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轮回?经典进化!工业设计师深入解读 iPhone12!设以观复 vol.9【图文/视频】

今年网上的声音跟往年有些不大一样了,除了说苹果继续挤牙膏和没创新的,还有一波人兴奋地认定 iPhone 12 是新一代的经典。不得不说,换个造型舆论的风向立马就变了。

除了大家都关注的 iPhone 12 系列,我其实还想一并聊聊发布会上其他有意思和有争议的事情。参数和测评各大科技媒体都陆续发出来了,但作为工业设计师,我更关注的是设计背后的逻辑以及产品取舍的策略。

🎥 点击封面播放本期视频

在正式开始说之前,我想先提醒大家两件事:

1、手机市场已经趋近于饱和,进入了存量市场零和游戏的阶段,手机本身已经难以再作为厂商利润增长的突破口,所以大家都迫切需要开辟新的市场;

2、苹果是一家全球化企业,中国市场只是它的一部分,不是全部,所以我们不能只拿内地市场的一部分特殊性,来看待苹果在设计和产品策略上的做法。

那就正式开始吧。

先说说 HomePod mini

在发布会前爆料称有 HomePod mini 时,很多朋友猜测这款音箱是可以带出门,在户外野餐或露营时候使用的。

但从宣传视频和官网上的 AR 展示来看,HomePod mini 和 HomePod 一样,是带着一根电源线的。也就是说,mini 的产品定位和 HomePod 一样,是针对于室内环境使用的音箱。如果说它和 HomePod 在产品定位上有什么差别,那就是它更类似于商场内布置于各个角落里的环境音箱,这是一套家庭广播系统,让音乐和其他音频内容可以充满家居环境中的各个角落,同时作为智能家居 Ai 交互的入口。

这种分布式的场景设想,决定了 mini 是作为信息节点来考虑的。那么,把点具象化,很自然,就会得到一个⎡球⎦。球形设计的另一个考量在于,如果 mini 沿用 HomePod 那种柱状设计语言,视觉上会有拔高的感受,产品的体量感和存在感都过分重了,也不适合分布式的场景设想。

虽然 mini 内部只有三个发声相关单元(一个喇叭+两个被动振膜),但也采用了和 HomePod 一样的立体编织网格作为产品的表皮,将所有发声结构隐藏起来,只保留顶部一处视觉交互界面。这就可以和 HomePod 一样,将整个产品形象抽象化、几何化,成为一个弱存在感的纯粹的形态,能够和环境尽可能好地融合在一起。这同时也呼应了,家居信息节点这样的产品定位。

说完 mini 就顺便说一下 Siri

这次发布会上 Siri 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点,就是你在家里询问某个地点之后,在你上车时它就会直接启动导航,问你是不是要去这个地方。行驶过程中,甚至会把其他家庭成员想吃个披萨、买个什么东西这类需求安排进行程里,一趟路串联起来。

这就意味着,Siri 处理的不再只是一个个单独的需求,而是在多个账号多个设备间实时响应的自然语义的需求集合,并根据现实状况进行统筹安排。这样一个系统层打通的多设备交互中心,真的越来越像《钢铁侠》中的贾维斯了。但真正落地能做到什么程度,还得再看。

由此可见,在苹果的产品逻辑里,家庭是人一切行为组合的核心,而 HomePod+Siri 就是家的核心。智能家居作为数字战争的新战场,目前只有苹果和小米是布局最早,也最完整的,华为现在逐渐追上来了,OPPO也有一些动作,希望国内的厂商们能在这个领域里尽快建立起自己的优势吧!

