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气了”

 

筱 17:04

太好笑了。小七今天会说,我生气了。 然后自己扭头走掉一个人走得远远的,一屁股坐在草坪上面生闷气,然后我就问他,你怎么了,他说因为我生气了,然后我又重复的问,你生气了吗,他说是的,不是说的嗯,也不是点头,而是一边点头一点说是的。

Steven So 17:05

哈?这么厉害?那他为什么生气?

筱 17:05

今天中午,是因为他推了婷婷,她才一岁多,刚学会走路没多久,又是偏瘦小的,那是涵涵的妹妹。

筱 17:06

他玩开心了,就推了婷婷一把,婷婷就往前摔到了地上,然后我把他拉开,就训斥了他,因为有几个妈妈在,他可能觉得很没有面子,也没有说话,也不道歉,嘴巴一嘟,扭头就说,我生气了,就走开了,又把我们全部给逗笑了。

Steven So 17:07

哈哈哈哈哈,这么厉害

Steven So 17:08

不过我也发现,他有时候是会有种“抹不开面子不好意思”的情绪,然后就不愿意说话。

Steven So 17:12

好像他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但是又不喜欢我们说他,采取的一种态度。我觉得以后我们察觉到的话,可能先问他真实的原因,会对他的情绪疏导有好处。

Steven So 17:12

我的意思是,先用一个正面的原因问他,是不是这样,看他的反应,可能比直接说你做得不对要好一点。

筱 17:13

是的,我后面问他,你是不是不是故意推婷婷的?你是喜欢他,他就点了点头,但是我又逼着他道歉,他就觉得自己没做错吧,但是当时那种情况,确实对于一个小孩来说推的挺重的。

筱 17:14

刚刚下来之前,他去拿我的散粉,又给打翻在地,散粉全洒了,我又训了他两句,比较急嘛,他用一扭头说,我生气了,自己跑到沙发上去坐着。

Steven So 17:14

嗯,我们试着用正面的原因引导他,然后告诉他下次应该怎么办。

Steven So 17:14

这小家伙

Steven So 17:15

有脾气了

筱 17:15

挺好的 会表达

Steven So 17:16

嗯,及时表达,我们也应该给他及时的反馈,正面的反馈和引导,这样他以后才会愿意跟我们分享他的情绪。

Steven So 17:17

小家伙长大得真快啊

筱 17:17

又好气又好笑还有点小心疼

Steven So 17:18

是啊,既不忍心说他,又不得不告诉他。

 

 

*对话导出自微信

工作笔记@20150522

从4月13日到今天,我在新的工作环境里已经超过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先后带领团队开展了两个项目,期间出现各种问题,有些是我的问题,有些是各个成员的问题,但身为公司的合伙人之一,作为团队的Leader,显然,最大的问题来自于我的管理。对于起步阶段的团队来说,这些问题都很关键,必须小心处理好,以免日后发展成Big Problem。

因此我需要记录下这些实际遇到的问题,一方面是警示自己和反思过错,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方便日后检验自己是否有所进步。

1. 在对待工作能力不强的团队的问题上,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技巧。

之前在老东家虽然曾经管理过一个大部门,但因为公司大,所以人员的整体水平相对处于行业的中上等,能力比较平均,异常优秀的人在哪里都不多,但极少遇到能力很弱的新手。在那种情况下,Leader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监管和技术性指导,更多的是在方案的方向上进行把控和对项目的管理。但面对创业型公司,是很难有出众的条件吸引到成熟优秀的设计师来加盟的,这时候团队成员难免不如在大公司里那么如意。

面对这样的起步团队,Leader的作用就真的非常非常关键了。如何帮助大家在项目进程中快速成长?如何在大家能力提升的过程中确保项目质量?用什么方法帮助大家推进项目,引导大家有效地开展工作?等等。因为上一段提到的原因,这些都是我之前在老东家管理团队时没有太多应对经验的事情。所以,如何把一群新人培养成自己的得力干将,是我这一阶段最大的考验。

2. 在新的项目模式中,还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这事关我为什么离开老东家,加入这样一个新团队中来。出于工作关系我不能透露什么讯息,但可以确定的是,作为设计公司,我们正在尝试一种不同于以往的设计理念和工作方式。在这样的目标驱动下,我们尝试了一些以往没有过的工作方式。但也因为一些东西还处于试错的阶段,所以我对当中的一些节点的控制不足,多少有一些环节和细节未能考虑清楚。因此在一些时候显得有些被动,这是很糟糕的。

