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自媒体的便利

上午和 OPPO 的两位操刀新产品的设计师聊了一个多小时,一个是 Find 系列的设计负责人,一个是 Find X5 的设计师,了解了很多尚未经公关、媒体加工过的原味信息。继以媒体身份逛设计展被热情接待后,又一次感受到了自媒体这个额外的身份给我带来的好处与便利。

人和人之间面对面的交流永远是最优的沟通方式。公关给什么材料,也不及和设计师本人聊一个小时的十分之一。即便社恐如我,和同行聊自己的工作过程与心得,也不会觉得坐立难安,细节的沟通也更加自然和容易理解。

工作、学习和业余爱好之间互相流动,这种感觉很舒服。

保持自留地的湿润

“输出”和“分享”是两类行为。前者有着明确的目的性,是带着对回应和回报的期望所做的行为;后者更多是自发的、不自觉的、愉悦的冲动。

然而社交媒体的发达让“人人都是自媒体”这件事变得些许魔怔,仿佛机会遍地都是,总得抓紧一切表达的机会说点什么,来展示自己的“商业价值”。反而,这样很容易被自己设定的标签所束缚、绑架、变异,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残缺的人。

在如今的科技语境下,智能、算法、新技术都在逐步释放人的创造力,从曾经的琐碎和复杂中解脱,大大降低了创作门槛。但基于贪嗔痴的商业模式,却牢牢锁住了这一大批创造力,让“输出”与“分享”的界限愈发模糊,人人都只是系统中的一颗齿。

这有对错吗?其实没有。

因为贪嗔痴的是人,商业只是放大了人的欲望。

看上去好像,在今天要做一个“大写的人”要付出更多来对抗商业和资本,但其实,在任何时代里,要不被时代的局限性束缚都得承受同样的痛苦。今人之所以觉得早前的时代更美好,无非是因为今人非前人。

在我看来,对抗这种时代局限性与算法绑架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保持“分享”,保持“湿”,拥有一块与他无关的自留地。

互联网会感到悲伤吗?

这几年自媒体发展得很快,业态也越来越像传统媒体行业,在许多人的心中似乎也逐步形成了一些思维惯性,典型的两个是:

你在网上写东西/拍视频不就是为了赚钱么?
你说这种话,一定是拿了XXX的钱吧?

无论是评论区的视角,还是网络中介的视角,但凡你不是一个小透明那就必然是自媒体。这个“自媒体”不是一种客观的身份,而是一个刻意制造出来的身份和职业,是意味着屁股和利益的渠道,是传统线下渠道的线上化。很显然,这不是人之常情。

一个自然的人,会有表达的需求,有与人交流的冲动,也会有希望通过表达来结识同好的愿望。如果公开写作/发视频/写网络日志这些正常的人类行为被默认地视为必然有“利益诉求”,那么,互联网可以去死了。

🎥 点解播放《流云的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