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记录与地图实验

这是今天清晨我的梦境,醒来后我觉得应该把它记录下来,于是在吃早餐时我把这些镜头画了下来。

#1)一座小镇的中心大道,路边密集的全是民房,左侧画面外有一座大型养老院,我住在那里,路对面,从我窗口可看见,路右侧有一座高耸的哥特式建筑,那是一所学院,也许是小学,也许兼有初中部。

#2)这座建筑当你站在它面前会感到极其震撼,它极度宏大、高耸,但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3)密集的民房之中,左边是我住的养老院,右边是哥特式学校。

#4)养老院一楼某个无光的房间,有一扇门被打开,门外是一片于这闹市中绝不会有的丛林与河流。绿树、清河、青草地、蓝天、白云,一切色彩缤纷。

#5)从养老院的门出来,逆溪而上,这是路径地图。参照王澍提到的《豸峰全图》绘制方式绘制,抵达“门”后,因事返回,溪前梦醒。(点击这张图可以看到较大尺寸的图片)

最后一张地图是我凭着对梦境的记忆,按照我对王澍《设计的开始》书中第137页所提到的《豸峰全图》的绘制原理的理解,自己的一次简单的尝试,对于以个人行动范围来圈定的地形而言,我感觉这种制图方式要比现有的地图制图法在不失描述完整性的同时多了一种感性,但我不清楚更大范围的地形要如何绘制,纯当作一次实验。

这是《设计的开始》中王澍所引用的《豸峰全图》,是清朝时婺源豸峰桃溪潘氏所制。之前我在网上找了很久,也在各处发消息问人,可是始终没有找到这张地图的清晰版本,无法看到更多细节的处理。我想这类地图在网上应该是找不到吧,它们应该安安静静地躺在博物馆的玻璃箱或者藏书房里。如果有机会,我很想看一下这张美妙的古地图。

雷雨骑士

我原以为那篇《给雷雨戏剧学院08级话剧一班的十条意见和许多唠叨》是去年写的,可是当我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那竟然已经是09年的事情了。也就是说,我竟然没有为去年的社刊写点什么。《十条》可以在十周年的社刊里看到,或者是这个地址:http://suzhibin320.blogcn.com/articles/给雷雨戏剧学院08级话剧一班的十条意见和许多唠叨.html。我已经不想再在社刊里谈论话剧的话题了,《十条》就是最后一篇,总结了一切。

现在我要讲故事了…

 

一阵巨大的咆哮声从右边传来,仿佛千军万马由地心涌出!

马里奥坐在沿海公路边,焦热的沥青路面散发出一股股海妖的幻象,苏打水的气泡从他的胃肠里翻滚出来。呃啊!一声大嗝,他顿时觉得舒爽了许多。这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远蝉在背后的山崖上没力气地大喊着:“日!”太阳只冷冰冰地吐下一口痰,打在马里奥的后背上。他缓缓站起来,打算回去,一阵巨大的咆哮声迎面拍来,重重地压在他身上。轰隆一声,他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五个老头探着脑袋,惊慌地看着他。马里奥大声喊道:“你们干什么!”一边叫嚷着跳起来,一边感到很耻辱,竟然在光天化日下被五个老头围观。其中一个老头想去扶他,他赶紧躲开,生怕被老人抓住他的手。他觉得很丢脸,竟然晕倒在路中间,还被几个比他阿公还老的老家伙看见,实在是丢到家了!他头也不回地赶紧往前跑,甚至不想被那几个人看见他的脸。他跑了很远,蝉吼声让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甚至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看见前面有个小卖店,便径直走去,又是轰隆一声,眼前便是尽黑。

“很显然,他中暑了。”门外传来一把女人的声音,但却仿佛是个男人。

“哦,没事就好。那他就交给你了。”

“你们那么快就走?休息多一会儿嘛!”

“谢谢,不用了,时间不早了,谢谢。”

陆陆续续听见几声“谢谢”,话毕,就听见几辆摩托车呼呼地吼声,渐渐远去。

马里奥立马翻起身冲出去,只觉得头一阵晕眩,眼前五颜六色的,明明站着,却仿佛踩在水里。一个女人赶紧过来扶着他,责怪他到处乱走不好好休息,从声音上判断,他想,应该是刚才门口那个女的。他很困惑,为什么自己躺在这里。那女的哼哼一笑,便走了出去,点了根烟。她回头看了看马里奥,似笑非笑地说了句:

“你为什么活着?”

马里奥这时候看清楚了这女人的脸,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但却不觉苍老。这时的他可以自己走动了,来到女人的身边,他不明白为什么要被问这样的问题,于是呵呵一笑,说,有谁知道呢。女人吸了口气,眼睛稳稳地钉在马里奥脸上,挑了下眉,深深地吐出一口烟,说:“再过两个小时,他们就该到了吧。”马里奥完全不知所言,挤着眉眼,一副困惑的表情。

“这五个老头,已经连续骑了13天的机车,说,要环岛。”她看了一眼马里奥,看着外面继续说:“茂伯81,有肺癌;明叔79,重听;马萨和猪仔叔,一个80,一个83,都有心脏病;财神一眼失明,也有心脏病,82岁了。”马里奥心想,这是在说刚才那五个老头么。女人转过头来对着马里奥,把烟递给他,他伸手去接,女人又收回手,把烟往地上一扔,紧接着就是一脚。

“王妈妈走的时候,茂伯哭了整整一天。去年,青叔也走了。在青叔的丧礼上,茂伯提议,像65年前一样,大家一起骑摩托车环岛。你相信吗?五个老家伙,平均81岁。今天已经是第13天了,再有两个多小时的路,他们就完成了。你相信吗?”马里奥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觉得这一切都仿佛是个梦境,虚幻的梦境。

女人说:“很多人都觉得梦想是虚无的,那些一辈子为了梦想的人,都是傻子…”

“…可是…你知道么…他们为此准备了大半年,体能恢复,维护机车,准备各种事情…这些老头子们每一个都有退化性的关节炎啊,早都跟他们说了,一把年纪了,学什么年轻人啊,就是不听,非要…我说既然如此,那我在终点等你们吧,他们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女人此时忍不住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夕阳仿佛一只粉底刷,把女人还原成了蜜桃般的少女。

“走吧,我们去看看吧。”女人拉着马里奥上她的摩托车,呼呼一声,飞驰而去。

“你为什么活着?”女人问。

马里奥看着海滩边那五个瘦小的背影,感到一股火辣的岩浆在胸口翻腾。他想:

“也许,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我的故事说完了。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看一下这个: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QxMTUwNTI0.html

在雷雨年满十二周岁的日子,借着社刊,祝望所有雷雨人,不管是99的化石老鬼,还是11的初长新苗…

梦想不死,自强不息。


Ps:在公司上着班,趁着午睡时间写的,下午抽了点时间修改了下,应该没有什么文法问题 ,如果有,谅解下哈。由于本文将刊于纸面书籍,以上两条链接请务必完整转移,否则就辜负了我首创把网络连接植入书面文章的新写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