充分考虑好每个细节,掌握主动权,这是这阶段非常关键的工作。

3.进程控制出现了问题。

在关键节点上要完成的任务多次滞后,一方面有各成员能力水平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我较为松散的时间把控,导致大家对时间节点的概念不明确。

原本制定好的工作计划,一旦出现第一个节点滑移,就非常容易出现第二次、第三次的滑移,每次一点点,几次滑移之后,最后整体进度就会被拖后很多。这种情况不仅仅会严重影响到项目进程,同时由此衍生出的微妙的工作态度上的变化也会间接影响到方案的质量上来。因为团队成员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不可控的怀疑和否定,会让她们在方案和自身上产生犹豫不定。

这一点必须从明天的新项目中开始改。

4.没能主动引导团队思考。

这并不是说团队成员都不动脑子,而是当一群基础能力不强的人组成一个团队来做一件不同于以往的事情时,Leader是需要主动引导大家去理解和探索的。

我之所以答应合伙人的邀约,一同做这件事,正是因为我认可他提出的想法。但那些并非合伙人的员工们却不一定会这样想,他们也许觉得这不过是又一个项目罢了。基于对公司理念理解程度的差异,和对具体项目中需求和愿景的理解的差异,是一定会出现各种不同的观点和联想的,这种时候,主动地引导他们朝某个方向上思考和明确地分配任务就是很重要的事情了。

5.沟通不顺畅。

其实对于小团队来说,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沟通不畅,更多的是在方案进度、项目理解、产品理解和技术支援上的沟通。但也正因为是小团队,Leader在带队的同时也是需要出设计方案的,那同时作为设计师的我就在这个过程中不小心陷入到了对方案的深思中,不知不觉就缺少了和团队成员的及时沟通。往往容易出现做了很多才发现不对,这时候推翻重来就对她们打击很大,但不改又会对项目不利,于是就造成了队员心中有委屈,以及时间点滑移。

6.任务下达不够具体。

这是GTD原则中非常关键的一个要素,但我却没有执行好。

在团队不够理解项目的时候想要有效推进,准确清晰的任务拆分是至关重要的。把复杂的项目化解成一个一个具体的、可执行、可评价的小任务,按照各人的特点予以分配和执行,一定是比大家一起摸索要强得多。因为我对任务的拆分工作没做好,导致团队在整个项目进程中时常感到困惑和不知所措,不停地问我接下来做什么,这种性质的提问和回答不仅让项目进度卡顿不畅,也令双方都出现了不好的情绪。这样是非常影响团队合作的,这一点我这几天已经在有意识地改了。

7.不要让个人情绪影响到工作。

这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一件事。不仅仅是要尽可能避免生活琐事引起的情绪波动对工作造成影响,在工作中也难免会对团队略有微词,虽说都是为了工作,但情绪的出现始终是难以避免的。这时候管理好自己的情绪,不要被一时的偏见影响到对人、对方案的判断是很重要的。

尤其是当双方对一件事存在不同观点时,最好不好立刻指出对方的“错误”,应该先听一下对方完整的想法,再进一步考虑。团队内如果有观点上的分歧,最好在前期解决,能达成统一的看法是最好的,如果依然有分歧,我还得仔细想想怎么处理。

8.晚睡很要命。

工作上我不是有拖延症的人,但生活上的拖延症常常被夫人视为大敌,每天都在催促我早点洗澡、上床睡觉。所以,我是那种有“晚睡强迫症”的人。睡得晚,自然就会影响到白天的精神状态,许多事情因此大打折扣。尽管坚持了一段时间早起跑步,但晚睡的毛病依然没改掉,时间一长,身体睡不够,自然就又起不来床了。

这种因为睡得晚导致的生活、健康、工作的坏循环如果不根治,唉,想想就可怕…

致广大朋友们的感谢信和致歉信

 

这一个星期以来,因为我和叶子协商分手的事,让许多朋友为我们感到惋惜,甚至留下了眼泪。对此我感到诚惶诚恐,原本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们俩冷静协商的结果,想让大家不要再问我们何时结婚并定居广州的事,没想到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应。许多朋友通过微博、博客、QQ、电话、短信各种方式安慰和鼓励我们,为我们这段难得的感情加油,对此我真的觉得非常非常感动,尤其是第一时间打电话来帮我出主意的羊,在一片安慰声中,这些冷静分析的替我和叶子出主意的朋友们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非常谢谢你们。

