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初印象-18日-晌-海滨城市

穿街过巷,一不小心就走到了海边。

2015/01/img_7088-1.jpg

同样是海滨城市,青岛和三亚一样,是真正的临海而建,沿着海湾构成城市的核心;然而在深圳,海与人们之间是有距离的,即使是离海离人最近的深圳湾公园,也绝不是一个大多数人散着步就能到达的平常地方,更不用说明明很近却需要专门驱车前往的红树林了。

深圳是靠着海,但并不是一座海滨城市。

2015/01/img_7101.jpg

和深圳“遥远”的海岸线相比,青岛和三亚的海岸线真是近得感动。

2015/01/img_7092.jpg

2015/01/img_7097.jpg

在深圳的红树林,每个周末都有摄影爱好者举着各种大炮在海边“打鸟”,因为鸟离人很远很远。我也从没在深圳见过这样一大群的海鸥在岸边活动,离人那么近。它们像一阵阵旋风,在海边的上空旋过来、旋过去,像海里的鱼群。

2015/01/img_7104.jpg

2015/01/img_7106.jpg

风景总是在别处,欣赏别的城市总是更容易一些。

2015/01/img_7109.jpg

2015/01/img_7108.jpg

但旅途总是要结束哒,既然沟通完,那就要回深圳出方案啦!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

小戏西涌

从生活的角度上来说,闲暇时光是美好的,因为难得享受;但是从工作的角度上来说,又是让人苦闷的,尤其在深圳这个时间就是金钱的效率第一的城市里。

毕竟也是一次度假,管他什么经济萧条,既然是老板买单,那我就只需要在海浪里尽情翻滚,静听白云在蓝幕下的歌唱。

島語雲

我想,如果岛屿感到寂寞了,就会拜托云朵告诉对方。

葉行者

这一苇小船在海浪中来来去去,它们都长着差不多的样子,但是,我想,小岛能够认得出它们的每一个,并喊得出他们的名字。

嵐島戀

我设想,有人会在这里守着,等着另一个人从海面上出现,回家吃饭。

沙堡記

我发现了一座正在倒塌的沙堡,当我即将按下快门时,一对男女闯入了沙堡的故事。

他看起来有些悲伤,她也并不快乐,在这个充满了欢笑的沙滩上行走,的确不容易。

我的同事们在兴致勃勃地捣鼓着那台D90,我这只黄雀悄悄地玩起了三重曝光,似乎得到了有趣的效果。哈哈。

回到营地吃饱了烧烤后,六个男人沿着五公里的海滩散步,来回走了两个小时,加上下午在海里拼命地翻滚,才十一点就全都倒下了,本来说要玩杀人游戏的家伙们一个个全都“自杀”了,只剩下我和小邱俩人在围栏边上将镜头对准天空。

可惜LX3的性能有限,想尽办法也只能拍成这样。星空那么美,真想有台好家伙。

隐约中,又见到了银河。

真想念青海湖边的银河啊。

下午在海边我收获了不少“宝贝”,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海滩上竟然有不少珊瑚碎片,这一小截树枝状的白色骨骼是我最喜欢的。小邱睡下后,我打开手电筒,再拿白花花的卷纸当反光板,兴致勃勃地给它们拍起照来。不亦乐乎!

这就是个迷你的海底小王国。

第二天醒来收拾“战利品”时才意外地发现了它。

大概是昨天捞上来时躲了起来才没发现,可是在桌子上脱水一夜,它已经成了标本。

它真好看,忍不住摆了许多个场景给它照相。

第二天的中午转战东山的鱼排,画面里石头附近曾经是出名的“海上皇宫”,其实就是个漂在海面上的大食肆,但因为是违建,被政府拆掉了,不过肢解后的海上皇宫倒是生出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鱼排们,每个周末都有许多人驾车来此,出海吃饭。

我们就坐这种快艇从岸边去海湾里的鱼排上,马达轰隆隆地转起,小哥在海里潇洒的身姿惹得几个同事相当羡慕。浪里白条般自由自在,在海面上转向划出的弧线都让人心生妒忌。正巧有艘私人游艇经过,问小哥这船要多少钱,他伸出一根手指皱着眉,少说一百万。喏,这就是我奋斗的方向,从小的梦想,一艘私人游艇,呵呵,一百万。

它对人很好,没有一点戒心,我们一上鱼排它就围着我们转。大概是我身上有猫猫狗狗的味道,它似乎特别亲我,扑腾扑腾地在我身边打转,舔舔我的手,躲到我的身下吐舌头,高兴了还舔我脸,就是个小孩子。

这眼神,怎么抵挡?

这就是生蚝,一根绳子些许种,放海里不用管,半年就能长出巴掌大的蚝来。

海洋生物大概是地球上最最顽强的生命,它们可以漂洋过海数万公里到达一个荒凉贫瘠的岛屿上,开辟出新的天地。所有的后来者,都因为这些先驱的努力而获救,成为了新土地的公民。

一只曾经用于提供浮力的轮胎,满身都是海洋生物的遗迹。看到这些,我似乎总能听到,当它们在夜里聊天时那热闹的场面,也许在它们的世界里,也有苏格拉底和孔孟老庄,在那么短暂的生命历程里,它们都在做什么?

 

人那么小,到底是哪里生出来的骄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