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讪设计师 | 第五期 | 张九州

今天你随便打开一个购物网站,就能看到一批又一批新上市的智能硬件在众筹,而谈到智能硬件的工业设计,我们似乎总是会提到一个名字:

佳简几何

DSC_39481

这家2014年初才成立的设计公司,在深圳这样一个老手林立的地方,似乎并不算有什么特殊的优势,可就在这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已经从最初的3个人发展到现在的23个人。随着业内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关注度越来越高,这帮小鲜肉现在项目多得都得让客户排着队来,如果你还不知道这群正当红的新星们,就真是OUT出银河系了!

本期被搭讪的设计师正是佳简几何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张九州,一个成长于北方却因受达达乐队的触动来到南方的设计师。

他说“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是设计师最大的私心,你觉得呢?

作为一个成立才一年半的新公司,能在互联网和创客圈内引起如此大的关注,你是怎么看待你们自己的?

“努力得不像实力派。”

我们不是常规的设计公司,我们是一个完整的团队,里面住着一群有意思的设计师,大家聚在一起,做着可能会改变未来的事。

1111

这么短的时间内从3个人发展成23个人的团队,这个过程里出现过哪些问题?你们仨好基友是怎么分工的?

从3到23,这个过程里出现的问题就是多了一个2。大部分问题都是就地解决了,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我们仨目前都会亲自操刀项目,并参与评审公司里的每一个项目的设计方向。项目之外,我负责公司品牌规划及运营,魏民负责规划公司方向,经超负责团队管理与建设。当然,大部分都是我们仨先讨论,执行再细化到个人。

从零开始打造团队,你遇到过的最令你崩溃的事情是什么?

设计买卖——和客户砍价。

其实也不算崩溃,只是极个别现象。“因为你们是小团队,所以设计费不应该那么高。”

IMG_3831

怎么看待眼下火热的智能硬件潮?

智能硬件就是未来。

即使现在只做到了0.1,但往往就是这0.1就会改变未来的格局。

这就是智能硬件最好的时代,上到国家政策,下到媒体、资本关注,已经为智能硬件创造了非常好的机会和大环境。

大家都说智能硬件不走量,但我们的客户SENSORO就可以出货几十万,产品目前已经覆盖至全球的 48 个国家和地区。

0

目前你们在智能硬件这一块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接下来怎么打算?

更加专注,能够更好地配合智能硬件团队,定义并打造更出色的产品。

过去的项目中,有没有哪个设计的诞生让你觉得欣喜若狂过?

每一个设计都尽量让自己完全沉浸其中。不会以一个既定的概念去量化,先放空所有,再寻找新的出路。从一个想法,到一张草图,到初始模型,到赋予材质,再到页面呈现,每个阶段,都是让人心跳加速的过程。

为什么?能介绍一下当时的过程么?

从无到有的过程,本身就很让人兴奋。

那我们继续拿Sensoro举个栗子。当初就只是为了找到一个自然的形态,结果画了很多很多的圆,A3的大白纸铺在地上,然后筛选出自己心目中的感觉。

把草图的线条扫描出来,然后到模型里调节线条,0.1MM的细微差别都要计较,一定要还原到初始的感受。

手板验证阶段,主要针对材质进行了多次的对比处理,达到最初所预想的效果。

实物一定要比效果图漂亮,因为他不仅要有形体美感,还有真实的触感。步步推敲,层层递进,你的每一个细微的决定,都会影响产品最终的效果。心存忐忑,又满怀期待,这过程,本身就很享受。

004 006 007

有为哪个项目或设计感到伤心、失望过么?

你塑造了一个天使,客户让她脸先着路。你开始后悔,甚至懊恼。

不过这种情况也开始变得可控,我们现在帮助客户寻找一些后期的资源,也会帮助客户进行后期的量产跟进。这样,一个完美的方案,才能落地成一款完美的产品。

现在有一些设计公司开始模仿你们以设计换股权的方式来跟客户合作,能不能分享一下这 种合作方式最初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利弊如何?