 

这段时间里我和叶子经历了非常复杂的心理过程,这种感觉用过山车这个词来形容都不够恰当,而是云霄飞车。这个决定确实是在当时那个情境下不得已的选择。有许多细节我并没有在上一篇博客里透露,当然现在我也不想赘述,毕竟涉及到两个家庭的一些隐私,但是希望你们理解,我们正是因为珍惜对方,才忍痛那样决定的。

为了对得起大家为我和叶子流的眼泪,我现在也必须赶紧告诉你们我们最新的情况,那就是:

只要不再出什么意外,我们计划一年后完婚。

 

很云霄飞车吧?那就听我告诉你们这次风波的经过。

其实原本我们就已经决定一年后完婚的,这也是许多朋友都知道的事情。当初之所以说要转战广州和定居,确实是因为一些不可抗拒的现实原因,但是还得再往前追溯才能明白。

最初我们决定要结婚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和各自的家里商量这件事,也决定了要在今年十一期间带我妈妈去叶子家里和她妈妈见面谈结婚的细节。但是当说到需要具体落实的事情时,我妈妈告诉我家里目前没有足够的资金给我们俩,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小叶家里已经为我们把家里重头到尾重新装修了一遍(小叶亲自设计并全程监督完成的)迎接我们的婚姻,而我们家能动用的资金甚至不到小叶家里装修费用的三分之二。

当然,大家都劝我说钱不是问题,两个人在一起只要感情好就可以了。是的没错,一段婚姻里感情基础一定是最最核心的要素,但是婚姻是两家人的事,如果一段婚姻在没有基本保障的基础下给两个家庭造成过分沉重的生活压力时,那就不是谈感情这么单纯的事了。不是我夸张,而是在当时那个已知条件下来看,确实有这么严重,当中的细节我不想写出来。

所以我们才决定退一步,离开深圳,转战广州。之所以选择广州是因为祖屋在广州,去广州可以为我们面临的现实问题解决掉非常大的一部分压力,婚后的压力也会小一些。但是当我们一起到实地看到实际情况后,我们才发现,这个我们最后的砝码都没有了。因为即使我们能接受偏远和采光差这两个问题,也无法经得起政府拆迁规划所带来的各种麻烦和压力。一拆一建大几年就过去了,甚至十年都不奇怪,如果有孩子那都可以打酱油了。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在我们眼前沉入了海底,我们对视一眼,心里轰隆地蹦出两个字:完了。

 

很多人和我说,房子、孩子和老人这些问题是每个年轻人都会面对的问题,我们俩不过是和别人一样,不要因此放弃彼此珍贵的感情。其实当时我很想骂人的,因为我们俩的情况真的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样,并不是我们想太多,而是你们真的不了解,在那个时间段里我们俩真的完全没有办法,还有一些年纪小的朋友无法理解婚姻的现实意义,说的一些话让我觉得哭笑不得。但是没关系吧,大家都是关心我们,我们也很感激。

 

之所以现在又不需要分开,又决定继续留在深圳,又能继续完婚的规划,是因为那封信发出后我妈妈给我和小叶的回信和前两晚长长长长的电话。

之前不得不分开,是因为不可抗拒(我必须强调一次,在当时已知的条件下,真的是不可抗拒)的现实因素。现在,那些问题我们得以解决了。

 

这里存在在一个沟通效率的问题。

这里的第一责任人是我,第二责任人是我妈妈,第三责任人是我的家庭。

三个月前我妈妈告诉我家里情况时,由于习惯性的表述习惯,产生了一些模糊的暧昧不明的让人心非常不安的因素,就是上文提到的严重缺钱。这个情况严重的程度就是会让女方家里担心“大家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这段婚姻日后的恶性循环该怎么办”这样的情况发生。

 

然而这是一次沟通的失误。

在家里表态不清的情况下,我作为当事人,因为性格的原因没有追根究底地了解我家的实际情况,才给女方家里传递出了错误的讯息。就算会被大家笑话,我也有义务承认这次失误。

没错,是我对家庭实际情况的不了解。

我们家因为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而对我采取了过分保护的态度,为了不让我在成长过程中(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这次事件)承担家庭的压力,于是和许多家庭不一样,他们不让我参与家里的许多事务,也没有告诉过我家庭的实际情况,简而言之就是报喜不报忧。在这二十五年来,这样的环境下我没有被培养起一家之主的意识,但坚强独立的性格却异常鲜明。这样的我从来不向家里要一分钱,大学期间一直都是妈妈给我一笔钱,交完学费之后剩下的部分由我自己规划分配,即使家里要给我钱我也是严词拒绝的。所以当妈妈告诉我家里很困难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绝对不可以给家里添麻烦。