前菜结束,来说说主角:iPhone 12 系列

虽然库克在发布会上大谈5G,但很显然,5G是整场发布会中最无聊的一个点了,可是今年 iPhone 设计上的诸多变化,都和它有关系。

先说最显眼的直边设计。

几乎所有网络观点都认为这次 iPhone 是回归四代五代的经典设计,有人称之为致敬,有人说是炒冷饭。但我在过去的文章里多次说过,苹果是一家实用主义内核、极简主义审美的公司,所以这些改变的逻辑一定不是简单地复刻回归,而是基于功能、性能、交互或产品布局所推导出来的结果。

首先,一部手机最核心的部分,一定是屏幕,一切设计都应该基于屏幕来展开,这是从初代 iPhone 就明确的设计逻辑起点。

这次苹果在 iPhone 上首发了全球第一块超瓷晶玻璃面板。根据他们介绍,制造这种玻璃,需要精确控制特定种类的瓷晶体在玻璃面板上以指定的方式生长,与玻璃基材嵌合在一起,才实现既提升面板强度和韧性又确保足够的透光率。我们都知道,晶体生长对所附着物的表面是有特定需求的,比如形态、平整度、光洁度,以及基材的种类。我们都知道 2.5D 玻璃是由一整块厚玻璃研磨出来的,那么,玻璃的弧面很大概率会影响结晶过程中晶体层的厚度或均匀程度,进而影响玻璃的强度和透光率。按照苹果的研发标准,应该是做过大量测试但最终没有通过。

所以,如果显示面板必须是平面的话,那么,边框与屏幕的衔接就不必继续采用曲率衔接的设计了。

这是材料技术上的原因,而在交互上,也确实没有继续采用 2.5D 玻璃和弧面边框的必要。

无论这些年安卓阵营如何推广曲面屏,苹果都坚决不用,其根本原因在于,在 iPhone 的设计逻辑里,屏幕的本质是物理世界与虚拟世界的交互界面,是一块具有深度的⎡无边泳池⎦。对于信息和交互来说,曲面屏非但没有提供好处,还为内容显示和交互增加了不便,所以在 iPhone 的设计逻辑里,曲面屏是一个错误的方向。而且已经那么多年了,但仍然没有一家厂商真正地做好弯过去那两边屏幕的显示和交互。

不论是 iPhone 还是 Apple Watch ,他们的 2.5D 面板都只是我们称之为 cover lens 的外层玻璃,而内部的显示屏从来都是平面的。

因为在 AR 时代来临前,平面就是最高效的信息界面。

所以材料和交互已经决定了显示面板必须是平面之后,那么,不再需要兼顾曲率衔接的边框也就没有继续保持弧面的理由了。

但这些都只是⎡不必这么做⎦而已,有没有什么原因导致这个边框必须这么设计,或者这样设计更好呢?

有,那就是 5G 天线的设计。

在官方的介绍中,一个明确的信息是,12 的边框与四代的设计逻辑是完全一致的,就是通过拆分边框来作为手机天线。然而这次把中框拆分成了那么多段,必然面临组装时公差配合的问题。如果继续采用圆弧面的设计,每一段弧面都会因为 CNC 刀头的抖动产生微小的差别,那在组装成一体时必然无法确保整个外表面的平直度。所以,出于公差控制以及加工良率的稳定,平直的外观面是最优解。

非要做其实也可以克服,但成本就不好消化了。

当年 iPhone 4 采用直边框的设计,也有这部分的原因。但 iPhone 4 那会还是 3G 网络,天线也只有两截而已,相比之下,作为一款全球市场的手机,必须支持最多 5G 频段的 iPhone 12 则不得不拆分出了更多更碎的天线段落。这样一来,也只有平直边框方案可以保证最高的组装良率了。

然而前几代 iPhone 由于采用的是全金属 unibody 机身,不存在所谓的边框,所以是用塑料分割金属机身来作为天线的。

当时为什么要这么设计呢?

