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广大朋友们的感谢信和致歉信

 

这一个星期以来,因为我和叶子协商分手的事,让许多朋友为我们感到惋惜,甚至留下了眼泪。对此我感到诚惶诚恐,原本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们俩冷静协商的结果,想让大家不要再问我们何时结婚并定居广州的事,没想到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应。许多朋友通过微博、博客、QQ、电话、短信各种方式安慰和鼓励我们,为我们这段难得的感情加油,对此我真的觉得非常非常感动,尤其是第一时间打电话来帮我出主意的羊,在一片安慰声中,这些冷静分析的替我和叶子出主意的朋友们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非常谢谢你们。

 

这段时间里我和叶子经历了非常复杂的心理过程,这种感觉用过山车这个词来形容都不够恰当,而是云霄飞车。这个决定确实是在当时那个情境下不得已的选择。有许多细节我并没有在上一篇博客里透露,当然现在我也不想赘述,毕竟涉及到两个家庭的一些隐私,但是希望你们理解,我们正是因为珍惜对方,才忍痛那样决定的。

为了对得起大家为我和叶子流的眼泪,我现在也必须赶紧告诉你们我们最新的情况,那就是:

只要不再出什么意外,我们计划一年后完婚。

 

很云霄飞车吧?那就听我告诉你们这次风波的经过。

其实原本我们就已经决定一年后完婚的,这也是许多朋友都知道的事情。当初之所以说要转战广州和定居,确实是因为一些不可抗拒的现实原因,但是还得再往前追溯才能明白。

最初我们决定要结婚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和各自的家里商量这件事,也决定了要在今年十一期间带我妈妈去叶子家里和她妈妈见面谈结婚的细节。但是当说到需要具体落实的事情时,我妈妈告诉我家里目前没有足够的资金给我们俩,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小叶家里已经为我们把家里重头到尾重新装修了一遍(小叶亲自设计并全程监督完成的)迎接我们的婚姻,而我们家能动用的资金甚至不到小叶家里装修费用的三分之二。

当然,大家都劝我说钱不是问题,两个人在一起只要感情好就可以了。是的没错,一段婚姻里感情基础一定是最最核心的要素,但是婚姻是两家人的事,如果一段婚姻在没有基本保障的基础下给两个家庭造成过分沉重的生活压力时,那就不是谈感情这么单纯的事了。不是我夸张,而是在当时那个已知条件下来看,确实有这么严重,当中的细节我不想写出来。

所以我们才决定退一步,离开深圳,转战广州。之所以选择广州是因为祖屋在广州,去广州可以为我们面临的现实问题解决掉非常大的一部分压力,婚后的压力也会小一些。但是当我们一起到实地看到实际情况后,我们才发现,这个我们最后的砝码都没有了。因为即使我们能接受偏远和采光差这两个问题,也无法经得起政府拆迁规划所带来的各种麻烦和压力。一拆一建大几年就过去了,甚至十年都不奇怪,如果有孩子那都可以打酱油了。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在我们眼前沉入了海底,我们对视一眼,心里轰隆地蹦出两个字:完了。

 

很多人和我说,房子、孩子和老人这些问题是每个年轻人都会面对的问题,我们俩不过是和别人一样,不要因此放弃彼此珍贵的感情。其实当时我很想骂人的,因为我们俩的情况真的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样,并不是我们想太多,而是你们真的不了解,在那个时间段里我们俩真的完全没有办法,还有一些年纪小的朋友无法理解婚姻的现实意义,说的一些话让我觉得哭笑不得。但是没关系吧,大家都是关心我们,我们也很感激。

 

之所以现在又不需要分开,又决定继续留在深圳,又能继续完婚的规划,是因为那封信发出后我妈妈给我和小叶的回信和前两晚长长长长的电话。

之前不得不分开,是因为不可抗拒(我必须强调一次,在当时已知的条件下,真的是不可抗拒)的现实因素。现在,那些问题我们得以解决了。

 

