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乌托邦式的设想

昨天有师弟找我要大学期间用过的剧本时,偶然中看到自己做过的一个概念设计,这个设计当时仅仅只入围决赛圈就止步了,那时觉得挺遗憾的,不过回头看看觉得当时确实太嫩,作为一个设计来说确实不怎么样。

然而我想说的并不是设计本身,而是惊讶于当时的自己居然提出了这样的想法:

云办公

标题上写着08年,那应该是我大三的时候吧。我觉得好惊讶,原来在我心里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看到设计说明部分的时候我愣了一会:咦,这不就是现在谈论最多的 “云” 么?​事实上我在Gmail里和朋友讲述这件事的时候就是用Google云端硬盘来分享这两张图片的。

         

(点击查看大图)

​当中涉及到全息成像和触控这些谈了很多年的设想,但这个概念中还包含了另一个我最近项目中在想的事情:

非接触式的信息和能量传输

当时应该还没有Qi 和NFC吧?至少我是去年年底才接触到这两项技术的,所以当时只能想能不能用蓝牙来实现。如今Qi无线充电标准和NFC近场无线通讯的技术已经开始在推广,那么在十年内有没可能出现以下这样的情景:

1,移动设备体积大大缩小,因为随处可以无线充电,内置电池完全没必要做那么大的容量;

2,移动设备摆脱电池对其的束缚后,借由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我主要是指“云”的影响),设计的自由度和可整合的功能也许可以更高、更完善,手机可以彻底代替如今的个人电脑,而台式机也因此进入一个更为专业和强大的领域。换言之,个人移动设备和专业台式设备的区别会越来越大,产品形态或许应该做出改变;

3,信息的传播也许会出现一些新的方式,除了互联网、移动网络外,摆脱数据线的移动设备之间或许可以像血液里的红细胞那样携带和传送数据,甚至像神经元之间传递信息一样,那么,这个网络系统是否可能引发信息革命?例如GFW不可能存在,网络出入口也无法定义。因为所有的移动设备之间已经可以形成一个物理层面的虚拟网络了,这种感觉会不会有点像《攻壳机动队》?

4,这是一个乌托邦式的设想:借由无线充电和近场无线通讯的结合,也许我们能让电能的流通形式发生根本改变。金银是传统的货币形式,那么电呢,有没可能像货币一样流通呢?设想一下:你带着几块“移动电源”去川藏地区的偏远山村里,他们那里没有电塔更没有网线,而这几块“移动电源”就能在当地搭建一个小型的电力系统和网络。可能吗?又或者再设想一下:当你发生购买行为时,可以用“单位电量”的载体作为货币使用,比方说一台手机的价格是三万毫安?如果电能可以作为货币的形式流通,那么对现有的电网系统将会发生根本的影响。我们可以不依赖现有电网的覆盖范围,电能的移动状态不再是“电池”这样静态的死物,而可以同时作为移动能源和等价交换物存在,这样一个前提下,会衍生出什么样的新社会格局?

我最近在做一个移动电源的项目,脑暴时我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这些。当然我们的客户不可能也没能力采纳这样的方案,只是作为一种对未来的设想和期望罢了。

原说想作为一个概念方案提交给德国红点奖看能不能获得一个概念奖的,和总监聊了聊后,发现自己以上说的这些统统只是对技术应用的畅想,并没有设计师的介入,也就是说,设计师在这样的语境下能够发挥什么样的作用,设计在当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我该如何解决我所提出来的问题,甚至更关键的是,我提出这样的想法是为了解决什么现有的问题呢?

我只能很抱歉地承认,我还没想清楚。

但是这些想法我已记录下来保存在此,也许多年以后回头再看,会如同昨晚发现东莞杯那个概念时一样惊呼一声!

 

PS:夫人问我为什么要把这个想法分享出来,不怕别人拿去做了么?我没这个担心,因为首先我做不到,这也不是一两家寡头企业就能做到的,更多是需要全人类社会的技术升级和协同合作,我的设想仅仅是一种理想主义下对未来社会形态的猜测和期待,分享出来和大家讨论反而更有价值。这也许更接近科幻吧?如果有人去做这件事,那更好。假如未来世界实现了这些,那时有人在互联网的海洋里能搜到这篇文章说:“看,先知!”那我就爽爆了。

不想消除的抵触情绪

不良情绪需要疏导一下,写篇日志说说吧。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隔壁公司的老总过来找我们老大,请我们为他们的客户设计一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手机。但是,其实严格来说又不是一部手机,而是一个商务平台,它能帮你赚钱、帮你创业,还能变身成为一台刷卡机。至于怎么实现,我不能说。总之,他们的目标和全中国大中小各类企业的愿景一样:超越APPLE。

我们公司主要是做专用设备和仪器仪表等三防产品的,从来没做过手机,但客户那么有自信,姑且瞧瞧卖的什么药,而且隔壁公司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个人情还是不方便推,就试试。

Well,How?

