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特等奖与阿凡达的海洋

简要记录一下,最近几天的三件开心小事。

其一:年会中抽奖,被抽到特等奖。

我是真的完全不抱任何期待的,因为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毕业以来的十几年,我一向都没有抽奖运。甚至在我言中同桌同事「你染了红头发,必定鸿运当头,下一个就是你了」之后,我作为抽奖人在箱子里摸出了她的名字时,我依然觉得今晚抽奖与我无关。

我倒是蛮喜欢这个红包封面的。

特等奖:¥3800 现金

其二:年会下半场的 KTV 里,被两个男同事用近乎表白的方式夸了半个小时,觉得很安慰。

我的 2022 年过得很难受:一方面是绝大部分时间脱离了设计师的本职工作,一手伸到产品端,一手伸到项目端,事情做得非常不顺手,还得处理很多鸡零狗碎的事情,极其没有成就感;一方面是确实在动摇,在思考自己接下来的几年应该怎么做,处于新一轮的自我怀疑和抉择之中。

天恩和我说,全公司他最敬仰我,认为只要我认为这个设计好,那么就一定是好的。他说欣赏我对设计的理念和追求,以及执行过程中的理性与坚持;更说我应该属于世界舞台,如果资源给够,一定是世界顶级的一流设计师。他作为软件部门的老大,甚至经常和同部门的同事表达对我的敬仰。

而莫则和我说,他很开心跟我搭档,因为他知道我一定始终在看着前面,在产品和设计上追求更好,所以他才乐意主动揽下各种项目的杂事。一个抬头看路,一个低头走路,他说我们是最佳搭档。

在今年工作的一切不顺利中,这两个人的酒后真言,给了我很多安慰。

其三:一家三口一起看了《阿凡达:水之道》

2010 年初,我和筱烨刚在一起没多久,一起看了《阿凡达》。当时震撼了我俩许久,时不时还会提起。

13 年后,我们周末带着小柒一起,一家人看了纳威人一家六人的故事。

要说故事,确实是俗套,但是这不重要。即便是第一部的《阿凡达》,也并不是故事见长的电影。它仿佛是卡梅隆带着摄制组去了潘多拉星球拍的一部纪录片,不止是做得像,更是创造了一个真实的世界。

还有一个感受是,我发现自己没有十三年前看第一部时那般愤怒了。一来是自己年纪增长,见多了,人就逐渐平和了;二来是电影把视野拉出了森林,来到了海洋生态圈,让我看到了这个美丽星球的丰富与完整,而且有着完全不同于人类的智能与社会形态,看到了一颗星球生态圈的坚韧和力量,所以不再有看第一部时的那种压迫感。所以,当小柒说出「人类好卑鄙啊」时,我才没像以前一样愤怒,而是提醒他「所以我们要做好人」。

筱烨在手帐里画的插画

上了二十几年网哪里还在乎这个啊汗

保存一段话:

我是无所谓的,但新视频在B站相继上了首页和热门后,观众们已经不止一个人来慰问我了,非常感谢!

其实没什么,你的训练只能自己完成,默默训练也行,发出来分享也行,都可以的其实。只是分享出来的训练可以获得更多负反馈,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大量截然不同的思路,你按照那些反对意见的思路跑一边演算,就能知道自己的推演有多少正确和错误了。

所以我常说,设计师应该多做分享,因为你举起火把之后,一定会吸引到更多的火光。

下面这句视频中的话是我特意送给大家共勉的:

“ 在这个不可避免地走向比特与原子融合的时代中,理解真实世界的复杂性并将这种复杂性保存在我们的身上,是我们在信息化浪潮中保持人性最重要的方式,也是我们在数字融合时代下成为「大写的人」最基本的前提。”

慎而独之,困而知之

妻子、孩子、父母,朋友、亲戚,老板、同事、供应商,以及所有「附近」的链接,都是一面面照向自己镜子。从他们身上会看到很多特质,有些喜欢,有些不喜欢。但每次与他人交汇,都会多看见一些自己的碎片,越向内观照,越知道自己是谁,越理解世界之大,越能体会到无常、孤独与温暖。

读剧本要写人物小传,看故事不纠结所谓三观,听音乐不沦为背景,聊天要放下自己聆听,都是为了确保不以对待 NPC 的态度去简化体会周遭的感受。复杂是世间常情,效率利工而削人性。

亿万斯年的演化有许多偶然推动的必然,其复杂之宏大,又是在简单的规则下以效率推动的结果。每一片雪花都是雪崩的因,但无辜与否只是人的判断,其结果只是一个事件,和另一个因。

慎而独之,困而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