这里存在在一个沟通效率的问题。

这里的第一责任人是我,第二责任人是我妈妈,第三责任人是我的家庭。

三个月前我妈妈告诉我家里情况时,由于习惯性的表述习惯,产生了一些模糊的暧昧不明的让人心非常不安的因素,就是上文提到的严重缺钱。这个情况严重的程度就是会让女方家里担心“大家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这段婚姻日后的恶性循环该怎么办”这样的情况发生。

 

然而这是一次沟通的失误。

在家里表态不清的情况下,我作为当事人,因为性格的原因没有追根究底地了解我家的实际情况,才给女方家里传递出了错误的讯息。就算会被大家笑话,我也有义务承认这次失误。

没错,是我对家庭实际情况的不了解。

我们家因为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而对我采取了过分保护的态度,为了不让我在成长过程中(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这次事件)承担家庭的压力,于是和许多家庭不一样,他们不让我参与家里的许多事务,也没有告诉过我家庭的实际情况,简而言之就是报喜不报忧。在这二十五年来,这样的环境下我没有被培养起一家之主的意识,但坚强独立的性格却异常鲜明。这样的我从来不向家里要一分钱,大学期间一直都是妈妈给我一笔钱,交完学费之后剩下的部分由我自己规划分配,即使家里要给我钱我也是严词拒绝的。所以当妈妈告诉我家里很困难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绝对不可以给家里添麻烦。

正是因为我好强的性格,我没有继续追问。

但其实如果我能够敞开来和妈妈了解实际情况的话,这次的风波就不会出现了。

 

在此我不想讨论我的家庭在性格和沟通上的问题,我也不想把问题的根源归咎于家庭,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我不能要求他们如何,但是至少现在我已经二十五岁了,如果我意识到了这些问题,就该由我来承担和解决。家长的过分保护说到底也是出于关爱,尽管因此产生了一些难以理解的问题,但他们是没有过错的。不过,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像此前二十五年那样心甘情愿地接受他们的保护,因为现在我要成为这个家的家长,在家庭事务上我要和父母平起平坐,认真地和他们商量家里的事情,除了我的婚姻,也包括未来所有我们家的每一件事。

 

这两天,我和妈妈很认真地聊了许多事,聊明白说清楚后,此前“泥菩萨过江”的困境也就自然而然的消除了。尽管我们家并不轻松,但也不至于像之前所传递出来那样窘迫,只要我俩未来齐心努力,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所以我和小叶也终于可以安下心来,不需要忍疼分手了。

 

经过这次风波,我认为有两件事需要向我的家人和朋友清楚交待和强调的:

一,女方绝对不是图钱的势利人家,之所以要强调房子,求的是安心,而不是钱财。因为双方父母要今年十一才见面,所以两家人在没有照面的情况下不了解对方为人,不准确的信息传递一定会让人(包括朋友们)产生一些不必要的猜疑和担心。但是我相信,任何一个家庭要嫁女儿都会慎之又慎,在中国,女孩子总是会特别容易吃亏,在男方有着先天优势(我比她小)的情况下,应该更加积极地规划。事实上小叶家里做的准备非常积极,某些事情上也为我们家考虑而主动做出了让步,如果有人非要说“那还不是为了钱”这种话,那我只好说“请别那么幼稚”。

说个题外话,在大学四年的社团活动和工作三年的历练下,我非常不喜欢模糊的表述,例如“可能”“大概”“也许”“以后”“若干”“些许”这些词汇,因为一旦使用这些词汇,就意味着一件事情不可能进行准确的规划,一件事情没法进行准确的规划就意味着不能顺利执行,可想而知,失败的概率会有多大。

所以我上文说的“积极”指的就是这些准确的信息传递,准确的信息不仅仅能让人心安,更是让事情合理安排和顺利进行的必要条件。

二,小叶就是我的“同甘共苦”,我不允许你们质疑。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大学毕业后的这几年就是这辈子最一无所有最低谷的的时期,哪怕日后遭遇挫败,那时的心智和能力等等都远比这几年要强得多。在这个时期里,用她24-27这段女孩子最最宝贵的时光坚持陪伴着我的小叶,如果她都不能被称之为“同甘共苦”的话,那么以后也就不会再有。