其中一个原因是,乔纳森当时正带着设计团队专心研究 unibody 工艺的设计方法,以图追求一个比 iPhone 5s 一体化程度更高的设计。弧面一体化的设计不仅让手机看上去比实际更薄,也充分展示出了这项工艺的精致感。

但是,这种设计却让天线的调教变得更困难了。

当然,平直边框的设计不仅仅有技术的原因,也有设计意象上的追求。iPhone 的设计理念里有两大核心意象,一个是前面提过的⎡无边泳池⎦,还有一个更为核心的意象:

⎡黑石⎦

⎡黑石⎦是 1968 年上映的著名科幻电影《2001 太空漫游》中一个神秘的长方体,无论人类用多么高精度的仪器去测量它,它的长宽高都是严格的 1:4:9,通体完全无缝,表面绝对平整。《三体》中⎡水滴⎦的设定就受到了这块著名⎡黑石⎦的启发。

而乔纳森把「黑石」这个意象映射到 iPhone 上,具体的呈现就是追求极度简洁、高度一体化,以及尽可能高的制造精度。这一点在本应作为初代 iPhone 发布的 iPhone 4 身上就已经充分展现了,只是碍于当时的加工技术和成本,只能做到 iPhone 4 那个状态。三年后的 5s 显然就精致多了。

在全面屏的时代重新采用平直边框的设计,可以进一步弱化⎡界面⎦和⎡外部⎦之间的⎡边界⎦的实体感,在视觉和交互上都更进一步地突出屏幕这一个虚拟世界的⎡信息水面⎦。这种进一步把 iPhone 抽象化、几何化的做法,使得 iPhone 越来越接近⎡黑石⎦这个意象的完整形态。

对比同样是平直边框设计的四代和五代,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iPhone 12 没有了边框和屏幕间的台阶,也不再有边缘的 C角,连屏幕支架的围边也被取消,整个支架彻底收缩(得益于超瓷晶玻璃面板)到屏幕背面,变成了平面到平面、边缘到边缘的关系,整个产品的⎡工具感⎦被削弱得非常厉害,更接近一块纯粹的几何体。与屏幕这块水面相对应的,是 iPhone 作为⎡容器⎦的属性。在「容器」的逻辑中,iPhone 的全面屏就一定是四边四角等宽的,它所追求的是内容与容器的一致性,而不是偏执的屏占比。

在我看来,6 以前的 iPhone 是明确的⎡工具⎦,设计上主要探讨对⎡壳⎦的定义,从 6 开始逐渐转向对⎡容器⎦的探讨,以 2.5D 玻璃来呈现⎡信息水面⎦的张力,到了 iPhone X 则以全面屏的姿态彻底转向⎡容器⎦这个角色,而 iPhone 12 则是⎡容器⎦这个形态的完成体。在 AR 时代真正来临之前,iPhone 不会再有其他的新形态了。

说到全面屏,一定很多人会吐槽说:都已经 2020 年了,怎么还有刘海?

刘海当然可以拿掉,但不是现在。

我之前的文章里谈到过,Face ID 代表的是机器的视觉认知能力,它和 U1 芯片搭配在一块,可以实现设备与人、设备与设备之间的互相感知。这是未来多设备本地协同的最大前提。小米前段时间对外介绍的 UWB 技术方案,也是冲着这个目标去的。

然而 Face ID 内的诸多光学组件是无法轻易缩小的,要保证基本可用的能力,就得有这个体积。

可 Face ID 什么时候才能拿掉呢?

当人与设备间交互的重心不再是屏幕,人不再需要频繁操作手机的时候,Face ID就可以消失了。到时候,手机也不再是今天这副样子。

说远了,说回来,说说本次iPhone最重要的新特性之一:MagSafe

MagSafe 其实不是什么新东西,它就是原先 MacBook 上的磁吸触点充电。因为触点结构先天存在金属疲劳和氧化的问题,苹果后来放弃了这个方案。但这次把它复活回来,改造成了一套磁吸无线充电的体系。作为极力推进无线化最大的一家厂商,我们可以预见,iPhone 上的 lightning 接口不会换成 type-C 了,而是由未来更高功率的 MagSafe 来取代。

更有意思的是,他们还在发布会上特意介绍了贝尔金的配套新产品,呵呵,这就好玩了!

