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离轮回

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写这篇日志,因为始终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关,也害怕一些事情,但越是因为这种害怕,我越是觉得有义务把它写下来。拖到今天,我觉得该写出来了。这里是早前详情,当时以为会是一场持久战,所以标题还特意写成章回体的格式,但没想到写第二篇的时候,它已经不在了。

应该说,它们都不在了。

先从近的说起吧。

前段时间从武汉出差回来后,一天晚上,夫人和我说,小王子的主人告诉她,小王子已经不在了。事情发生在春节,小王子和平常一样出门玩儿,意外吃了管理处刚撒的老鼠药,尽管第一时间送去了医院,但还是吐着白沫死在她们夫妻面前。因为过节,他们觉得大过节的说这个不好,就没告诉我们,小叶也问过几次,但她们一直没回复,我们起初还以为他们不愿意理我们,没想到事情是这样。

对小王子,我们有太多的回忆。从偶遇到熟络,因而结识了小朱夫妇,当过它的代理主人,也曾因为它的热情而苦恼过,但每当说起这个名字,就像Brown说起Snoopy一样,那是一只温暖的小狗。我们曾经一起满大街地帮小朱找它,也在它的引领下陪它巡视地盘,整个南光村几乎没有人不认识这只小家伙,但除了小朱,它只跟我和小叶走,连小朱的老公都不行。它是真把我们当朋友的。

若是走丢了,还算有个念想,可他现在不在了。这个念想,就只有回忆了。

至于安生,我们也没见到最后一眼。

事情其实是去年十月底,也就是我和小叶刚度完蜜月回来。按照和宠物医院的约定,我们回来后再找不到人领养它,我们就得自己带回家。住了三个月,医院已经不太想管了。当时确实有朋友说想要接它回家里农村安养天年,但可惜它没等到,就撑不住了。

因为资金的问题,我们用接受捐助的资金在对它进行完第一阶段的治疗后,因为只是一般的住院恢复和饮食,没有更多的治疗,就把它转移到了一个条件相对差一些的医院。医院的负责人其实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大姐,自己就救了数不清的流浪狗,但有心不一定能力充分,也掩盖不了医院硬件弱的现实。在我们回家办婚礼前,最后一次去探望安生,它似乎已经恢复得很不错了:

  

和刚见到它的时候比,简直好太多了。但毕竟是十三四岁的老狗,尽管恢复了很多,也还是长不了太多肉,精神也并算十分好,所以,和其他的老狗一样,抵抗力很弱。

当我们回到深圳后,第一时间去医院看它,接它回家等朋友来带它去乡下晒太阳安享晚年,可是从医院见到它开始,它就一直咳个没停……医院的大姐说它咳了有一段时间了,药也吃,但还是咳,怕是感冒了。

但接回家的第一晚,就持续不断地咳了一晚上,我们俩决定送它去之前治疗的那家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然后化验结果并不是一般的感冒……对于一般的小狗来说,淋个雨感冒不算大事,可以很快恢复,但对安生来说,就演变成了肺部感染。

医生说,已经失去抢救意义了,感染很严重,即使我们愿意花很多钱给它治疗,但他也无法保证还有生还机会。他说由于体质太弱,所以感染导致了许多器官开始衰竭,施救也只是徒增它挣扎的时间……我们觉得很难接受,明明看着它一点点恢复精神,毛发一点点长好,怎么就衰竭了呢?

我们过去救助的所有猫狗,都是经这位医生之手搭救的,他本身就是个非常爱护动物的医术精湛的狗爸,可当他告诉我们,或许实施安乐死是最好的结束时,我和小叶都愣住了。时间过了这么久,可我依然记得最后医生和护士抱着已被麻醉的安生那柔软的身体走上楼去,就再也看不到它了……签字时,仿佛自己亲手结束了它的生命……

我们始终很难释怀,即使现在,我也不能很确定地说,那个决定是对或错,只是每当想起它的时候,我们都希望,它能脱离轮回,不在世间受苦了。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 

