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沮丧的夸赞

「想不到你的粤语讲的那么好!」


当我把上一条vlog发到朋友圈后,二十分钟内,我爸妈都在底下留了言,而我爸夸这条片子的话却令我感到一丝沮丧。

粤语是我的母语之一,从小到大,我在家都讲粤语,看的电视都是TVB和亚视,连每天中午不睡觉看的「教育电视」都是明珠台的节目,每晚追的电视剧都是那些耳熟能详的港剧。我的身份认同始终有一个极为重要的核心部分,就是「广东人」。这源自我和我阿嫲非常亲密的关系。即便家里人隔三差五就要提醒我,我们本家在海南,我们是海南人,但对我而言,活生生的、一直在无微不至照顾我的阿嫲才是我的本家。阿嫲不在了之后,我心中的本家也就随之坍塌了。

粤语,是我维系我和我阿嫲之间仅存的一条纽带。可惜,她没有等到小柒出生。这也是我一直希望小柒能会一点粤语的原因之一。

我爸跟我朝夕相处了前十八年,他天天能听到我对阿嫲讲粤语,居然夸「没想到」……

我只能「唉……」了。


「粤语配音好好听」

这是自打我戒奶后就外出求学工作几乎错过我所有人生成长节点的我妈留言说的话,她就没有「没想到」。

让我说啥好?

第一个没有小叶和小柒的一周

上周六,小柒跟妈妈外婆一起坐火车,回武汉去探望舅爷爷舅舅一家。

这一周,除了小柒睡前的视频通话以外,就只能靠小叶和小熊(小叶在武汉的闺蜜)发来的照片解解相思之苦了。

第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带着小灰下楼遛弯,走在安静的街道上,忽然想到了同样一个人在家的爸爸。我在深圳,妈妈在北京,一家人在三个地方的状态已经十三年了。

我给爸妈分别打了个电话。

爸爸起初很吃惊,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我说没事,就是给你打个电话而已。父子间三十年来经历了各种喜怒哀乐,那一晚,我忽然不害怕给他打电话了,也没有因为简短的沉默而慌神。只是聊聊天。

和爸妈闲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回到家,就开始收拾屋子。六十几平的空间,有猫有狗有花有鱼,还有仓鼠和各种琐碎的事情,收拾收拾一个半小时就过去了。

小柒和哥哥姐姐们玩得很开心。

这次的感觉和2011年底小叶回家照顾妈妈那次不一样。那时候感觉是两个人,远远地,联系在一起;而这一次,仿佛我才是那一个独自远行的游子。这种感觉其实很复杂,并不是落寂,它和我的成长有关,也和深圳有关,和工作也有关系,还有很多原因交织在一起。总之,我坐在沙发上,体会这种在外漂流的感觉。

于是,我重新开始晨跑。

带着小灰,一起跑。

当然,她不会一直跟着我,而是在转弯的地方,等我跑完一圈回来。

我越起越早,从六点半起床,墨迹到七点开始跑,慢慢地跑,到后来五点半起来,跑出了新的记录,一看时间,还没到六点半。

余出的时间,我自己做早餐,然后看书。

很久没有这样平静的感觉了。

每天就盼望,盼望着小叶和小熊发朋友圈,或者给我发照片。我并不是一直在等候,工作也多,但我心里会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后台运行。它就在那里。