这套东西即没有实体接口的限制,也无需精准操作。很显然,在新 iPhone 的销售刺激下,马上就会有大量第三方厂商纷纷加入这个新市场,迅速组成 MagSafe 的生态圈。

用户用着方便,配件商可以赚钱,苹果还能卖授权认证。

这一来增加了产业和用户对苹果的粘性,还在一片饱和的手机市场里,借着生态的力量凭空造出一个全新的盈利空间!简直不要太开心!

而且由于磁吸对位无需精准操作,对于那些手部活动有障碍的人来说,也是一个颇有人文关怀的细节。

接下来说说饱受争议的「不送充电头事件」

这件事其实和设计没有多大关系,但我自己作为企业的经营者,在经营和环保这两个角度上是有一些个人的看法的。

先说经营。大家要先清楚地认识到一件事,只要你花钱买了东西,无论厂家用什么说辞,到你手里的东西没有一件是送给你的。哪怕是一张最便宜的保护膜、一条最短的数据线、一张你从来不看的说明书,这一切都是商品的成本,最终都会体现在价格上。

对于企业来说,只要成本压缩的后果是可控的,那么就可以压缩。

不论是苹果、华为、OV 还是小米、三星,大家面对的都是同一个趋近于饱和的市场。这就存在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每个人手上都有不止一个充电头。尤其是 iPhone 的老用户,手上五六个插头很常见。换言之,苹果的这个举动,最差的结果就是被大家网上骂一顿,回头该用的接着用,该买的还是接着买。

这个程度的后果,苹果是可以接受的。那么从策略上来说,这个成本就处在「可以被削减」的备选项里。但他还需要一个「必须削减」的因素,来推动这件事。

那就是 5G 和超瓷晶玻璃面板。

这两项技术会带来的成本上涨是显而易见的,而价格策略又不允许 iPhone 涨价,那么就必须从别的地方缩减成本。

不配充电头可以砍掉新增的生产成本,减少物料种类;由此带来包装体积的缩小,又能增加单个货柜的运载总量,提升运载效率,减少运输成本。这一看似简单的举动可以同时缩减开销,给新技术的成本让路,又能提升物料的流转效率。库克果然是供应链顶级专家!

发布会上,他们特意强调了iPhone12 即是全频段 5G 手机,又没有涨价。这就可见,他们确实在成本控制上动了不少心思。

尽管网上骂的人很多,但真实的市场反应无数次地证明了,会买的客群不会因为少个这个而不买,不会买的客群也不会因为多个这个就去买。

用一个可控的「牺牲」和「槽点」换来「升级不加价」的结果,从公司运作和供应链管理的角度来看是没毛病的,顺便还带动了配件生态的发展,这波取舍是很划算的。

再来说说环保

大多数人对环保的看法通常都是「节能减排」,但其实在现代人类社会中,是存在两套并行的环保逻辑的。

一种是以减少使用量和控制消费行为的方式,来减少能源消耗,通常还伴有资源回收再利用这一类措施。

另一种则是根据经济发展情况,人为地规定一个碳排放总量。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各自的碳排放指标,如果你经济发展得好,但指标不够用,就可以从欠发达地区手里购买指标。

第一种方式的目的在于减少能源消耗,而第二种则是通过类似计划经济的调控方式,尽可能地促进市场经济的发展。如果只是纯粹的缩减能耗,是不利于经济发展的,所以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除了节能减排以外,也都在同时执行第二种做法。如果企业可以通过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甚至生产能源的方式,抵消掉自己生产所造成的的碳排放,那就可以称之为碳中和。

比如苹果在国内的门店是不用交电费的,因为他们在中国投资建设了大量太阳能和风能发电场,这些电是并入国家电网的。这就是典型的碳中和行为。

实际上,我们国内的企业也都在参与碳中和行动,像京东方、比亚迪、富士康等大型制造企业都在苹果的清洁能源供应商列表里。即便你只是在蚂蚁森林里种棵树,也是参与了碳中和行动的。