在三周年那篇博客里,我用郭靖黄蓉来形容过我和小叶的关系。郭靖从小就在江南七怪和丘处机的完美保护下成长,即使在遇到黄蓉之后,也是那种只需要专心修炼专业技能的好学生,他有着一身的正气和承担,却对为人处事一窍不通,如果没有黄蓉时时在身边提点、引导,没有她巧妙地启发,郭靖最后的下场一定不会比萧峰好多少。黄蓉不仅仅是美貌与聪明的化身,更是郭靖的一面镜子,也幸亏郭靖是个懂得自我反省的人,这样同时是益友又是良师的女朋友,才是郭靖最后成为侠之大者的关键。

所以我听不得半句说叶子不好,这样的知己绝对不是一句“以后还会有好女孩的”可以替代的。

 

总之,这次的风波给大家的情绪上带来的麻烦,以及各方的误会,都是因为我的沟通能力缺陷所产生的,除了要感谢大家的关心外,更要对众多爱护我的朋友们说一声:

非常抱歉!

 

我也希望我这次摆的乌龙能提醒所有朋友和家人一句:

认真沟通,不要偷懒。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心,只要不出实质上的意外,准备好你们的大红包,明年喝我和筱烨的喜酒吧!

 

告别的时代

 

该期盼模糊的未来,还是为纪念一时的痛快?
该迷信感情的能耐,还是要臣服天意的安排?

 

周六(11号)回韶关参加芳芳和彪的婚礼,很多六七年没见的老同学汇聚一堂。在这样欢乐的时候,大家最爱问的一个问题就是  “什么时候轮到你啊” 这句,尤其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将和小叶定居广州结婚的我,几乎成了所有人八卦的对象。芳芳的婚礼很棒,回来后我给叶子看照片,她羡慕得不得了,而那个晚上,我还得故作坦然地不断回答同学朋友们的八卦和关心。我问叶子要不要把这封信贴出来,她说贴吧,免得你每次都和大家解释。

以下就是前几天我和小叶联名写给父母的信,内容可能会引起情绪不安,但希望大家清楚,最不安、最痛苦、最郁结的人是我们俩,我和小叶是带着何种程度的难受情绪的情况下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写完这封信的。关心我的朋友们,看完接下来的内容后,请不要再问我这件事了,祝福我们俩吧,不管是各自的幸福还是未来的重聚。

 

爸,妈

经过我和筱烨这两三个月来冷静仔细的考虑,现在我们做出这样一个认真的决定:分开。

突然这么说,你们肯定会很惊讶和疑惑,但其实并不突然,首先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感情问题,这是再三权衡并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挣扎才最后忍疼作出这个决定的,接下来的内容就是我和筱烨的考虑,希望你们冷静理智地认真看完,因为我不希望任何人对筱烨有一丝半点的误会。

 

先说最容易联想到的房子的问题吧。

我想,用家道中落来形容我们家的经济状况应该不算过分吧。尽管你们从来不说,但我自己也看得见,妈妈一个人既要照顾我们家还要兼顾婆婆和舅舅们,身上承担的压力我作为儿子的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爸爸的杯水车薪也仅够他和阿嫲在韶关的日常生活。不管是爷爷和外公的离去,还是股票、彩票等投资的亏损,要我们家里出钱在深圳买房子是不太理智的,即使你和爸爸一起存钱,要买房还是很吃力,而筱烨家更是承担不起深圳的房价。

仅是一套小房子的首付就要倾两家之力,而且我们日后还要拖着长长的不轻松的贷款,还有结婚后接踵而来的孩子和老人的问题,这个经济压力对于两家人来说实在太大了。

 