梦死一场

一睁眼,我发现自己正在和一群伙伴走进了一个古旧破败的寺庙里探险。地上躺了很多“尸体”,全都僵化或者石化了。就在我们正准备往寺庙更深处前进时,他们突然爬起身,举起手中的刀剑向我们砍来。同伴呼唤我,而我则在试图阻挡一名少女僵尸的时候被她干脆利落地割了喉。

在被割喉的前一秒,我隐约能看到她的样子,紧致青嫩的皮肤上有着小巧尖峭的小鼻子,令我诧异的是,作为僵尸,她的红唇显得异常美丽。她舞剑的时候其实还是半趴在地上,一身长满了苔藓的青铜盔甲把全身包得严严实实,唯独露出一张青春的脸庞,可散落的黑色长卷发遮住了她的眼睛,我无法得见。

死后不知多久,我终于“醒”了过来,我依然躺在那个寺庙里,但周围已经是人流涌动,香火鼎盛。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但我相信我并没有死,至少我可以自由的活动,于是我开始四处奔走,寻找可以证明我还活着的人。

在寺庙的入口,人们排着队,我看见了我们公司的二老板,王总!我凑上前去,试图和他说话,他却惊慌地飞奔了出去,为了追上他,我在空中迅速地移动,但无论如何都追不上他,只看见他一脸惊恐,消失在人流中。其他人,则根本没看到我。

随后,我跟着人群上了一辆混装着中国兵和越南兵的征兵车队的最后一辆大巴车,离开了那里。我不知道仗打得如何,等我回过神来,已经是凯旋而归的号角在欢迎我们,而此时,车上的人一个没少,只是座位的顺序大有不同罢了。此时的画面,是一片暖洋洋的橙黄色,阳光从左边的车窗里照入车内,浅黄色的军装被照得格外有食欲,每个人都胀得像一只只大面包。

回到城镇,在不知不觉中和现在的同事走到了一起,他们是我之前小组的伙伴们,大家一起走向一个寺庙遗址。我跟他们说,我想证明我没死为什么那么难?他们并没有说话,直到我说起一些有趣的事,他们才开始高声畅谈。可是寺庙门前的甬道如此的长,走了很久,也没见到山门,路边只有零零落落如同圆明园一般破碎的石质建筑,远处隐约的森林深深绿,像是天边一道宽宽的黑色裂缝,引诱着我前去。

在无知觉的行走中,闹铃终于响了!

记今早梦一场。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

黛西,咱们天上见!

Daisy01

Daisy!Daisy!

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么?

那是我第一次去宜都,第一次见小叶的妈妈。我们从深圳坐高铁到武汉,然后从高铁站坐车到武昌的汽车站,再坐五个小时的长途大巴才到达宜都,一整天都在车上奔波,好累啊。那个深夜,我和你的妈姐姐一起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在寒风中下车,穿过那安祥干净的街道,远远地就看见了你和尤妈妈。一个小白点,连我这样高度近视的眼睛都看见了。以前你的妈姐姐说你高兴的时候会“叽叽叽”地叫,我不相信,只有鸡才会“叽叽叽”地叫嘛,哈哈,可是你看见我的时候,真的就是“叽叽叽”地叫的。你知道吗?以前我从来不敢和体型稍微大一点的动物接触的,唯独第一次看见你,就毫无征兆地伸手去摸你那圆圆的脑袋,连我自己都吓一跳,我居然敢摸你,要知道,你可是个大块头啊!我不骗你,那时候我就觉得身上比喝了三碗青稞酒还暖和。

那是2010年10月2日凌晨1点。

那一次,我们一共相处了6天。

你妈姐姐说,我们走的时候你会哭,可是当我上车之后,眼睛都花了,看不见你有没有哭。可是没关系,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不是么?下次来我一定给你带各种好吃的!哦,还有你最爱的球球!你说,如果以后你依然每天守候在我的门口,温柔地用湿鼻子叫我起床,在清凉的晨间漫步,这样好么?你最爱的那家羊肉包子我也很喜欢,不过你可不可以不要吃那么多,因为你每天从家里出门走到那里,一路上喜欢你的叔叔阿姨们已经给你吃了很多蛋糕、饼干、水果和肉包子了,你再吃那么多,夏天的时候可就游不动了!我游泳没你厉害,但是你人气那么高,总有一天我会游得比你快的,因为你太胖了!哈哈哈~