环保问题真正的矛盾在于,我国的碳排放指标与西方国家相比,是不公平的。希望科技媒体们也能关注一下这方面的事情。

说完能耗,就顺带说说缺席的 120Hz

⎡我可以不用,但你不能没有⎦这是一种很畸形的消费观。

苹果一向很注重功能和应用场景的关系。

比如这次 iPhone 搭载了 LiDAR,除了作为 AR 的前戏外,应用场景是很清晰的,一个是空间感知辅助低光对焦,一个是实时建模辅助空间设计。

目前果系的所有产品中,只有 iPad Pro和 Apple Pencil 支持 120Hz 刷新,应用场景非常直观,就是写字和画画。然而 iPhone 搭载 120Hz 的场景在哪里呢?仅仅只是让你飞速地滚动页面吗?这显然不够。会是支持 Apple Pencil 吗?但有多少人会在 iPhone 上写字画画呢?会是杜比视界和 120Hz 的组合吗?可 120帧的片源从哪儿来呢?

它所带来的能耗激增以及应用场景的模糊不清,都决定了它的优先级不会高。反正硬件是支持的,回头等这两个问题有解决方案了,软件 OTA 一升级 120Hz 就有了。

又说远了,我们说说这代 iPhone 另一个重要的新特性吧:Apple ProRAW

根据官方的介绍,这个完全基于计算摄影而来的新格式,不仅包含图像的原始数据,也包含了经过 DeepFusion 和 SmartHDR 处理后的计算数据。这就意味着,开发者和创作者可以通过这个新的格式,获得更高的后期自由度,以及苹果官方 Ai 算法的加成。我预感,这个东西会给各类影像 APP 提供一个新的增长点。

尤其这次 iPhone 还丧心病狂地搭载了影视行业的杜比视界 HDR 视频格式,色彩、画质和宽容度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这两个东西组合在一起,不得不说,在安卓阵营这几年的追赶下,苹果在影像系统上依然保持着相当大的领先。

而这一切新特性,很显然是得益于它的三摄系统。

在之前的文章里我说过,三颗镜头同步做实时图像融合,设计成等边三角形的布局是数理逻辑上的最优解。

这一代 iPhone 没有改这个布局,说明这是一件⎡验证过的正确的事情⎦。乔纳森多年前公开说过,一个设计一旦验证清楚后,就不应该轻易改动。这一逻辑在 iPhone 6 到 iPhone 11 的设计上,已经得到了充分体现。

这一次 iPhone 的造型变化,有对 5G 天线设计的验证。结合此前刘海和摄像头的验证完毕,这三个影响造型最大的因素都已经基本定型了。所以我们可以预测 iPhone 12 的造型至少将延续 5 年以上,直到下一个时代的来临。

最后回到开头那个挤牙膏的问题,我讲一点自己的看法吧:

事实上,整个手机行业在好几年前就进入了创新的瓶颈期。结果就是大家都能看到的,几乎所有厂商都在摄像头和 CMF 上猛搞各种军备竞赛,就快要演变成内卷战争了。然而应对内卷最好的方式,不是继续在里面一起卷下去,而是积极寻找新的市场。李楠的怒喵科技做的产品就是类似的思路。从细分市场做切入,还是有不少机会的。

大家要知道,创新的前提,要么是技术和工程的进步,要么是商业形态的突破。技术、设计和商业三者,是可以互相促进的。超瓷晶玻璃、Apple ProRAW、Magsafe 都属于在成熟技术的基础上继续精进,这些东西促进产业和生态发展后,创新自然就会冒出来。

从 App Store 诞生开始,苹果干的事情就是制造更好用的创作工具,鼓励使用者和开发者去创作。他们追求的创新,并不是换个造型、更炫的颜色、能动的摄像头或者搞个 IP 联名这一类事情;而是通过打造更好用的工具,鼓励人们去创作。只要创作者们赚到钱了,苹果自然就可以在产品销售之外,通过认证、服务、合作、分成等各种方式获得新的收入。这样既提升了厂商和用户对品牌的粘性,培养出越来越生机蓬勃的生态,又可以获得新的利润增长空间。

