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设计、屏幕与 Jony Ive

今早睡醒前脑海里想起一件事:

大概五年前就觉得 Ive 应该不久就要离开,不是因为当时的新闻,而是深感 iPhone 的去实体化与内容生态成熟度是对一直追求器物设计的 Ive 的消解。这也是近十年来工业设计师们感到困惑和焦虑的事情。

屏幕不会侵占所有空间,也绝不可能。接下来的二十年,屏幕会走向碎片化。

前十年的进程是物理交互→小屏→大屏,此时当下正是大屏风生水起的时间。但这种风潮不是技术导向的,而是人们对于信息时代资讯爆炸所做出的的应激反应,是感性和冲动的。然而当技术逐步普及,人们渐渐找到了与海量信息相处的模式和某些衍生文化之后,随处可见可互联的小屏幕会逐步取代眼下对大屏的迷信。因为在热潮中,所以人们无法看见产品应有的模样,厂商一方面会被人们的主流思潮所绑架,另一方面也需要借助大家的钱包来发展新的技术,所以这个过渡时期谁也很难主动反思。一旦度过了蜜月期,新鲜感不再,一切回归柴米油盐,才会坐下来盘算,恰当的产品形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任何东西一旦回归理性,谈及恰如其分,就不会是一窝蜂,而是实事求是地在该用的地方使用相应的技术与产品。不同的产品各有各的生态位,而产品的设计也会基于其生态位生长出恰如其分的姿态。这个时候,屏幕的大小是追随生态位来选择的。作为信息门户的大屏只会在部分综合性产品上保留,而更多的功能必然被分解到海量零星的各种尺寸的屏幕上,也必然有一部分会以物理交互的形式发展出新的形态。

风潮盛起是资本的好时代,而风潮消解则是设计的好时代。

公子柒满月啦

img_2258-1img_2261img_2262img_2259

55cm,4.2kg,小柒满月啦!

爷爷、奶奶和叔叔特意大老远从北京、韶关过来,给小柒柒过满月。一家人好难得才聚在一起,短短一天半,明天中午就要回去了,还是挺舍不得的。

今天是小柒第一次出门,虽然路程很短,但一路上不吵不闹,安安静静的,表现不错!

这两天在家陪爸妈,同时也处理了不少工作上的事情。这种工作与生活杂乱地交织在一起的状态越来越多。我很矛盾,既兴奋、又烦恼。因为工作性质与职位的原因,我没办法像一些书上说的那样把工作与生活切割开来,而是需要时时关注、迅速响应,越来越多需要沟通的事宜在碎片化我的时间。这让我有一些沮丧。

但,事情再多,也都是可以梳理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