不能说是模仿我们,对于设计换股,我们也只是处于尝试阶段。

这种合作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之上。也就是,共担风险,彼此缺一不可,才能促成深密的股权合作。

我们对于初次合作的团队,不会以换股权的模式进行合作。一定是双方合作过之后,彼此知根知底,再考虑合作的多种方式。

股权合作的好处是可以更清楚地了解彼此,实现双方资源共享与优化配置,也就更有利于项目的紧密配合与实施。遇到的问题是设计团队短期内得不到盈利,设计团队还需要其他的项目来确保公司正常运营。

这更像一种投资,退一步讲,如果不能全身而退,就别让自己深陷其中。

3034d58c5c165da74f8e4498660197f8 8a0018659143e2a7ca8c7d275ef57ba6

对其他想采用这类方式的设计师,有什么建议?

三思而后行,要谨慎的判断利弊关系,谨防空手套白狼。

有计划的进行合作,合理的分配设计换股的比例,在股份之外,一定要保证公司的正常运营。

如果当时没创业,会考虑进企业么?

当时没想太多,只是想把设计作为生活的一部分。

不太了解企业内部的设计部门,如果可以拥有一定的自由度,可以专注把设计执行地很完善,也未尝不可。

df9a0ece81fef54c9beb07361d437ce1 63634b773246c8af8cf84f440d0159eb

为什么?

不想把每天的工作都当成例行公事,在设计公司可以选择更多具有挑战性的项目,你可以在不同类型的项目中寻找到乐趣,并发现自己。

作为一名工业设计师,你觉得自己核心的价值在哪里?

寻找到产品的位置,处理好产品的关系。

作为一名产品设计师,不应仅仅盯着外观谈感受,讲线条,说材质。退一步,才能看清产品的本质,寻找到合适的位置。

从品牌的角度看待一款产品,从市场的角度解读定义,从消费者的角度发现问题,汇总一切,以创造性的方法解决问题。

作为一名联合创始人,你觉得自己与之前相比最大的变化和进步在哪里?

协调能力。

不只是做设计,而是学会处理生活中的问题。包括物与物,物与人,人与人。

9寸 黑白

给下一位设计师提个问题吧。

推荐一张最珍爱的音乐专辑或者一部电影,然后讲讲你们之间的故事~

本文也发布于微信订阅号『SUiTHiNK』及知乎专栏。

订阅号ID:suithinks | 与你从设计、人文聊到天文、地理

搭讪设计师 | 第三期 | 陆晏

这次被搭讪的设计师,是我非常钦佩的一位前辈。不论是人品、智商、设计还是身材,都很难挑出瑕疵来的这位大神,就是江湖人称“全能超人”的陆晏。本期我们聊到了设计的自学生产与设计的协调3D打印互联网硬件创业等话题。

2009-CP212009 | 老人手机 | CP21

晏哥原本学的是机械工程,据他自己说是在肇庆一家小型机械企业的宿舍里萌发了做设计师的梦,于是辞职回家闷头自学设计。十三年的设计师生涯,无数成功案例,幸亏当年转了行,不然真是业内一大损失。

虽然很遗憾之前没机会跟晏哥合作项目,但时不常遇到一些问题都会去请教他。晏哥最近超级超级忙,但还是抽出了宝贵的时间来参与,真的是非常非常感谢!

以下为本期采访正文:

您原本是机械工程专业毕业的,是什么促使您投身工业设计的呢?机械专业的知识在您十三年的设计生涯里产生了哪些影响?正反面都可以说一说。

我到目前对机构、结构的兴趣依然不比设计少,并不是因为所学专业,而是自小就喜欢。也对结构更敏感、自信。我父亲曾经是个钳工技师,他工作的车间是我小时候放学后最常去的地方之一,各种铁家伙从小就伴着我,让我对机构的好奇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而工业设计,自然也是因为喜欢,我还在小学时,上课开小差在书本上画画,都是画的电视机冰箱什么的,还没少让老师教育。

做设计,也算是种回归吧。

毕业后我在决定学学“设计”时,甚至都不知道工业设计、产品设计专业的存在。心底的一些渴望推着自己进入了这个新的行业。所谓的学“设计”,也仅仅只是学学软件,三个月闭门造车式的学习后,我带着自己的三个作品,找到了第一份设计工作。