这种环环推进的创新,把时间轴拉长了看,是可怕也可敬的。

不过呢,我们国内的厂商近些年也赚到了一些钱,逐渐有资本去做一些新技术研发和产业投资了。不少跨国企业里,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设计师(并不是华裔哦)在主导产品的设计。

这些都是很好的信号。

🎥 点击这里播放相关视频

篇幅有限,难免会有所疏漏,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留言补充或展开讨论。

隐秘的经典!苹果官方飞机盒设计推演!设以观复 vol.8

🎥 点击封面播放视频

这条视频分析的是 AirPods Pro 官方快递盒的设计,特意分享给近期新关注我的同学们。

本来这是我今年 3 月份那条开箱视频中的片段,但因为放在最末,很多同学当时并没有看到。视频反馈显示,这段推演和讲解是大家最喜欢的段落之一。正好今天和同事聊起这款飞机盒的设计细节,于是特意把这段单独拆出来,给还没看过的同学们看看。

如果你之前看过,也可以复习一下,这款飞机盒的设计非常经典!值得收藏!

完整版开箱视频:BV1NE411g777

二战后有哪些让人叹为观止的设计经典?

特邀文章:🔗本文由品牌邀请撰写

20 世纪前半段,人类遭受了历史上罕见的浩劫——两次世界大战。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战争期间的技术进步,竟然在战后催生了许多令人叹为观止的设计经典。但这些经典背后的故事,却鲜有人知。比如二战后依靠工业设计快速发展起来,拥有百年历史且影响往后设计史的品牌博朗。

01-博朗兄弟

二战过后,民众对社会的高效复兴充满了期许,信奉秩序和效率,工业由此进入快速增长期。其中,塑料、金属、胶合板等新材料、新工艺以自身的特点和工程限制,形成了一套新的造型语言。这些工业造型手段和对效率的信念一起,让极简主义审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在不断的实践中,有人总结出了对全世界往后几十年影响深远的「Less but Better」和「设计十诫」,作为了战后重建的设计指导。他就是德国工业设计泰斗,博朗品牌首席设计师——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

02-迪特拉姆斯在思考

图片来源于:迪特拉姆斯纪录片——设计思考中的 Dieter Rams

03-DieterRams-BW

图片来源于:迪特拉姆斯纪录片

在 Rams 看来,好的产品是用来服务的,而不是跳到前面来证明自己的存在。这诞生自七十年前的设计理念,即使放在花花绿绿的今天,也是富有远见的。

 

破旧立新的颠覆性设计

战后的经济复苏,是由一个个充满了冒险精神的故事所组成的。作为战后时代精神的设计代表、工业设计史上重要的里程碑,博朗和 Rams 都是这组故事里浓墨重彩的一大章节。博朗当时推出了许多革新性的产品,至今仍是设计教科书中如灯塔般的存在。

  • 多次创新蜕变的收音机/唱片机

不夸张地说,二战带动了世界无线电广播事业的发展。当时的收音机继承了战时的产品设计,外形及尺寸如同行李箱般,且充满了「抗打耐摔」的气息。我们可以看到,20 世纪 50 年代大部分的收音机是长这样的:

04-箱式收音机

图片来源于网络

然而,博朗 SK2 收音机则打破了笨重的箱式收音机的设计范式,用白色的塑料构建出了充满秩序、理性、并富有亲和力的新时代标杆。

05-博朗 SK2

博朗 SK2 1955年 ;呈现出理性纯粹的视觉特质

在 50 年代,唱片机和收音机一般还会被当做家具来设计,用木材制作而成,又大又重,面前甚至会铺上一张地毯,摆上两张沙发,宛如旧时代的壁炉。

06-家具式收音机

图片来源于迪特拉姆斯纪录片

而博朗 SK4 则做出了更激进前卫的尝试。

在设计阶段,博朗就有意地偏离家具这个路线,让收音机或者唱片机从「家具」中解放出来,独立成更纯粹的「产品」。

07-博朗 SK4

SK4 1956年 树立博朗全新设计语言的起点

当时的德国正处于经济复兴的高速期,金属加工厂遍地开花,有机玻璃也刚登上历史舞台。而 Rams 以惊人超前的眼光,建议博朗兄弟大胆采用有机玻璃,搭配白漆面金属板来设计。它让人们第一次能够透过有机玻璃罩,看到整个井然有序的控制界面。理性作为德国人的精神特质,在此彻底改变了收音机的历史走向。

博朗的设计理念因产品大获成功而倍受世界认可,也成为了众多设计师的灯塔。

比如之后的博朗 T3 收音机,设计上非常超前,不再是披着装甲的造型,小巧干净,看起来就像是当代电子产品。即便眼下影响力最大的 Apple 的 CDO,Jonathan Ive 爵士,也把 Rams 奉作其设计生涯的精神导师。

08-t3+ipod

博朗 T3 和 初代 iPod

19 世纪,德意志在统一前,德国人自嘲说:英国拥有海洋,法国拥有陆地,而德国只有「思想的天空」[1]。在特殊年代,战争机器将人们的意识形态统一为一种声音——除了设计,成为二战后可以呼吸自由空气的窗口。

人们在谈论设计时,可以更专注在人和物的关系上,不用谈论立场,很纯粹。Rams 与博朗在收音机设计语言中所述说的,正是战后对效率和品质的追求。极简主义逐渐成为了对抗旧世界繁复设计的武器,和新时代的精神象征。

  • 简洁吸睛的计算器

再拿便携计算器来说吧。20 世纪 80 年代,多数计算器又方又笨,密集且复杂的按键布局,往往容易造成不良甚至错误的操作。

Rams 开启了一种富于创造性的设计思维:即,将色彩策略运用到工业设计中。

这种设计上的巧思,可以回溯到同时代的艺术思潮上。如一战前后的荷兰风格派和俄国画家马列维奇的至上主义画派,它们追求线条、块面、色彩等的极简主义,即「将复杂的世界提炼至纯净」,最终精炼为一种新奇而惊人的视觉美感。

09-马列维奇

图片来源于网络:至上主义画派马列维奇作品

二战后,这种纯色且克制的色彩运用,在 Rams 为博朗创造的配色方案中得以重现。对 Rams 而言,「色彩即是功能,同时也是整体外观的最高美学组成部分」。如 ET66 计算器,精简了干扰注意力的东西,根据视觉引导进行功能分区,从结构上制定色彩策略,让便携计算器呈现出了真正简洁易用的新形象。

10-ET66

博朗 ET66

而后,这款经典的 ET66 几乎成为了至今为止绝大多数计算器的设计模板,无论样式怎么变换,都没能走出 ET66 设计理念的影子。

  • 自我革新的剃须刀

同历史发展起来并进行不断改进创新的,还有博朗剃须刀。基于对大量人体工学数据的研究得出的曲线造型,可称为一场自我的突破和革新。

它不只是服务于视觉的「流线型」设计,更是为了提供良好握持体验所构建的一套功能与审美相得益彰的设计方法论的真实呈现。

11-博朗早期剃须刀

左起:1958: S60 1962: Sixtant SM31 1982: Micron Plus Universal

博朗早期的剃须刀,把电源开关设计在了侧面。

随着对用户使用体验的观察和研究,博朗率先革新了这种布局,将按钮移至剃须刀正面。在人机工学曲线的配合下,当用户用最舒服的手势握着它时,拇指就会自然地搭在电源开关上。且移动剃须刀刮胡子时,不需要刻意调整角度,因为多列浮动刀头会自己适配你的脸型,仿佛一辆全地形越野车般适配自如。