然后来说结婚的问题。

首先,筱烨的年纪也不小了,她比我大两岁,又是女孩子。结婚生子的问题已经是无法避免必须面对的。如果买房子,就算结婚我们不摆酒,不拍婚纱照,什么都不弄,光是供房子对于我们目前而言也是很吃力的。更别说我和筱烨婚后要面对的生孩子、养孩子、看病等等等等这些花销了。

以我目前的收入,不管筱烨是创业还是回去上班,我们供楼并不难。

但怀孕生子的话情况又会不一样,从怀孕到孩子出生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筱烨都是没有办法工作的,凭我自己的收入,以深圳的消费水平,我们俩都不会轻松。更别说还要存钱以备不时之需(未来会有孩子、偶尔生个病等等),可是如果真的买了房,那是存不下钱来的。

 

退一步说,如果租房呢?

首先我和筱烨都是对生活有要求的人,我们结婚不可能还住在城中村那些农民房里,那么至少得是个不太差的小区,而且我们都不希望孩子出生在一个不好的环境里。

深圳的小区房从两千起往上走,三四千是主力,五六千的都不少,这比月供轻松不了多少。就算两人住在租的房子里勉强可以过,可孩子出生后呢?我们俩不可能自己带孩子,我要上班养家,而她和孩子也需要照顾,谁来照顾她们?对于毫无经验我们大概除了要请个月嫂,还得请家人来帮忙。

妈妈你是我们家和婆婆家两家人的经济支柱,你不可能辞职来照顾孩子。而筱烨的妈妈眼睛不好,身体也不太稳定,要她山长水远来到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的广东照顾孩子,这也不太可能。

 

最无奈的办法,那就是筱烨回湖北老家,从怀孕到生产,到坐月子这段时她都要在家,筱烨要独自承受没有老公在身边的日子和压力,而我就要面临跟妻儿的长期分离,错过很多本应该两人一起经历的事情。这种事情是我们俩都绝对不能接受的。

往长远了来说,以后孩子长大涉及到户口的问题,我们都不是深户,没有房子,怎么落户,以后怎么上幼儿园和上学?这些都是我们的顾虑。

 

上面说的问题都是钱的问题,也许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但问题是没钱,并且不是靠我们俩,或者说我们两家一年两年的奋斗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可是我们考虑的并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不论是宜都到深圳,还是宜都到广州,或者宜都到韶关,都太远了。筱烨是她们家的一家之主,家里就这么一个母亲,她是必须要照顾得到的。她妈妈在家里,有熟悉的朋友,熟悉的医生,出门左转是银行,右转就是菜市场,朋友亲人都在身边,做什么事情都很方便,如果要她离开熟悉的生活环境,在另一个遥远的地方重新开始,这对一个将近六十岁身体状况欠佳的女人来说实在太辛苦了,况且考虑到养老医疗等等方面,这也太不现实。

 

筱烨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希望可以和家人生活在一起,和她妈妈,和她心爱的金毛和猫咪。经济上巨大的压力和两地之间的距离都让这个愿望难以实现。她念完大学出来工作那么多年,家里的妈妈和狗狗都在老去,能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如果我们之间的婚姻不能给她的生活带来好转而是持续的压力和苦闷,那婚姻的意义是什么呢?

 

所以筱烨打算回武汉,她舅舅和哥哥在武汉买了房子定了下来,那离她们家近,就像我们从广州回韶关一样轻松。就算带她妈妈去武汉住,也很可行。可我,没办法跟她去武汉…

从现实角度说,我过去不仅仅要重新开始,还是从更低的起点开始,这样的我怎么给这个家庭提供保障?孩子怎么办?各种柴米油盐怎么办?对我们两家而言,结婚不容易,但婚后要面对的现实才是最不容易的。即便武汉房子要比深圳便宜得多,但工资也更低,初来咋到的新人要维持一个家庭的难度和在深圳没有多少差别。

从我个人的发展来说,比起深圳,武汉的工业设计太落后了。我选择了这个职业,并且我热爱我的这个职业,我很希望自己能在这块领域有所建树。所以,我必须留在一线城市。

筱烨理解我的想法,就如同我理解她的苦衷一样。她不希望我因此放弃我当初选择深圳时的理想,她希望我的才华能被世人认可,不要被埋没。

 

