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席的烟花

昨天下午带小柒去燕晗山玩,本来打算玩到晚上,正好可以在益田假日广场看到世界之窗放的烟花,结果开心了一下午,唯独在临收尾的时候扑了空。陪他从八点半一直蹲到九点,烟花都没有出现。

失算了。

本来已经抱他进益田里了,但我看看时间,心有不甘,又抱他出去等了十分钟。依旧不见踪影。

失望的小柒不停地问我,烟花呢?唉,欠的这笔账,回头还是得还的。上回欢乐海岸没看着水秀喷泉的表演,下一周末就特意带他去海上世界看了音乐喷泉。周期性的表演想必不会出岔子,只是没想到世界之窗的烟花也有停放的时候。

也许停放很久了,只是我们不知道?毕竟太久没去看过了。大概是效益不太行了吧。

幸好转移到H&M后,卖场内的大镜子又给他提供了玩耍的舞台。

答应的事情没做到,我很沮丧。

安全打炮

从除夕那晚开始到现在,我每天晚上都能听到连绵不绝的烟花爆竹声,和消防车出警声。我家河对面的那个山头,昨天下午烧光了。虽然烟花和火警不能划等号,但是放烟花这事和打炮是一样的,你不能想打就打,想射就射,不顾别人感受,否则出事了,你负得起这个责么?

对我而言,闻不到烟花鞭炮的硝烟味,就没有过年的感觉。但是这并不阻碍我反对那些任性放炮的人们。一到新年,火灾的新闻就会瞬间增加好几倍。明明有三江六岸,怎么就非得在山脚点火?明明有专用的烟火广场,怎么就要在小区里喧哗呢?

煙花疤

难道非得见了亲棺才知道要掉泪么?

这几天消防队员也忙得够呛。全韶关就那么点大,消防员也就那么几个,每天每夜不停跑,扑完城东扑城西,城西灭了城南的警报又响了。好好的春节,就是不让人好好地过。你们生性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