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计划、试下与厕所

小柒最近一个月开始表现出对抽象概念的理解,我曾经以为这些都是三岁以后的事情,看来是我低估了人脑的发展速度。

一方面是对虚构事物的理解和表达。

此前他说的话一定有对应的物件,一只杯子、电视空调的遥控器、一辆玩具车,诸如此类,或者对疼痛和关心的反应,都是有具体对应的『实物』的,情感表达也有具体的对象,可能是自己,也可能是我、小叶或者外婆。

最近这个月开始自己虚拟出一些不存在的物品,比如『从墙上拿来一杯牛奶』或者『从门上摘下一颗草莓』这类,并且逻辑清晰地『走向』『拿取』『用手抓住/捏住』然后『走向某个人递给他』。但目前并不能区分不同物品的『体量感』,表现在于几乎所有东西都是用相似的手势拿着的。当我发现他有这样的表现之后,每次都会问他,『你拿给爸爸的是什么呀?』然后用对应的手势去接过来,比如手握杯子的手势,就和捏着草莓的手势就是不一样的。

他还会对这些『牛奶』『草莓』『香蕉』发表看法,告诉我好吃或者好香。

另一方面是,解决问题会采用『计划』或者说『策略』了。

比如当他把一个玩具扔到小型假山上面之后,我跟他说,你自己去把它捡回来吧,他会先尝试用手伸长去够,手够不着会踮脚,如果他实在够不着,就会尝试爬到假山的后面,在另外一个方向上,去拿卡在上面的玩具。然而最有意思的是,当他即使换了一个方向仍然拿不到东西的时候,就会尝试去旁边寻找棍子之类的东西,用棍子去把玩具桶下来或钩回来。

再有就是,当他把玩具车扔到了电视柜底下之后,会先趴下来看,如果他的手够不着,就会跑去阳台上拿撑衣竿,把东西挑出来。这个过程并不是条件反射般一气呵成的,而是中间会有停顿,他会做一些简单的思考,然后再采取行动。

这种思考不仅表现在他解决问题的小行为上,当我们或者小区里的阿姨问他一些问题的时候,他也会稍微想一下后,再做回答。尤其现在快两岁了,正在进入人生中的第一个叛逆期,他知道你希望他回答什么,但会故意说出一个正好相反的回答,然后哈哈大笑,一副奸计得逞的开心样儿。

比如以前问他漂不漂亮,帅不帅,乖不乖,他会说漂亮帅乖,但现在再问他相同的问题,他就会回答,不帅不漂亮不乖。再比如吃饭的时候,如果我们说说小柒吃不到这个,小柒不会吃这个,那么他就会扑过来,主动地要吃很多,然后特别开心。

再有另外一点就是,他希望自己自主解决问题的意愿,变得非常强烈。

这分两种情况:一种就是如果我正在做什么事情,他感兴趣的,就会凑过来,然后看着我说『让我试一下吧』;另一种情况就是他自己在做什么事情,但是做得并不好,我试图去帮助他的时候,他会说『不要,小柒来』。

但他并不是拒绝帮助的,如果他尝试了非常多次,仍然不能做好,他就会转向我寻求帮助,说『爸爸来吧』。大部分时候我都不会主动去帮他,而是让他自己去尝试,然后在旁边提醒一下,这样对吗?这样好吗?这样可以吗?他每一次尝试都会察觉到这里或者那里不太对劲,然后去改变。

不过他毕竟还太小了,有时候也会没有耐心,然后把玩具一推,不玩了;或者就干脆改变游戏的规则,完全不按照之前的方法来玩。

小柒今晚还第一次完成了一件很棒的事!

那就是当他想尿尿的时候,没有直接尿在客厅或房间的地上,而是一边说『小柒要尿尿了』一边走到厕所,对着厕所的下水口尿了一泡。

一来为了让小柒形成去厕所大小便的概念,二来天气越来越热,纸尿裤透气性不太好,所以最近给小柒换完片片都会让他光屁股晾一段时间。于是我们也借机告诉他『去厕所尿尿』的概念,只要他每次尿地上了,我们就会和他一起清理地面,并且告诉他下次应该去哪里。

这件事不仅需要他知道『去厕所』,还需要他能够憋住尿意超过十到三十秒,他今晚做到了!真的很棒!

我很开心,能亲眼看到他的这些成长。

小柒正在拥有越来越多的自我,这一点太棒了!

无需这么大

去年年初流行“普通青年、文艺青年和二逼青年”的时候,我和同事也拿客户小小地开了一把玩笑,基于一个地产广告朋友的点子,我在博客上发了这样三张图:

logo01

这是普通客户

logo02

这是文艺客户

logo03

这,是二逼

通常,第三种人会被设计师骂得很惨。当然,只是在心里骂。当一个客户不断要求把logo放大到一个不仅破坏审美、还对设计师的身心造成不可磨灭的恶劣影响时,他所放大的并不是一个图案,而是自我。我们常说品牌,可品牌是什么?一个漂亮的logo么?一个超越APPLE的优秀设计?还是消费者都像膜拜神一般地将门店围个水泄不通?许多品牌营销的书会告诉我们许多不同版本的答案和方法,然而我想谈的并不是如何做品牌,或者吐糟那些把logo做得巨大的客户们。希望自己身上光芒万丈的,不止客户。

难道我们这些设计师,不也一样把心中那个自己放得巨大么?

在知乎的一个问题中,我说过一个观点:国内设计师(仅谈我所处的工业设计)的水平其实并没有大家以为的或者是设计师自己以为的那么令人满意。不论是刚毕业的设计系学生,还是某些拥有多年经验的资深设计师,似乎都难以逃开这样一种对自我的放大式认知。在我们想要说服客户接受我们真心为其设想的美好设计时,往往换来一盆冷水,除了骂客户没品位以外,是不是也有一些事情被忽略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总在关注自己那些苦思冥想的努力需要被认可,而不是把自我隐藏起来去观测我们的产品、客户、受众,这时候做出来的设计其实和把logo不断放大是类似的。这并不是说设计师们不努力,或者水平太差,但似乎不论是在外行还是设计师自己看来,我们都很容易表露出一种从审美蔓延开来,一直到道德和哲学层面的优越感。

剑藏于鞘,不仅仅是种态度。

 

*注:已发表于微信公共平台【臻合(微信号:zhenheshili)】9月10日的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