这两三个月来我们做了各种设想,但最终还是没有一个办法可以把上述所有问题平衡起来的。

现实和理想的差距,是三年前年轻气盛的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我们当时选择了在一起,是因为心灵的契合。但现在,尽管筱烨和我之间没有一丝半点感情上的问题,但为了对方有更好的生活,为了不在婚后漫长的艰难的生活里消磨掉我们彼此的感情,多方思考权衡后,我们共同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决定。

 

我和筱烨将来还会是好朋友。

认识她的时候我刚刚大学毕业,这三年里她教会我许多事情,用她24岁到27岁的这段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陪伴我成长,走过人生最低谷最一无所有的阶段。所以,我希望,我的家人和朋友不要因为我们的分手而对她有什么误会,她是个非常好的姑娘,只可惜我们的时间错开了。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她比我大,既然今天的我羽翼未满,那就不要再浪费好姑娘仅存的青春了。

希望你们理解这个决定。

 

儿子、筱烨敬上
2012-8-9

 

我是故意用这样浅的颜色的,呵呵,这样看起来会稍稍没那么难过。

这一篇接着上一篇发出来,多多少少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和讽刺,但其实上一篇我已在浪漫的字里行间暗示了这个无奈的结局。我一边欢欣地等着小叶回来,同时我们已经讨论了很久,我们最后的希望压在广州的老屋上,结果那间偏远又昏暗且即将拆迁的老房子切断了我们最后的希望,那一刻我们都知道,完蛋了。但是不管怎样,聆听花之语温软清甜的气味,仍然能为这段感情留下美好的收尾,记得彼此三年里的种种美好。

所以,不管是正在拍拖还是单身的朋友们请不要因此说什么 “现实真的有那么可怕么” 或 “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这样的话,我们两家的情况实在太特殊,部分情况我不便明说,但是希望你们不要因此丧失对爱情的向往和追求,我们俩的情况不该作为你们衡量爱情的参照。婚姻也并不可怕,只是跨过这道坎后,那之后的柴米油盐确实是不能用理想主义的浪漫来理解的。我和叶子的感情没有丝毫问题,但是在复杂的现实情况面前,尤其是孩子的问题,两个理想主义者还是不得不正视汹涌而来的困难,承认自己的无力。

 

曾经,我们是彼此的恋人、知己和亲人,今后,剥离了恋人关系,但仍然是知己和亲人,所以,请大家祝福她,祝福她,祝福她。

 

聆听花之语

不容易,又一年,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走到白发苍苍。

To See A Flower  |  聆听花之语

这款香水是设计师在描述一个开满了鲜花的河谷,缓缓的溪流边,有着迎春花、风信子的香气,花瓣和苔藓中夹着清透的水汽,如同细腻温润的爱情,细水长流。

它让我想起我们相识的那个傍晚,在天边浓云的闪电里,在虎跳山谷间的晚风中,传来淡淡的花香,我们唱着歌,欣赏夕阳和夜里的云。

每到这个季节,我都会十分感激,上天对我如此偏爱,让我遇到了你,希望我们在下一个三年、三十年、九十年,仍然记得当初的感动。

 

今晚我特意比平时早一点下班,打算回家后给叶子一个惊喜。可是回到家后她在做晚饭,唔,时机不对,等等;吃晚饭她提议去图书馆,好吧,图书馆这个地方气氛也不错,但去到发现气氛也不对,再等等;回到家里,她说头绳不见了,最后找到我的包包,哎呀,礼物被翻出来了,尽管迟钝呆的叶子全然没意识到那是什么,更呆的是她居然以为今天是八月一日,唉,真是呆,居然比我还呆。

… … 可是这时候再不揭开谜底就要过了时间了!

幸好,花了心思的礼物得到了叶子的大力喜爱。从来低调的她竟然也认认真真地发了两条微博来 “炫耀”,呼,看她笑眯眯可呵呵的样子我就知道,选对了。还有比她的笑容更赞的肯定么?

