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身体形式是生命的各站停靠。

懂得太多的人,被心眼绊倒,在计较间迷走打转,而那不怕貘、不懂生死的翅膀,正飞舞在最美的风景间……

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