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jiù jiù jiù~ ”

前天带他逛街的时候,特别兴奋,在衣服堆里走来走去,指着衣服就说“买~”。因为我问他,我们给妈妈买衣服好吗,然后他就在女装区不停地穿梭来穿梭去,看一件就说“买~”,把小叶逗得开心得不得了。

期间我指着一个圆形的警报器,告诉他“如果我们没有买就带出去,这个东西就会jiù jiù jiù 地叫哦”。然后他就一边“买买买”,一边指着他发现的每一个圆形警报器说“jiù jiù jiù ”。

小柒每次认识一个新的东西,都会看着我不停地问至少10到15遍,而我都会一次一次地告诉他,对,没错,就是这个。直到他觉得自己确实知道了。

然而这次让我感到吃惊的是,昨晚一家人在外吃完饭后,他在百货商场里自己指着一个棍型的警报器,看着我说“jiù jiù jiù ”。

这就厉害了!毕竟前一晚他所看到的是圆形的白色的,而这一个却是棍型的灰色的。他究竟是怎么理解和学会并举一反三的呢?

这不是个例。

他认识灯,但不限于家里的吊灯或者台灯,那些路边的造型各异的景观灯他也认识,哪怕是藏在围墙里的没有亮的灯,他也会指着说“灯~”;他认识卡车,但不限于某个尺寸颜色的卡车,而是各种“大车头+拖挂”的组合他都叫“卡~”;家里阳台上大大小小色彩花纹各异的花盆,他知道它们都叫“花peng~”。

还有很多例子,有些是我们教的,但大部分我们都只教过一两次,而更多时候是他自己日常观察和拓展的。

真的很神奇!

小柒究竟是怎样认识和理解这个世界的?在他眼里,这些东西“相同的部分”是什么,而他又是怎么发现或觉察的呢?

“大人们”在长大、受教育、社会的约束、文化的洗礼等等这些因素下,思维和观念逐步趋于统一和固化,然而孩子们在对世界一无所知的时候,仅凭着好奇,就自己摸索出了世界的样子,还能进行联想和自我拓展。

这是一种多么神奇的能力!

令我感到高兴的是,这似乎确实是与生俱来的。这一种感知“原型”的能力,感性地、未被方法论所干涉的“归纳”本能,是每一个人都曾经具有的。

我忽然理解了,那些艺术家们说的要用尽余生回到童年的意思,和意义。

炎炎夏夜里的一点碎碎念

刚才和夫人聊了很久,我觉得每次跟她在深夜聊天,都能获得启发。

有些观念,其实只要我们能够看见,就会发现这些东西非常的荒谬,它的来源也非常的无厘头。但是当你没有注意到它的时候,你并不会认为这是一个问题。比如老舍的文章里曾经写过,他以前觉得母婴用品店不应该存在,这种存在非常的可笑,然而,当他的夫人有了孩子之后,他忽然发现母婴用品店到处都是,并且非常感激。在我有孩子之前,我觉得走在深圳大马路上面的都是年轻人,然而当我有了孩子之后,我会发现大马路上到处都是孕妇。

这种情况,同样也发生在设计的过程中。当我还是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伙子的时候,许多问题我是看不见的,在我眼里,设计就是一个非常狭窄的东西。这个时候即使有前辈告诉我,指出我的一些问题,我仍然会觉得他们在苛求我。然而,当我自己逐渐在提升,接触到的事情、懂得的事情越来越多的时候,回过头去看看自己就会发现:“确实啊!”

可当我身在庐山中,是看不见全貌的。

尽管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告诫自己,要保持距离,要保持抽离,可还是会有很多时候不知不觉身陷其中、不明所以。每每这种时候,我都特别感激我的夫人,她总是会从旁指出我的问题,用我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方式。

我最近常常在反思自己。因为在我上大学之前我是一个非常紧绷、严肃、拘谨的人,在大学期间因为参加了话剧社,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打开了,特别的舒展,然而毕业之后离开了那样一个环境,在工作当中似乎又渐渐地开始拘谨了起来。

这种紧绷的状态,同样会在与父母之间的相处中产生一些很别扭的姿势。在我意识到自己个性缺陷的十多年来,我一直在与之抗争,可现在我需要找到一个方式,与它和解。我渴望这种和解,我需要它给我带来平静,让我从紧张和焦虑中解脱出来。

说实话,我非常感谢小柒来到我的生命里,这个小朋友教会了我许多事情。


#今晚遛狗回来时拍的照片,加了几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