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送大脑”

最近 B站 在推他们跟 BBC 合作的三集科学纪录片《未来漫游指南》。讨论的话题是人类目前的科学水平在天文领域的研究成果和对未来的展望,并且邀请刘慈欣一起推演。一些知识区的 Up主 也很配合地制作了不少讲述人类可以如何走向星际的内容,仿佛这件事情已经近在眼前一般。

尽管大刘一再强调 “黑暗森林理论” 只是一种思想实验,但这个理论这几年已经被互联网人搞得好像已经是宇宙的真相似的了。我不太喜欢这种网络现象,但小说《三体》中云天明的两次出场,每每回味,总是忍不住心生向往。

因为人类技术有限,化学火箭无法把活人发送到三体舰队那里。因此有了只发送大脑的计划。这是多么大胆和浪漫的想法啊!同时这也非常符合我对未来的期待:脱离智人肉体的束缚,让智能的部份融入到星际文明中。

另一次我所喜欢的场景,并不是大家津津乐道的 “童话故事隐喻” 那一段,而是最后他和 艾AA 见面那一段。因为那一刻的云天明真正成为了星际人类,他真正了解并体会到智子所说的 “宇宙很大,生活更大” 的含义。我不得不承认,我真的太向往那种情境了。亲眼看着一个星球从绿色变成紫色,超越了地球对太阳公转周期对生命纬度的限制,体会到了一个星球所有生命都不曾有机会经历的周期。

大概从大学时代开始吧,具体什么时候我已经说不清楚了,我就开始坚信一个 “未发生但注定发生的事实”:

我这代人会亲眼见证人类走向星际,而我的孩子,将会成为进入星际的第一批地球人类。他未必需要是科学家或工程师,但他会在我的注视下走向星际。我将是最后一批地球人类。

“如果我的大脑也能离开地球,那就好了。”

还有四十年,也不远了。

没忍住,手痒做了一套新的封面

设以观复 vol.13 正片 🎥 点击封面播放视频
LinkBuds 包装盒交互篇 🎥 点击封面播放视频
工业设计动画演示篇 🎥 点击封面播放视频

本来不打算发B站了,但是因为最近看了本日本人讲文案的书,就产生了一些想法,不实践不舒服。于是就花了点时间做了新图,从一堆新想的标题里挑了觉得还可以的文案作为B站版本的主标题。

购买 3D 打印机的人不叫消费者

作为一个从 2009 年开始用柜式打印机给全班人打印毕业设计零部件的人,早几年在前东家用何同学视频里那类打印机做设计推演和验证,后来也给客户设计过量产的 3D 打印机,但现在,如果我需要一个或一堆 3D 打印的模型来验证设计方案时,绝对不会想买一台打印机放在公司,而是当晚把模型发出去,第二天就收到了。

为什么?因为维护它花的时间和精力远远大于你真的用它那一会,而我调试、等待、失败、重来所花的时间,发出去的那个模型已经打印好寄回来了。同样是建好模型后等待它变成实体的过程,是把时间花在机器和软件上?还是外包出去,拿这个时间用来干其他更重要的事?

我不会选前者。

所有通过自己的实际应用来表示 “ 3D打印机有消费者 ” 的朋友,你们真的分不清楚什么东西叫做 “ 消费品 ” 吗?不是你花钱了,它就是消费品,而是你用它来享受、实现了某种服务、待遇,你买的是一个产业链条集成的最末端。然而当你用一个工具时,是不会把工具叫做消费品的,而是说 “ 我用这个工具做了个有意思的东西 ”,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在说 “我很厉害,我会制作东西 ”,而不是 “ 我买了个好东西 ”。不要把花钱买了打印机的人叫做 3D 打印机的消费者,如果这个品类真的是消费品,那根本不会有这么多争论,而是应该在各大内容平台上都能看到大量 3D 打印机测评、购买建议与选型指导,和手机、相机、家电、厨电一样常见到习以为常的测评门类。

但是并没有,因为它不存在消费市场。

我接触过的 3D 打印机厂商/服务商以及使用打印机的人,要么是很极客的玩家,要么是有各种定制化订单要处理的的生产者/创作者。更有甚者,会买几十上百台来布置打印矩阵,这种也有另一种说法叫 “ 打印农场 ”。这些实际应用确实已经很多了,但都是行业内的应用,这不叫消费市场,这些购买的人和机构也不是消费者,它们是被作为生产资料/固定资产/损耗品来购买的。

你是手机的消费者,但你绝对不是光刻机的消费者。

创作者把自己叫做消费者,这其实有点作弊。当然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多个身份,但不代表身份之间因此等价了。

3D 打印机它就是一把大扳手,没人会觉得自己是 “ 扳手的消费者 ” 的。消费品有具体定义的,3D 打印机不符合,即便只从市场的感受上看也不符合。普通打印机也不是,那是设备,3D 打印机也是设备。何同学确实说错了,因为设备不能用 “ 爱好者vs消费者 ” 的关系来阐述,它是生产资料,不是消费品。

原文发表于: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8591948/answer/2451638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