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港清明祭|最终章|儋州调声

最后一个晚上,大人们在楼下引酒高歌,我和小叶疲惫得在楼上休息,直到十点多,火热渐渐褪去,我们才下楼。我们打算到街上散散步,正好碰到海南的大姑婆(我也不太清楚备份是不是这么叫,但应该没错吧)也出去,她问我们想不想看儋州调声,我们早有听闻,于是欣快答应,三个人就这么慢悠悠地走到街上,去看儋州的特色活动——调声(diao4sheng1)

20140502-113855.jpg

20140502-113902.jpg

20140502-113923.jpg

20140502-113930.jpg
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社交活动,类似于刘三姐山歌对唱,由男女两组牵手列队舞蹈对歌,互相给对方出难题,各自还有军师商量策略,每晚九点十点就会聚集在街上,自发地形成一个个舞台,一直唱到夜里两三点…每天如此循环。

这种艺术形式如今甚至像流行音乐般发展出了专门的MTV和影视节目,生命力十分旺盛。

今年的清明祭就在这渐远减消的调声里结束了,我和小叶赶着三点就爬起床,由叔叔们专程夜起驾车把我们从白马井送到一百多公里外的海口。

即使飞机落在了深圳,我仍然记挂着那软糯的海岛西岸,闲适清谈的那方水土。以后,回去的机会应该还有许多吧?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

湾港清明祭|第九章|香火鼎盛

4月7日,这是我和小叶在老家待的最后一天,明天一大早就得赶去海口坐飞机回深圳,真羡慕姑姑姑丈们可以继续在老家玩。

20140502-105454.jpg
咱们家有多少人呢?包了一辆大巴车,坐满了还站着几个人外,后面还跟了四辆小车,就这样还没装齐人,有一部分男丁有任务的都提前到达做扫墓的准备事宜了。

途中遇到一个大坑,车开不过去,大家就下车来,直接当场把路给修好了…修!好!了!牛逼死了!

20140502-105502.jpg
今天是整个清明节令的最高潮,因为要给太祖爷爷和三位太爷爷扫墓,苏家一大家子百来口人一起围在光绪年的太祖爷爷和抗日战争期间给部队海运物资的三位太爷爷身边,香火之旺盛,令我这个初次回祖籍的长孙颇为吃惊…祭祖,真的是一件超级隆重的事情啊…

20140502-110755.jpg
办完正事之后,老家的亲人带我们这些韶关、广州的“游子”回四位太爷爷的祖屋,看看如今仍有亲人住在里面的老房子。我们还专程去附近探望了病重在床的三太爷爷,他是我们家唯一还在世的太爷了…不过,就在清明节令后的一周,三太爷也离开人间了。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