每次看到小柒有新的经历,就好像自己也在那里,见到了什么从未见过的事情。

这和当年我独行云贵川青海湖不一样,那是箭步传林,不问西东,而今,像一个三体系统,相互环绕,步步牵挂。

明天,他们就回来了。

最意想不到的一笔收入

这是昨晚看到知乎Timeline上推送过来的问题【你最意想不到的一笔收入是怎么来的?】后,一时间有感而发,写的一段回忆。因为说的主要是 “意想不到” ,所以一些细节我就没有详细展开,文末再简单补充一下吧。
.
                 ( ↑↑↑ 评论区有成群的无脑喷子 ↑↑↑ )
 .
 .
2009年11月初,¥5000,与努力和机遇都无关。具体哪一天我已经想不起来了,那个晚上,我带着一本厚厚的教程回家,准备好好学习来着。走到出租屋楼下的时候,当时心仪的女神突然发来一条短信,因为屋子里信号很差,我就干脆在花坛边坐下了。正一来一回地发着短信,一条银行入账消息触不及防地蹦了出来:
 .
『 整整 5000元人民币,已经入账成功!』
 .
我整个人都懵了。我那会刚毕业,月薪2000,住在罗湖一个由三房两厅改成的八个隔板间中的一个。我那间是阳台用铁皮围成的,床就架在阳台上,晚上能听见老鼠一家欢快的赛跑声,房租¥500;公交车每月¥100+;连续吃了一年沙县,那时候一份蒸饺才¥3,拌面也才¥4,还有三条生菜叶,偶尔喝点汤,一个月能吃掉三四百块。
 .
『 我得存五六个月才能有这么多钱啊!』
 .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
 .
可当时我不知道这是一笔什么钱,于是脑海里闪出各种想法。先是下意识地觉得应该是父母打来的,但是他们怎么会不吱声突然打钱来呢,而且我一直都跟家里说手上钱够用不要给我,大学四年来我都是拿交完学费后剩下的四千块钱过完一个学期的,我叫他们别打钱来他们也都没有打过,所以我当时很快排除了这种可能。紧接着心中开始闪过各种各样荒诞的想法:犯罪分子借我账号转进来再转出去?那五千也太少了。女神打给我的么?不对,她是比我大两届比我有钱,但关系还不到这个份上。老板觉得我工作表现出色单独发的奖金?发钱这种事不可能不跟我说吧。噼里啪啦各种念头都闪现了一遍后,冷静下来,唔,那应该就是我爸或者我妈打的钱吧。于是我分别给我爸和我妈打电话确认。
 .
他们俩都表示:没有打钱给你哦!
   .
这…这就完全脱离我的理解范围了!连亲爸亲妈都没给我打钱,这就是传说中的飞来横财吗?太意外太恐怖了吧?这笔没有来由的入账困扰了我一晚,又无法求证。我还给女神讲了刚刚发生的怪事,她觉得应该是哪个亲戚,可我问了一圈亲戚也没人承认。这不科学啊,怎么会有人做了好事还不认账的呢!这笔入账在我的想象力中渐渐衍生出了各种光怪陆离的故事,以至于当我发现带回来的那本教程书不见了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想不到它有可能是在哪里弄丢的了。
  .
顺着从公交站台到出租屋的路,包括刚出来的沙县,我一路回头细细寻找,在花坛边上转了无数圈,心里同时又焦虑着这笔来路不明的五千块钱,整个人像一只长满了毛的蘑菇一样。
  .
这一夜,我几乎失眠了。
  .
直到第二天,我爸打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邮政那张卡收到的入账,确认后,他说他也问了一圈亲戚,确实没人给我打钱,直到他翻出了柜子里装着全家保险的盒子,找到关于我的那几张,才终于确认:在我刚升上初中时候,他给我买过一份大概叫失业保险这类名字的保险,而内容的规划就是在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年开始有保额返还,而那笔五千块,应该就是第一笔。可以想象,一个刚毕业只有两千月薪的社会新人,这一笔入账是多么了不起。当时为了不让家里担心,我还没敢和家里说,在那笔钱进账前,我其实只剩下两百块钱了,而距离发工资还有十天,我是算好了这十天怎么分配资金的。
 .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天早上知道真相时候的心情。
 .
我爸在十年前就给我备好了这么一份礼物,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自己都没想起来。刚才回忆以上事件经过的时候,我还特意翻了一下我的饭否记录,无意间竟然翻出这么一个片段:
这是 2011年我决定离职出游时发的一条状态。他们当时问了我三个问题:想清楚没有?去哪里?钱够不够?然后咣咣咣就分别给我买好了机票和保险。
 .
我现在回忆这件事,之所以当时觉得意外和今天依然印象深刻,一方面是他们在这些细节上,操了很多心,却从不用『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这类道德绑架式的教育,每件事情都做得那么自然而然,另一方面,我自始至终都丝毫没有『理所应当的接受和享受』这种念头,这种意识的觉醒是来自父亲给我的教育,而且,我三个姑姑的孩子也都和我一样,那天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叫『 家风 』。
 .
这一份互相关心组成了我们家和睦温暖的基石,也让我从不害怕探索未知。
.
三点补充:
  1. 那份保险有点类似于学童成长计划之类的,具体的条款和险种名称我都不太清楚,明确记得的就是从那年开始,每隔三年会有一次返款,每次¥5000,详情得翻一下合同;
  2. 中途修改过一次返款账号信息,大概是我大一还是大二的时候,虽然是专门去办的一张卡,但是改完账号信息后,因为这张卡我平时根本不用,所以完全不上心,那晚我爸也是一时间没想起来;
  3. 让我感到意外和感动的不仅仅是返款和保险的事,而更多的在于我爸他没把这事儿当个什么了不起的事,保险是按合同履行的,买了就放柜子里了,没出事儿谁也不会去看,他之所以没想起来也是因为在他心里“这不过是一件平常事”,事实上也是他第二天记起这事儿了,我俩才弄清楚原委。
关于知乎上的喷子:
我真是不该接他们的话茬,就不该搭理他们,以后引以为戒。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