12-博朗 9 系

Braun Series 9

汉斯·古格洛特说:「工业设计师的贡献在于提高一件物品的使用价值,并特别地关注协调、设计能力以及人机关系。」正如他们在设计 ET66 时想的一样,通过形状、色彩、材质引导用户,用最简单的使用方式,让用户直接体验到科技带来的便捷。

博朗这一系列产品,就是在不断的自我革新中探寻产品的内核,才广受认可成为了经典。

 

以好的设计品质对抗消费主义

在极简主义设计应运而生的同时,战后经济复苏的过程中催生了另一个派系:消费主义。

为了刺激经济发展,消费主义通过「计划废止」生产大量在一定时间内必然会报废的商品,或者通过宣传「流行趋势」来人为地制造出「过时」的焦虑,大大增加产品的销量和生产需求。而这种方式影响了当今绝大多数公司的商业策略,也直接影响到了大家对产品设计决策的判断。

  • 故事讲多了都是毒

迪特拉姆斯的纪录片中,Rams 看到那类新颖但过分迎合的形式主义的沙发时,直接表达出了自己的不满。他认为这样的设计是在浪费资源,而消费者也在消费主义的鼓吹下,被各种故事和概念牵着走。我们本可以用这些资源做更多真正好的、被人们需要的东西,因为设计一个完整可持续的生存环境,是最重要的。

13-纪录片-01

14-纪录片-02

图片来源于迪特拉姆斯纪录片[2]

人们需要的不是「More and More」,而是「Less but Better」。

  • 实验做多了才可信

印象中的日耳曼人总是不苟一笑,其实不然。博朗的设计师和工程师们,曾经组织过一个非常有趣的剃须比赛——跳伞剃须。对,「万米高空,谁先剃完胡须谁先打开降落伞」。

15-跳伞剃须 1

你以为他们玩的是心跳,其实比的是剃须效率。当跳伞运动员落地后,博朗工程师便迅速请他们回到实验室中,在精密仪器下观察胡茬的留存长度。

这个危险实验的背后,其实是基于挑战者和科研人员对博朗产品的信任,和博朗剃须刀的可靠性能。它经过一系列科学严谨的实验测试:高清仪器研究面部胡须分布,并在一定极限时间内对剃须刀进行反复的剃须实验,保证剃须刀能在极短时间内高效干净地完成剃须。

16-跳伞剃须 2

外在的不苟一笑,其实是内在的严谨精细。

17-爆炸图

因为,消费者不一定会关心一把剃刀的内部构造,但设计者心中很清楚,怎样设计能使产品更高效且坚固耐用。这是一个从功能到设计的全方位的整体性思考,也是「Better」。

经典持久的设计,最终都会被消费者认可。

 

「Better」的设计会被时代记住

二战后的初期,人们顾不上其他,以快速恢复经济为首要,制造大量的消费品,不断地生产与销售。伴随着战后婴儿潮的出现,产品需求更是激增,每个阶段都能有相对应的产品出现,以至于这个增长一直持续了五十多年。

而消费主义是一剂吗啡,对战后初期的世界而言,虽是止疼灵药,但对于今天而言,是对有限资源的浪费,是饱和过量的。人们被填满和蒙蔽,渐渐失去了辨别「Better」和经典的能力。

18-e-waste

图片来源于网络:消费主义造成的巨大浪费

人类的历史本身也是一部器物的历史,它们所反映的,恰恰是时代的气质。无论怎么理解这个时代,能够在下一个时代被铭记和歌颂的,一定不是消费主义那些变换花样的「新东西」,而是被时间证明的经典「好东西」。

19-Braun

在时间的洪流中,往往只有那些看得更远、不断自我革新超越,真诚友好又可靠的产品,才会引领时代,并被带往下个时代,成为经典。

 

参考文献:
[1] 孟钟捷.近代以来德国国家形象的演变.[J].上图讲座,2016-7(154)
[2]《Rams》迪特.拉姆斯2018纪录片(附中文字幕) AV38191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