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有腊八

暖倦

上周日和烨去她大幺幺(湖北话,既大姑姑)家里,一整个下午的时间都是在草地上和各种大狗小狗们疯玩度过的。回来的路上,她累得睡着了,嘴角有浅浅的微笑,在夕阳的光线下,分外美好。

今天是寒冬里的腊八节,按传统来说,是要吃腊八粥的,但我是今天早上到了公司才想起来这事儿。然而巧合的是,昨晚睡前我们煲了一小煲血糯米淮山粥做早餐,虽然配料没有腊八粥那么丰富,但是还有苹果香蕉和小黄瓜,这么丰盛的早餐,也算是吃了粥过了节吧。嘿嘿。这腊八节一到,年味儿才真正开始聚拢起来。

今天还是我阿嫲(广东话,既奶奶)的牛一(还是广东话,既生日)啊,晚上回去和烨一起给她老人家打个电话!今晚家里一定很热闹,三个姑姑和姑丈们都会在,一大家人围在桌边哈哈大笑,说着我小时候的糗事,还有远在厦门和北京的表妹表弟,他们也是被调侃的对象。早上妈妈还在昆明给我打电话提醒我今天是阿嫲的牛一,我说我肯定记得的啦。我从小就是阿嫲带大的,比家里任何人都更亲,每次回家,姑姑们都会笑话我,因为吃饭时我一定要坐在阿嫲的旁边,只要有我在,这就是铁打不动的我的“专座”!

明天烨要去广州出差。原本就是每个星期都要去一天中大找各种配饰和辅料,这次是她们公司参加面料展,要两天,所以要在那边睡一晚,晚上还会有晚会,她还得表演。本来就非常忙碌的她,现在还要压紧进度,真担心她本来就阴虚的身体。这也是昨晚煲粥的原因,血糯米淮山粥是养胃的。希望她这次出差一切顺利,平平安安,开开心心地回来。

好啦!够钟下班去她公司接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