除了先进的运营理念,首当其冲当然是外形。于是,我们开始了“讨论”…

一开始,客户的客户(也就是委托他们做这款“神器”的大老板们,姑且称之为甲方的甲方,或者,甲甲方,但是我觉得叫做“二甲方”比较有意思,因为这个数字颇为传神)提出了一个叫做“器官”的概念。怎么理解?他们说,要把这款手机做成像人的器官一样,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时刻需要它;而且,这个手机的耳机孔可以接插一个刷卡附件,配合软件就能成为一台刷卡机。嗯,一听,挺唬人的,但是,我问了一句:“现在谁离得开手机?早就是了,这是什么概念。”于是,对方陷入了困惑当中。

此刻开始,我对这个项目已经没有幻想了。原来,他们和那些人一样。

项目得继续运作啊,接下来就是进行外形的设计。对方给了我们两张图片作为参考依据,分别是黑莓和诺基亚的两款概念手机。对方的说法是,两种感觉里选一种,不能落入俗套,要有新意。因为他们的UI未来会设计成空间感比较强的效果,所以这个造型需要有所呼应,得强调空间感体积感,还有“第六感”(这是隔壁老总的原话,你没看错,要强调“第六感”)。隔壁公司的老总还给我们提供了旧机型的电路板,并且,电路板完全不能改。理由是:来不及。

不换电路板,换个新外壳,呵呵,能让人联想到什么?

接下来,我们花了一个星期时间给他们提供了第一轮的设计提案,五种不同的口味,但结果是:“不是那种味道。”这个“味道”很难捉摸,因为它不能量化,无法测量,客户说“是”那就是,他说不对味儿那就是不对。这种情况通常意味着两种可能:要么,客户其实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要么,他们不好意思开口说出某些话。然而不幸的是,情况属于后者。

我们提供了第二轮方案之后,二甲方决定在其中一款设计上进行修改。听起来是件好事,因为至少定下来了,不过,这个“修改”其实只是推倒重来的委婉说法。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按照他们的想法,我们来制作而已。

这个戏剧性的时间点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隔壁老总再次拿着黑莓的概念机BlackBerry Empathy的图片过来,说出了关键性的一段话,归纳为一个字:抄。

两个内部完全不同的东西怎么抄呢?更何况黑莓这台概念机就纯粹是个概念,都没落实到材料和工艺上的,难道说…果不其然,最后还是暴露了真实意图:旧电路板+概念造型。于是,在隔壁老总的全程监督之下,这里切一刀,那里挖一下,在克服了种种毫无意义的困难之后,一个比例失调的砖块终于借同事之手诞生了。隔壁老总满心欢喜地说道:“这个好!”其实同事也很委屈,因为他一点也不想弄这玩意,但是隔壁老总天天粘着他,粘到他弄出来为止。庆幸的是,从中期开始,就没我什么实际的事了,既然我不能阻止这种不负责任的设计的出现,那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独善其身,不做帮凶了。

当然,我不会把设计图贴出来的,一来是商业机密,二来同事陪他折腾了这么久也蛮辛苦的,就不要拿出来被人笑话了。不过,我那因为“不够像”的飞机稿倒是可以拿出给大家娱乐一下,消遣一把:

我的设想是【顽石】,在商务的稳重沉实和创业者的大胆勇敢之间寻找平衡,屏幕是信息的载体,是一切“流出”的地方,我就故意处理成石头横断面的效果,仿佛切开石头就会流出源源不断的资讯。真的算不上什么精彩的设计,权当是逮着个机会做了回小实验,乐一把。

点击以上两张图片,都可以看到超高清的大图。

大概会有朋友担心我把大图贴出来会被某些人顺手牵羊,但是你们要知道,哪怕只是一张分辨率很低的黑莓概念机也会被他们拿来大做文章,抄袭与否和可获得的图片的大小是没有关系的,有心做贼的人是一定会想方设法达成的。图可以被轻易盗用和抄袭,但真正有意义的价值是他们不能理解的。

我昨天对新来的实习生说:“你要知道自己是一名设计师,而不是美工,你应该把最重要的时间花在推敲你的设计上。”这个项目使我在工作两年后的现在第一次出现了对客户强烈的抵触心理,尽管我仍然认真地进行项目,理性地提出各种合理化分析和建议,但我无法让自己向对方的审美和价值观低头,即使从前有过和客户意见不统一的时候,但从未出现过这样难受的抵触状态。我选择缄默和退守一侧,由同事去继续,既不影响项目执行,也无需我亲自面对我不认可的客户,是目前的我能想到的比较折中的做法了。

小人物在大时代面前最难得和珍贵的,就是正直和善良,这种抵触事关原则,恕我不能排解。

——————————

——————————

2012.02.28补充:

最后我们还是按照客户的想法给他出了这个方案,二甲方也终于满意了。虽然设计方案敲定了,但是进入到后期,肯定还会有非常非常多的地方要改的,估计会因为结构的关系而改得面目全非。不过遇到这种类型的客户多半都是这样的结果,没有沟通和讨论的价值,还是得妥协,顺着他走,但继续往下落实到生产制造的阶段,他们就得为自己的天真交学费了。这也是一种无奈的教育经历,总体而言是件好事。

我们公司现正在策划的一件事就是给一个大客户上课,这也是他们提出的,有心想认真了解工业设计,不仅仅是赚钱,所以我觉得设计师和厂商的进步是相互推进的。我时常觉得,市面上每多一件负责任的设计,对国民素质的提升就是一点帮助,没人可以在一个乱糟糟的环境里变得文明,环境需要每一处小的设计改良。所以给客户上课也是一种不错的途径,凡事都得慢慢来。我倒不觉得成为“大师”一定得是功夫多了得,那样太个人主义,我比较欣赏《海贼王》的模式,船长不是万能的,通过团队推动某些事情的发生,反而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