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起跑线

本来想写游记的,但是看到距离上一篇日志竟然已经过了两个月,心中不免一震,连我这样矫情的人也会两个月不更新一个本没有太多看客的仅用于记录生活的博客。

这两个月发生了很多故事。

四月底我收到一封来自coroflot的邮件,是一个名为Max的俄罗斯人的来信,目的是寻找设计师,经过一个月六七封的邮件往来,他约我见面谈工作的事,他想挖我过去他的工作室。六月初,我去到他的工作室时,他迟到了二十分钟,这给我很不舒服的初印象。可是当门打开,里面的场景和机器吸引了我的眼球,我忽然觉得,这就是我一直向往的设计工作室,这才是工业设计师该待的地方。经过一下午的交谈,我决定离开红点。为此我还专门给老大写了一封邮件,说明我的想法,还有某些理想主义的情节。同时我向Max要了两个星期的假期,去川西旅游。

于是,我就果断离开了红点,开始了休假。

头几天在家里休息,很久没那么闲,竟然闲的有点发慌。我是工作狂类型的人,工作起来可以废寝忘食的性格,如此闲逸让我感到很难受。正好雷雨长剧公演,我果断计划好行程,六月中,直接杀回湛江,会会我亲爱的雷雨。

长剧的演出效果很精彩,但这只是局外人的看法。当然了,只要局外人满意,也就是成功了。自身要怎么完善和修正,自己心中应该不断审问。我觉得好的戏剧人进化的动力并不在你的观众,而是对生活的感受,以及对观众的理解。以前老有一句话,说“不要因为观众的不思进取而停下进步的步伐”,呵呵,文人沙文主义。当然了,雷雨内部还是有懂得我说这些话的人的,例如没被真正意义上认可的海华。有时就是这样,大家都在大跃进,你脚踏实地就会被视为迂腐。高铁开得那么快,撞一下就是几百条生命,这是进步么?

从湛江我直接飞去成都,在妈妈同事的宿舍里休息了一晚,我就单飞开始自己一个人的旅途。旅途的详情我会在接下来的游记里详细写到。这次旅途时间很短,只有一个星期,但也许是人长大了,心态不一样,这次的感觉和毕业旅行那时候不同,没那么肆意。但我仍然觉得很舒心,找回了以前大学好友形容我的“舒展”的感觉。

六月底回到深圳,按照约定,七月初去Max那里工作,可是上班第一天就让我失望至极,其程度严重到让我只上了一天班就果断地离开了这个我渴望的工作室。这种感觉就像你有神一般的装备,但却遇到了猪一样的队友。除了仰天长叹和愤然离开,别无选择。

当然咯,我把Max炒了鱿鱼,我也就失业了。

于是开始整理作品,投简历,找工作。

找工作是个蛮有挑战的事情,因为我是一个几乎没有找工经验的人,从我大四实习开始直到今年六月这两年里,我一直在红点工作。可是说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找工作,这毕竟和找实习是两个概念。尽管如此,我还是接到了面试通知。不过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我也没想到,原来,大设计公司,也就不过如此。当我横向比较了深圳工业设计大小公司的现状后,我惊讶地发现,反而红点才是最适合我的地方,不见得是最好最牛叉的公司,但至少,靠谱。同时,我得知小邱在我离开后的一周,也离职了,因为家人身体的问题,他还是选择了离去。瞬间少了两只顶心柱的红点,被李工形容为“最危险的时候”,出于道义,也出于老大极有诚意的召唤,我决定回到红点。危和机总是并存的,在红点最危险的时候,也遇到了新的机遇,公司有可能成功转型,不再靠简单地出卖脑力赚钱。毫无疑问,这对我也是个难得的机遇,值得一试。

这期间,夫人的网店也开始运作起来,不过要操心的琐碎事务很多,从开始到真正起步还有一段距离。经商方知钱难赚,分分毫毫都是血汗。对上游产业的了解越多,就越来越能理解别人活得不易。其实,大家都不容易。