2002-CONNOR_CDplayer02
2002 | 求职作品 | CD机

2002-NO002_BOX_1
2002 | 求职作品 | 电脑主机

2002-NO003_TELEPHONE_04
2002 | 求职作品 | 手机

大学所学的机械专业,是个宽泛的专业,学的都是基础得不能再基础的内容,没有什么特别高深的独门知识和绝技,可以说毕业即失业。但我对结构的喜好并没有因为从事设计职业而无用武之地,很幸运的,在我的工作中,结构与设计是一个结合体,我能惬意的在工作中同时用到两方面的“感觉”。

正面的方面,我可以更好的控制、规划我的设计作品,尽可能主动的做设计,避免因为“工艺”的条框限制设计的发挥,且在导入结构设计的时候,可以给予工程师更详细的结构构想,以最大的实现设计的想法。

反面,嗯,如果说这个问题问的是机械专业的背景对做工业设计有什么负面影响,我觉得没有。如果是说我个人作为产品设计师还欠缺的,就是我往往过于“理性”,缺少了点设计的激情和放纵。

2006-录音笔
2006 | 录音笔

刚才说到自学,能不能说说当时是怎么入手的,大致的学习过程能不能给想自学的人一个大概的介绍?

自学这东西,还真没太多可说的。当时从论坛里了解到一些设计的流程和需要用到的软件,给自己定了一些题目,就开始做,边摸索边做,边做边摸索。

前提是自己真的想学,有了这个前提,就好办了。现在的网络比那时候方便得多,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资讯,自学的过程能加速不少。我当时的求职,领导看的其实也不是我的“作品”,而是我的态度。

对于非设计专业的学生,例如工商、文史这样的年轻人,在自学这方面,您会给到的建议是…?

设计是个听起来、看起来很美的行业,特别是产品设计,概念形成到设计实施,直到最后的生产落地,都有各种因素制约。想要自学产品设计,首先是要很好地理解这个行业,她并不是艺术。

有了全局对行业的认知,剩下的就比较简单了,如今资讯获取方式很多,从设计理论知识到软件应用学习,都可以很容易的得到相应的信息。

那您平时会关注哪些类型的产品比较多呢?通常会关注产品的哪些要素?

各种产品都会关注,只要是漂亮的,功能好的。除了第一眼的外观,会关注产品的使用感受和品质、工艺细节。比如标签的设计,电池仓内的设计,这些普通消费者不太关注的地方可以看出一个产品设计时的用心程度,也是我评判一个产品是否优良的标准。

那您应该也会去研究它的机构和结构吧?

普通消费产品,机构也好结构也好,是服务于设计的,是基础,隐形的。我很倾佩巧妙的结构设计,倾佩设计这样产品的企业对“看不到”的地方的努力。这即反映了对细节的态度,也证明了开发实力。

2009-排队机 2009-排队机22009 | 排队机

那作为消费者的时候,设计师身份对您选购商品会有哪些影响呢?比如选购和比较的标准是什么,或者在您决定购买前,会主动了解哪些讯息?

上面说的那些也是我个人购买产品时的一些标准。设计师的身份没太大影响。前面说了我很理性,一般购物,一是考虑价格,二是考虑设计及外形,再就是功能。

大多数情况下是买性价比高的,大品牌的产品。也更倾向于购买基础款,也就是低端产品。一款产品的功能配置、设计,很多时候要考虑营销,而不是真实的使用,高端产品会存在一些过度的设计和无用的功能。

购买主要还是在网上搜寻资料:性能、价格,提高效率,比较起来也简单。

2009-B
2009 | 美的电磁炉

嗯,那您有没有一些有趣的“职业病”呢?比如我会把衣柜里的衣裤袜子按色彩、季节、材质来排列,您会有类似的习惯或怪癖吗?

你这个应该不是职业引起的吧?我可没有啊。

啊哈哈哈,那我换个例子,比如看到别人的手机会拿过来摸摸看看,或者看到个路过的车不自觉要说这线条如何如何之类的。

这个当然有了,不过没以前那么爱去评论了。清楚了一个产品背面的工作比表面的工作多。不过如果特别有损市容的产品,还是会忍不住的。

哈哈哈,有损市容的产品?