正是因为我好强的性格,我没有继续追问。

但其实如果我能够敞开来和妈妈了解实际情况的话,这次的风波就不会出现了。

 

在此我不想讨论我的家庭在性格和沟通上的问题,我也不想把问题的根源归咎于家庭,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我不能要求他们如何,但是至少现在我已经二十五岁了,如果我意识到了这些问题,就该由我来承担和解决。家长的过分保护说到底也是出于关爱,尽管因此产生了一些难以理解的问题,但他们是没有过错的。不过,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像此前二十五年那样心甘情愿地接受他们的保护,因为现在我要成为这个家的家长,在家庭事务上我要和父母平起平坐,认真地和他们商量家里的事情,除了我的婚姻,也包括未来所有我们家的每一件事。

 

这两天,我和妈妈很认真地聊了许多事,聊明白说清楚后,此前“泥菩萨过江”的困境也就自然而然的消除了。尽管我们家并不轻松,但也不至于像之前所传递出来那样窘迫,只要我俩未来齐心努力,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所以我和小叶也终于可以安下心来,不需要忍疼分手了。

 

经过这次风波,我认为有两件事需要向我的家人和朋友清楚交待和强调的:

一,女方绝对不是图钱的势利人家,之所以要强调房子,求的是安心,而不是钱财。因为双方父母要今年十一才见面,所以两家人在没有照面的情况下不了解对方为人,不准确的信息传递一定会让人(包括朋友们)产生一些不必要的猜疑和担心。但是我相信,任何一个家庭要嫁女儿都会慎之又慎,在中国,女孩子总是会特别容易吃亏,在男方有着先天优势(我比她小)的情况下,应该更加积极地规划。事实上小叶家里做的准备非常积极,某些事情上也为我们家考虑而主动做出了让步,如果有人非要说“那还不是为了钱”这种话,那我只好说“请别那么幼稚”。

说个题外话,在大学四年的社团活动和工作三年的历练下,我非常不喜欢模糊的表述,例如“可能”“大概”“也许”“以后”“若干”“些许”这些词汇,因为一旦使用这些词汇,就意味着一件事情不可能进行准确的规划,一件事情没法进行准确的规划就意味着不能顺利执行,可想而知,失败的概率会有多大。

所以我上文说的“积极”指的就是这些准确的信息传递,准确的信息不仅仅能让人心安,更是让事情合理安排和顺利进行的必要条件。

二,小叶就是我的“同甘共苦”,我不允许你们质疑。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大学毕业后的这几年就是这辈子最一无所有最低谷的的时期,哪怕日后遭遇挫败,那时的心智和能力等等都远比这几年要强得多。在这个时期里,用她24-27这段女孩子最最宝贵的时光坚持陪伴着我的小叶,如果她都不能被称之为“同甘共苦”的话,那么以后也就不会再有。

在三周年那篇博客里,我用郭靖黄蓉来形容过我和小叶的关系。郭靖从小就在江南七怪和丘处机的完美保护下成长,即使在遇到黄蓉之后,也是那种只需要专心修炼专业技能的好学生,他有着一身的正气和承担,却对为人处事一窍不通,如果没有黄蓉时时在身边提点、引导,没有她巧妙地启发,郭靖最后的下场一定不会比萧峰好多少。黄蓉不仅仅是美貌与聪明的化身,更是郭靖的一面镜子,也幸亏郭靖是个懂得自我反省的人,这样同时是益友又是良师的女朋友,才是郭靖最后成为侠之大者的关键。

所以我听不得半句说叶子不好,这样的知己绝对不是一句“以后还会有好女孩的”可以替代的。

 

总之,这次的风波给大家的情绪上带来的麻烦,以及各方的误会,都是因为我的沟通能力缺陷所产生的,除了要感谢大家的关心外,更要对众多爱护我的朋友们说一声:

非常抱歉!

 

我也希望我这次摆的乌龙能提醒所有朋友和家人一句:

认真沟通,不要偷懒。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心,只要不出实质上的意外,准备好你们的大红包,明年喝我和筱烨的喜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