 

前天,7月31日早晨,叶子终于回深圳,距离她离开那天,八个月零十八天。我在火车站出站口东望望西望望,结果她从我的视线死角里溜到我身后,冷不丁地出现了。不知道是八个月未见,还是瘦了许多的缘故,见到她那一瞬间,我的心砰砰直跳,好像恋情刚开始的时候。幸好,她还是赶在了我们相识纪念日之前回来,我可是提前做好准备了呢。

我这个人其实并不讷于言辞,但偏偏面对她我就成了不善巧辞的呆子,她有黄蓉般的美貌与智慧,那我就只好承认自己是郭靖那样的木头了。想了很久,究竟什么礼物才合适,这可是第三年,不多不少,已经走过三年了,得隆重些。去年的音乐盒她很喜欢,但是不太实用,平时都用不着,只好放着,我想送她一样不仅仅是喜欢,更加是喜欢拿出来用的纪念品。

想起她曾经说过喜欢香气,每每出席重要场合总要喷一点好朋友送的Dior,那,就香水吧。正巧前段时间发现COCOPARK有一家新开的气味图书馆(1234),于是那天我从电子展会出来后就直奔 “图书馆” ,去找一个有意义的气味。

真得感谢@人禾-气味图书馆   的耐心和专业,从低端到高端,各种和我要求(她让我给她讲故事,说说女主角,以便寻找适合的气味)沾点边的气味都让我都闻了个遍,仔细地介绍每种香水的特点和背后的故事,一点也没急着把香水卖给我,寻找一个适合的气味真的需要点缘分。我比较了好久,鼻子都麻木好几回,最后选定了这支让我想起虎跳傍晚闪电中清香的来自法国CB的 “聆听花之语”,尽管它是气味图书馆里瓶子最小但相当不便宜的一款(伫立风中,一点也不心疼的骄傲幸福样,唔,不能被她知道价格),但我相信是最 “对味儿” 的。

两个人,对味儿最重要,用广东话说,就是 “啱嘴型”。正如春娇最后还是选择了志明,尽管许多人都觉得她傻,可是 “啱Channel”就是 “啱Channel”,心灵上的默契不才是人们梦寐以求的最美好的事物么。你不需多言,她总是最明白你心思的那个人,也许是一个眼神,也许是一个气味,在人群里这就是她闪闪发亮之所在。

刚才叶子对我说:“这是你送我的礼物里我最喜欢的!” 为了不让我太骄傲而得意忘形,还故作淡定,嘻嘻。喏,我的 “嗅觉” 还不错吧。当然,去年的音乐盒她也特别喜欢,可那不够实用不是,嘻嘻。人常说礼轻情意重,就会觉得礼重情义轻,其实都是屁话,感情深谁他妈care那些,为博红颜一笑,烽火戏诸侯又算得了什么,周幽王其实挺浪漫的,这家伙也是双鱼座么?尽管今天的我没有可以点起烽火的城头,甚至连个大一些的住所都没有,但如果没有黄蓉,郭靖又何以成为一代大侠呢。我不仅感激上天让我遇到了她,更感激她在我一无所有的年纪里陪伴着我,教我成长。不管命运怎么嘲笑和捉弄,我都希望有机会在触手可及的将来双手拖着襄阳城,亲手递到她怀里,让她衣食无忧幸福地生活,如果非要给这份幸福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身后的她睡下了,安静得像只吃饱喝足的小猫,三只猫咪也在身边悠哉地散步、打盹,我无力让这一刻暂停,也不想暂停,因为前方还有一条艰险的阳光大道在向我招手。滴答,滴答,滴答……终于,三年了,我希望这份感情是温润的,就像 “TO SEE A FLOWER” 一样清新香甜、持久矜持,能抵挡得住现实与生活的消磨,细细水长长流。

这柔温韵的香气啊,让她度过每一个安眠吧。

 

历史链接:

2009年的8月2日    |    2010年的8月2日    |    2011年的8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