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失败何以谈人生

小柒今天第一次参加正式的 battle,不出意外,输了。

first round:平
second round:败

因为搬家,来这个新的舞蹈室才两个月。这边的街舞文化氛围,比之前的两家浓得多。每月一次的 battle 赛是一个例行活动,同级别的小朋友会以车轮战的形式进行抢五大战,率先夺得五分的为小组冠军,按积分顺位亚军和季军。每个小组中的冠亚季再出来 battle 一轮,争夺本月的该级别冠亚季军。

小柒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面对面的对抗赛。

一开始还在台下兴奋得一直蹦,时不时还和我们讨论哪个同学跳得好,哪里好,为什么会赢。到后来,一是时间晚了,精力确实不那么足了,二也是慢慢临近上场时间,要他过来歇一会,所以一直坐到轮到他上场。

我们其实知道,他必输无疑。

因为他最近这段时间确实疏于训练,总是想着玩,不认真练习。对于娇娇老师课上教的动作,要么不熟练,要么不想练。为此,我们下午去舞蹈室之前还跟他发过一次大火。但批评无用,只有直面一次生动的失败,亲眼看到自己和同学们的差距,才能体会到自己还需要多少训练量。

当张雷老师说你可以先下去了的时候,他还摇摇头要留在台上。这种三十秒决定战局的情况,他还没适应。这种打击,他也确实没经历过。过往的两个舞蹈室,要么教的比较简单,要么其他小朋友都挺菜,所以他一直都是最好的那个,他从没有过这种排在末位的体验。另外他才刚来了两个月,目前只学过一些 hiphop 的基本功和零星一点点 popping 的动作,其他孩子都在这边学了一两年了,hiphop、popping、locking 都学过,有足够的积累才能把动作融到音乐里。

battle 作为检验街舞舞者的唯一真理,小柒的积累还是太少了。输,是正常的。

自从来了这个舞室,除了平时课堂上有点跟不上外,这次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技术上的差距。

上周课上的出色表现,左右两位今天分别夺得了冠军和亚军

为此,小叶每天都在家里敦促他训练,自己先把舞蹈消化完,再一步一步指导他练习。直到上周末的课,他终于跳到了 C 位上,领着班里另外两个比他大两岁的哥哥录了当天的训练视频。他那天的表现,一半是他那天课上确实很认真,一半是小叶的训练。

所以今天的失败对他来说,是很难受的。

但难受没有用,我们俩和各位老师轮番安慰,说了各种话来开导和劝解他,最后还是得他自己哭过两轮,开始慢慢接受这件事情,慢慢尝试理解「失败」是人生的常态,以及「人活一口气」不能认输和放弃。

他临睡前,在我背上写了个「恒」字,问我「恒心」的「恒」为什么是「恒星」的「恒」。我说因为你在夜空里看见的所有星星,他们都是恒星,都是它所在的星系的太阳,只有持续不断地发光的星星,才会在夜里被看见。「恒」就是坚持不懈的意思。他接话说:“意思就是要持续不断地发光发热,要找到自己的闪光点。”我说是啊,让你的闪光点、你的优势持续地发光,你才会被别人看见,才会在黑暗中找到同类。

他点点头,我不确定他到底听懂了多少,但这些话在未来肯定不会只说一遍。但愿他真的在这次失败中,有所成长。

洗澡的时候我跟他说,你爸爸我还失败着呢,但我不怕啊,这次不行,还有下次,下次不行还有下下次,我一直干下去,不断总结经验教训,调整方法和心态,每次强一点点,总会赢一次的!后来躺在床上,他和我说:

“ 就像在 Minecraft 里挖钻石,要在黑暗的地下挖很久很久很久,才能挖到足够的钻石做钻石装。关键是不能半途放弃。”

“ 对!”

36 岁生日吃自制巧克力蛋糕

过了三十以后就对生日没有概念和兴趣了,我是,小叶更是。尤其 36 岁在民间习俗中还有那么一点不太好的暗示:坎。对古代人而言,36 岁已经是平均寿命的极限了。确实不太容易。

虽然不太想过,但小叶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小柒的热情和殷切的眼神。中午一点,终于出门了。

万象城大概是国内最成功的商业地产之一了,光是深圳就开了四个。新的这个更是做在了炙手可热的前海,一开业就在社交网络上刷屏,躲都躲不开的空山基。

虽然空山基的东西没什么内容,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不需要什么内容,形式本身就是内容。

我们在等饮料的间隙里聊到,旁边楼里有我旧同事开的公司。他以一个几乎只是象征性的价格租下了这个CBD的一大片空间,客户也源源不断,全得益于他们校友会里大佬的帮助。这就是人类社会的现实,圈子、关系这些事情比设计重要得多。

我玩不来,但我也不相信,交易没有代价。

小叶没那么喜欢设计,也不以设计师自居。她并不享受设计师这个身份。但是,她的个性与能力很适合设计。

我很喜欢做设计,也很享受。但我不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比她有天赋,至少在观察、感受和分析上,她的速度和深度都比我强。

我从很早以前就开始接受了,自己无法成为大设计师的命运。这件事情是有感觉的,关于自己的上限。

她最近几个月开始学习占星术。

我曾经很坚定地认为,星座之说不过是些通用话术,不同的人会听出不同意思,最多能算一门统计心理学。但她开始学习之后,我意识到这件事里,有很多颠覆我想法的东西。

从工具的使用到数据分析的方法,从不同算法在不同语境里的应用到针对独立事件的回顾和预测,都让我感到很惊讶。不止是我,每一个来找她咨询的人都很惊叹。

她适合与人沟通,我从十年前就这么认为。

相比于严谨科学的心理咨询,以占星术为入口的心理辅导和疏解似乎更容易被人接受。人们对前者的专业性期望很高,反而不太轻易寻求帮助,也不太容易相信对方的专业程度;反而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的人,更容易获得惊喜,从而敞开心扉,以她的沟通能力,更容易给人带去心灵上的力量。

本来打算吃完晚饭就算过完生日了,但因为小叶之前和小柒说要做蛋糕,所以他一天都在问什么时候做蛋糕。

一是为了履行承诺,二也是抵不住儿子想要给妈妈过生日的兴奋和热情,商量之下还是决定,那就做吧。

只要无病无痛、无灾无难,就是好年。

新冠病毒造成的疫情已经持续两年了。这两年间好多事情都在变,世界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多,我曾经坚信的星辰大海也不那么明朗,人们似乎更愿意躲进虚构的元宇宙里。

当虚拟的比例足够大,就会成为真实吗?

那我会选择,蓝色的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