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看《甜蜜蜜》

年轻时不懂,觉得冗长无聊,三十五岁和太太再来一起看,才晓得那些细腻、苦楚、无奈,才从半生的苦里尝出绝处中淡雅的甜蜜。

上一次看是 2009 年 7 月 10 号,正好是我即将独身去云南开始 GapYear 的前夜,现在是 2022 年 5 月 10 号,身边是那趟旅程中结识的太太,我们俩、黎小军和李翘、陈奕迅的《苦瓜》、《暗恋桃花源》此刻四个故事和情绪搅在一起,翻江倒海的思绪和窗外未能降下的暴雨一般,浓烈而无处释放。

时间真是奇妙,它推着你不停往前走,推得你想逃,但尝遍酸苦辣咸,它总还记得给颗糖,让你还有走下去的动力。

我太爱李翘这样的人了,太太问我以后会不会遇到这样的人,我没想地脱口而出:你就是。

感谢最后一组黑白镜头把故事带回到最初,带回那个似乎在哪见过你的起点,那场梦的开始,也是我抵达昆明那个中午的白日梦的瞬间。这便让苦也觉得,不太差。

阿凡达居然重映了!

和《魔戒》三部曲重映相比,《阿凡达》重映是对我有更大冲击的。

因为我第一次看《阿凡达》是当时全公司一起去电影院IMAX厅看的,公司出钱;第二次是三天后,自费两百多说服当时还没结婚的夫人一定要去看。两人从商场通道出来时,已经是半夜,纷纷表示现实真无趣。

那时候我们浑身发着光,而今阿凡达还是那个阿凡达,我们却徒增一副破败的身躯。

全都是泡沫 vlog.51

🎥 点击这里播放视频

年廿九晚饭后,在楼下玩泡泡。

相机:iPhone 6s

剪辑:VN 视迹簿

BGM::-) 周大发

想法一:

‪电影市场会因为这次事件而产生重要变革吧。‬

想法二:

我原本很悲观地认为,人心涣散是崩溃的开始,但紧接着又更绝望地想起,人的记性其实很差。唯有制度才是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