现在虽说叫做总监,但带的几乎全是没经验的新人,刚毕业的小孩子,着实头疼。有时真被气得不想说话,不管国内的大学教育多么操蛋,但对自己的要求和自我理想的追求不该被这些迷雾阻拌。我不怕你能力低,我刚来红点时能力也很差,但我没法忍受不学无术的同时还不思进取,按照进化论来说,这种人才应该被和谐掉。

毫无章法地说完一堆废话,该睡觉了。

雨后的夜并没有凉如水,但确是难得的清凉午夜。在回归红点后的第一个双休,在解决了一个爱折腾的客户后,可以好好休息两天。下周又是各种忙碌。

诸神晚安。

Let Me Shot You

Let Me Shot You

转眼又是年底,一个圆的完结,另一个圆的起点。

原本的工作计划是放假前把这个项目做完,但是刚才小邱跟我说,昨天老大说这个设计图年前不给客户,因为这个客户太无理,不和他浪费时间。所以,最后这三天,做什么呢?忽然有种无力感。这种感觉的来源不是对未来的迷茫,更不是所谓成长的困惑,而是很简单的“没有工作要做”。是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生活被工作填满了?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是想今天的工作安排。只有忙碌了一天后,回到家里,看到小烨,看到三只傻不拉几的猫咪,才觉得回到自己的世界。我是一点也不想成为工作狂啊。

外公昨天出殡,很巧合,我昨天也大病了一场。全身由内而外地发冷,肚子莫名闷疼,频繁拉稀,手脚还发麻。难受极了。中午就请了假回家休息,自己煮了碗白面,喝了一瓶藿香正气水,闷头就睡,半路醒来几次,一直昏昏沉沉。傍晚起来,打开电脑,决定玩一局《植物大战僵尸》让自己大脑恢复清醒。晚上小烨下班回来,给我熬了一锅粥(小烨是很不擅长熬粥的,因为她不喜欢喝粥这种不太有味觉刺激的食物,但是看她给我熬粥,就觉得很感动),吃了粥,感觉好一些。今早一直睡到七点半才起床,基本算是恢复了。去公车站的路上,竟然觉得身轻如燕。也许,是外公想我了吧。

前两天去ole里买了7瓶西班牙进口的橄榄油,准备过年带回家的,我和烨留一瓶,我家,烨家,三个姑姑家,外婆家,一家一瓶。贵是要比平时用的油贵,但是,家人的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吧。我希望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多么的宝贵。很多时候包括我们自己,都常常忽视自己的健康,可是,健康才是一切的源头啊。

就在买橄榄油那天早上,我在公司的窗前拍下了上面那张相片。我每天都是最早来公司的,因为要来开门。那天早上,我一个人站在窗前,看着眼前黑压压的高楼的剪影,刺眼的阳光就在他们的后面,此刻我的身影正好映在高楼身上。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很有斗志。这也许是一种很单纯的冲动,但是这种感情并不是一时间的,而是自我懂事以来就存在的。这个城市,它的肮脏,它横流的物欲,是众人皆知的,但是,我却始终想用我的理想战胜它。一直以来都说理想不能照进现实,可是,他们都半途而废了,不是吗?这也正是我一直以来欣赏韩寒的原因。这个国家很操蛋,但我始终是爱她的。尽管黑压压的现实摆在眼前,但仍希望,我可以尽最大的努力,在这片我深爱的土地上,划下一道刀痕,让美好的事物,从黑漆漆的壳里,喷薄而出。

所以啊,当我看到《让子弹飞》里姜文高举着枪,大声喊道  “枪在手!跟我走!”  时,内心竟然产生了剧烈的颤动。那是一种极度契合的共鸣。

这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作为一名设计师,如何用设计改变人们的生活模式,甚至思维模式,从内部改善一个国家的精神面貌呢?

这个问题太大,不是我能独立做到的,但如果有一点点可以影响到他人的可能,我很乐意尝试。质变,都是从量变开始的。一点一点地影响身边的人们,至少可以为这个理想打开一道门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