Daisy02

我和你妈姐姐在深圳有三只猫咪,她们分别叫招财、进宝和纳福,都是很漂亮的女孩子,过段时间我们有钱了就把你和尤妈妈接过来,你一定会喜欢她们的。但是如果很多公园都不让遛狗,你会觉得无聊和不开心么?你那么喜欢在文峰公园的大草地里奔跑,在那里你就是唯一的女王,要你在深圳的小屋子里呆着还真是挺为难的。不过以后我们会有一个带院子的大房子的,而且院子里会有很多球哦,到时你会很纠结到底要捡哪一个的!你纠结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你看,这有一个新球,这也有一个新球,嘿嘿,想要么?要哪个呀?哟,别皱眉头呀,你的大眼睛都急出光来了!哈哈哈哈哈~

嘿!你还笑,我在笑你呢!认真点啊!

你不知道吧,你妈姐姐说每次她出门时你都会帮她把鞋子拿给她,还会把钥匙和狗绳都自己准备好,我原本还打算看你笑话的,以为你会把两只不一样的鞋拿过来,谁知道你都不给我机会。你说,我找机会笑话你难道不行么?嘿!你这个家伙,脸皮真厚,都说了在笑话你了,你还那么高兴的样子,这样让我很没成就感唉。

Daisy03

新房子不错吧?那当然,这可是你妈姐姐花了半年时间精心为你和尤妈妈打造的!

我可嫉妒了,我都八个月没见到她了,你天天和她一起到处玩,又是爬山又是游泳,还可以坐摩托车……你知道全球六亿只狗当中坐过摩托车到处兜风的有多少么?我告诉你,我只见过你这一个,你说你多了不起,是不是很让人羡慕?每天还有那么多的街坊邻居给你好吃的,我一个人在深圳可寂寞啦……你也知道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心里很难受对不对?那你过来陪我好不好?可是你坐车不方便,好吧,那我过去找你玩!

咱们第二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你知道么?这次要比上次多了一倍的时间哦!

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记得!你什么都记得!

那天我和你妈姐姐商量好了要考验考验你的,原计划是我们隔得很远,她假装漫不经心地从你身边经过,我在远处拍下你们擦肩而过的瞬间。本以为会看到你后知后觉发现新大陆般惊喜的表情,谁知道你居然大老远地就冲过来围着我们俩“叽叽叽”地喊了!你说,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呢,还隔着一百米呢,我都没来得及拍你的表情特写就被你围着转圈圈叽叽叫了。

要知道,这一次见面距离上一次,已经是整整两年了。

那是2012年9月24日正午,和第一次同一个地点,交通局门口。

这一次我们终于可以相处得久一些了,而且这次你还见到了我的妈妈。她也超级喜欢你哦,就像你喜欢她那样喜欢你!不过可惜她要赶着回家参加我表弟的婚礼,不然她也很想多和你玩几天的,就像我也很想和你住在一起那样。如果可以和你住在一起,每天清晨被你轻轻叫醒,启动完美的一天,那样的生活该多好……散步、玩球、游泳、串门……哦,还有你的“宿敌”乐乐,虽然好凶,但是叫声那么小,一点威力都没有哈,长长的白毛,怎么看都萌得要命!如果我们一起住,你会发现其实猫咪并不都是那么难搞的,因为你一定会和招财进宝纳福成为好朋友的。不过我们家的三只猫可调皮了,每天早上都跳到我身上哇哇乱叫地揪我起床给她们做早餐!

不像你,那么温柔。

Daisy04

我听说你每次到清江河里游泳都会随时有上百个观众围观给你鼓掌唉?除了奥运冠军,我还真不知道有谁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你干嘛这幅表情!我手里可没有汽水瓶,你找旁边冬泳队的人要,他的帽子漂亮,你找他拿。

一想到我再也看不到你游泳的样子,心里就很失落……

不过我相信天河那么宽,你会游得更开心……真的!我真的是这样想的!

