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的画面

刚才在公园里散步,无意间的一转头,拍到了曾在梦里见到的画面!

这个公园的小山头没多大,但没想到里头的小路、岔路那么丰富,走了那么多次,竟然还能次次有新发现!真不错!

庖丁解牛般地杀了两个人

我在梦里杀了两个男人。

起因似乎是他们抓走了我太太和儿子。顺着线索找到第一个人后,我使用一把利器把他杀了。器具的样式和伤害部位,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过程非常快,很安静。

之后很快找到了第二个人,他在一个老旧宿舍楼的一楼里坐着。他是海王那个电影里的海王。他看见我来了就立刻站起身,侧身对着我,黄色的灯光勾勒出他上身富有弹性的饱满肌肉。我手上拿着一把细长的尖刀,就是沙丘里用沙虫牙制成的那种刀。反手抓着刀从他格挡的手臂上划过后,逆向把刀尖刺入了他的左胸腔。我没有感觉到刺中什么,只是顺着骨骼与肌肉的间隙把刀刺了进去,但确定心脏是贯穿了。然后立刻抽出刀身,迅速在他的颈、背、腹部连续刺了五六下,都是从骨骼肌肉之间进去的,没有打击感,没有硬物阻碍,没有出血,但他已经倒地不再动了。

整个过程里没有一点打斗,快速且安静地就结束了。

戒戒戒!这些都不能吃了!

医生说,我这段时间要尽量少说话,以后不能再吃煎炸火锅类食品,不能接触生冷烟酒,不能吃芒果荔枝,也不能再吃我心爱的各色饼干,一切饮食宜清淡忌辛辣刺激燥。一字记曰:戒!从今往后,要养生。

今天来医院,是因为昨晚又失眠了,咳了一夜,直到六点都没睡着,迎来了今天的第一声鸟啼。

夜里反反复复地在床上打滚,最后实在咳得太大声太频繁,就抱着枕头被子到客厅去,免得吵到小柒和小叶。斜靠在沙发上确实咳得少多了,也可能是因为离开了空调房。

但失眠并没有因此离开,倒是几有几次迷迷糊糊的将睡未睡时梦见了前几天发烧时梦里的场景。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隐约记得有四个符号,一个类似破布的标签贴、一个油画颜料般的蓝方块、一个白得没有质感的白方块,以及一个类似搜索栏的描边圆角长方形。夜里我脑海中不断地在构思后续视频中要说的话题的内容,修改措辞,甚至不断和自己讨论、争辩、推翻重来。要不是身体太疲乏,我恨不得直接起来把刚才想到的话都誊写到笔记里。

梦里有一些人,想不起来是些什么人,但肯定是前些天梦里见过的那些人。一起去了一些地方,似乎很熟悉,但人绝不是故人。

这波病痛快点滚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