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院回家啦

产后第六天:回家啦!

小叶的恢复状况很好,小柒也健健康康的,昨天跟陶医生确认过没有问题,于是安排好今天,回家啦!我一早就拎着早餐去房间找小叶和李姐,她们吃得差不多,我就去找护士办手续。

天啊,虽然流程已经很简化了,但是看到那一大堆单子还是很晕啊。尤其想到以后还有各种表格跟手续,唉,头好大……不过交钱的时候很爽,原本住院、手术、护理、高级病房等总共8000+多的费用,经医保报销后自费的金额只有1000出头。路过的正准备进院的孕妇问我费用时还问我是不是看错数字了😅 没错啦,确实就1000出头人民币啦。

幸亏没有临时改去别的医院,坚持在建安生。其实当时“魏则西事件”被曝出来时,我们确实有些动摇,要不要换一家医院。但是后来去我们家附近的深圳市人民医院龙华分院询问时,得到的答复却是“你没一直在我们这里做产检,哪怕是发动了我们也不收你”这样的话。前两天还看到李姐的朋友在蛇口医院拍的小视频,那个吵闹啊,不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都在走廊上大呼小叫的,别说是医院,光听声音说是菜市场都不过分!医生护士对产妇和家属都不是“说话”的,而是直接用“骂”来“交流”的!更过分的是,我们曾经觉得是“国字号保证”的深圳妇幼,竟然主动向家属要红包,不给红包的产妇就被扒光了衣服丢在开着空调的产房里不管,最后发着烧被推出来。

相比之下,建安的医生护士一个个都亲切友好,各种关怀照顾,想方设法给我们走医保报销,出院还有专车接送,虽说“莆田系”这事儿最近闹得厉害,但人家真下了心思来把科室做好,这确实是值得尊重和肯定的。况且我觉得凡事不能动辄贴标签,“莆田系”也不全是江湖游医,也有不想混在体制内的正规医生,国字号的大医院里也不全是负责任的良心大夫。

说到底,还是看人。

最近好几起医生被杀的案件,统统都是因为一些诸如“不想清创就包扎”这样荒谬的理由,简直就是变态好吗!连陶医生都跟我们说,她们几个医院开大会的时候都告诉她们医生,出诊的时候医德和技术很重要,但保全性命最要紧,一旦有什么事,赶紧跑。天啊!医患双方的神经已经紧到这个份儿上了,要解开这个结得多少年呀?

小柒出生了,以后跟医院打交道的机会肯定是不少,真是一件让人无比惆怅的事情。

今天小柒第一次躺在家里的床上,她的四个“姐姐”对她可好奇了,分别轮流过来看、过来闻。初次见面,场面还算有趣。

招财在外围迂回了好久,在小叶挥手示意下才慢慢靠近,闻了闻小柒,然后淡定地离开了。小咪一反胆小的常态,在蹭完我之后顺势靠近小柒,闻了一下,平静地走开了。最出乎我们意料的反而是一贯淡定的宝子,这家伙上前闻倒是很干脆,可搞笑的是她闻完后竟然“仓皇逃跑”,躲到电脑机箱后面去了。

小家伙今天倒是不吵不闹,不知道是不是知道回家了。一整天都没怎么闹,吃饱就睡,睡醒就自己东看看西看看。好不容易才抓拍到一张这么生动的表情。

因为小家伙,家里搞了一轮大扫除。雨后的阳光照进房间里来,感觉整个生活都update了!

不信任这片土地

最近因魏则西离世的消息而牵扯出的“百度之恶”、“莆田系医院”等各色各样的消息充满了网络,适逢夫人的预产期,这些事情让我们对于接生的医院很是犹豫。虽然早在做产检前就把深圳的所有医院都扫过一遍,综合条件、能力、服务和距离选择了建安医院,但最近涌出的各色言论让我们心里颇为忐忑。

然而这又不仅仅是避开民营医院就等于避开“莆田系”的事,一来民营医院不等于就是“莆田系”,二来虽然网上有文章指出建安属于莆田系某集团旗下,但这几个月的接触并没有什么不规范、假大空的迹象,三来以我自己在深圳几年来接触那些国立医院的经验来看,国字头并不是值得信任的标签,那年肩部骨折险些就被南山医院的无良医生拿刀切了。

过去自己独身一人时,觉得世事如此,人人皆有苦衷,能理解,也能忍忍就算。可现在眼看就要成为人父,也渐渐变得不想再包容这些明明丑恶却大有市场的扭曲价值观。人人都以“国情如此”来纵容自己做小恶,小有“键盘侠”,大有假医假药杀人掳掠,然而不论兴亡都苦的普通人呢,有谁无罪吗?

二十九年来第一次感受到这切身的无助和无望,而这份心情的源头,是那将要降临人间的天使。

之前曾在朋友圈里转发一条关于牛仔裤工厂的视频时我说:“设计中很关键的一点就是选择,能用污染更小的方式做出来的东西有没有必要用别的方式来博取眼球,某些价值感的彰显是不是只是一厢情愿,这些都是设计师在成长路上通过见闻和教训才能学会的东西。不了解工厂,设计也就只是画图;不理解工业,设计师也许就是帮凶。”我们今天的良知,也都是在过去无知时踏着别人的肩踩过来的。设计师再有良知,也躲不过标注了“恶”的空气与水。呵呵。

从前总觉得想要逃离这片土地是件很没骨气的事,也曾想过自己是不是能为改变这个国家做点什么,但现在,我确实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