我好想问你一件事儿的,我小的时候养过两只乌龟,但是后来它们殉情了,如果你看见它们的话,能不能替我抱抱它们?不过你要小心一点,它们的个头只有你的手掌那么大,而且胆子很小。它们也陪伴了我六年多,就像你和你妈姐姐还有尤妈妈在一起的时间那么长,我不知道它们想不想我,但是我希望它们会想。因为它们不像你那么细心和体贴,我实在搞不懂它们的想法。

不是我吹牛,虽然我和你一共只相处了17天,但是你的想法我还是很能理解的。

不信?那我说,你看对不对。

那天我和你妈姐姐去买早餐,我牵着你原地等她,你看我一眼,意思就是“快跟上呀”,但是你妈姐姐叫我原地等啊,你就着急了,领着我在交通局门口东走走西走走,我知道你生怕把她弄丢了,可是这是咱们家的地盘不是么,你着急什么呀?街上看不见妈姐姐你就领着我往家里走,唉,妈姐姐去买你喜欢吃的季狗子呢,怎么会在家里呢。你看,我说你还不信,这不,妈姐姐回来了吧!唉,拉都拉不住你,你的力气太大了,每次玩拔河我都拔不过你!

只是再也没机会和你玩拔河了……其实每次我都放水了的,哼,你以为我拔不过你么,有本事咱们再较量较量?

什么?你才是故意让我的?喂,你每次都赢这也叫故意让我么?不要太过分哦!别以为你喜欢我就可以这样说话好吧,我已经有你妈姐姐了,我是不会接受另一个女孩子的,而且是力气比我大那么多的女孩子!哎呀,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嘛……好好好,让你舔一下……等一下!慢点!慢点啊慢点!我说的是舔一下不是舔亿下啊!哈哈哈哈~好痒啊哈哈哈~

你知道么,我们对门那只叫做Ivan的小狗,他和你一样热情,但是它主人的妈妈不准它主人养它了,它很可能会被送走甚至被遗弃。很难过的消息是吧?深圳还有很多流浪狗呢,没人养没人管不说,还随时有被坏人抓走的危险,但是它们其实都像你一样聪明乖巧,只是运气比较差。有时候这样想想,觉得没把你接来也是一种不恰当的幸福,因为你这辈子都是在大家的关爱下成长的,我可不希望你受那种苦。当然啦,大家都喜欢你也是因为你对每个人都发自内心地好啊,俗话说善有善报嘛。

所以我觉得你会上天堂也是理所当然的,毫无悬念!令人羡慕!

你走的那天街坊四邻都好难过哦,你都看到了吧?只是我没能和你见上最后一面,觉得好难过……以前总觉得以后时间还很多,可以一起做很多事,玩很多游戏,谁知道你作为天使的任务这么快就执行完了呢,可不可以申请追加工作延长时限啊?

我知道,人生就是得不断地放下,但是最让人难受的就是没有机会好好道别……这句话是你走的前一晚我和你妈姐姐在《Life of PI》里学到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用得上……

我们都好舍不得你……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类的离开能让周围的人全都发自真心地为他悲伤流泪的,你虽然没有人类的躯壳,但除了不能说人类的语言以外,我们都感觉不出你和我们有什么区别,甚至我和你妈姐姐都觉得,你比绝大部分的人类都美好。

 

偷偷告诉你哦,每当我和别人谈论起你的时候,我心中浮现出的总是一个聪明、美丽、体贴、大度的好女孩儿,你总是真心付出、不计回报地对人好,你对我们这个家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宠物和狗这样简陋的词汇,谢谢你,谢谢你的降临,谢谢。我听说你是在睡梦中悄悄离去的,希望在那个梦里你是在美丽的清江河里畅泳,我也相信,你会住在天河最宽的河岸,玩球、游泳,永远没有忧愁。

Daisy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