一个产品里面的工作比表面的多,如果表面上的设计做得不好,那自然值得怀疑里面的很多工作也不好。

就是您会从表面工作的完成度去推敲它背后工作是否做到位了,是么?

这是最简单的联想,我想很多人在不了解产品时,除了品牌,只能从外观上去评价一个产品的优劣了。

2012-心电 2012-心电22012 | 数字心电图机

嗯。那您这么多年工作经验里也和许多工厂打过交道,能不能谈谈这些接触当中国内制造业给您的印象?感觉他们处于一个怎样的水平和阶段?

遗憾的是我一直在设计公司,没有能进去一家大企业,没有感受过大企业的优良供应链是具体怎样的状况。

对于大多数中小企业,加工生产的确是一件极具挑战的任务:工厂虽然多,但配合一般,很多小厂技术实力、管理状况堪忧,大厂因为成本问题,又不能很好的服务于小型企业的产品开发。这是一个很矛盾的问题。且在设计阶段,设计和工厂间缺乏沟通桥梁,不能确保生产可行性。

2012-框架断路器 2012-框架断路器22012 | 框架断路器

与工厂沟通过程里配合协调遇到过哪些问题?最终怎么解决的?

目前国内中小型产品厂商普遍不太重视供应链的建设,多数是产品就要开始生产了再找厂家,通过一两次商务交谈来决定是否合作。产品的设计环节的可实现性把关全靠设计师和工程师,这样通常都会遇到生产的问题,要不就是产品妥协,依据各工厂的工艺能力修改,要不就是硬上,造成产品瑕疵。

目前的解决只能是尽可能在设计环节多些把关,减少不确定的风险点。运用“设计”的手法运用成熟稳定的工艺去营造良好的外观,特别是针对目前很多的初次涉及产品的创业企业,实体产品更需要稳中求胜。

您觉得眼下3D打印技术对设计、设计师以及制造业会产生哪些影响?

前阵子3D打印在智能硬件圈子里火过了,话题不断,现在趋于平静了,是该好好的将它用起来了。

目前的3D打印,有些价格已经足够低了,但易用性还不够,有不小的几率打印失败,操作、设置的细节也很讲究,一个需要伺候的“工具”很难称得上是好工具。大家都在期待3D打印在技术上的下一次突破:便宜、快、高精度的真正好用的设计、生产工具。

说了不好的,也说说好的,在两三年前,在自己公司里甚至家里,能三五个小时,最多一个晚上就出来一个相对标准的模型,是不敢想象的。而且机器体积小、运转过程整洁、对小环境影响小、成本低。手工打磨的高密度泡沫模型现在已经没有了市场,太慢,也不准确。只是3D打印毕竟是从电脑里模型加工出来的东西,缺少了手工打磨模型时的创造环节,少了点“设计”味道,更多的是“加工”感觉。

再说对于制造业,也绝对是个很好的工具,极大的缩短了一些验证环节。甚至一些测试用、试产或是小批量的产品,直接可以免除了高成本的开模制造或者是CNC模型方式,直接用3D打印实现。极大的拓展了设计和制造的想像空间。

2013-智能药箱
2013 | 智能药箱

对于时下火热的互联网硬件创业,您会采用什么样的标准来审视、评判这些团队以及他们所做的产品?

刚才有提到过一些,硬件创业,多数的团队精力还是在产品的内在,着眼在软件及数据上。对于实体产品,多数创业团队不太有经验。通过外部资源的方式提升这块的缺失,是通常的办法,目前观察,也都很有效。

传统的制造业企业有多个产品线,一类产品又有众多型号。投入在一款产品上的精力有限,重视程度也有限。而硬件创业团队,实体产品通常都很少,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一款,通过软件的迭代升级或者差异化来形成自己的产品更新或高低配产品。

这样带来的结果是“少而美”,有足够多的精力及资源投入到一款实体产品上。且因为做产品思路不同,为了让自己的产品能在互联网上卖场里占据一席之地,产品设计也是极其重要一环,大家都拼尽全力。所以我们看到的创业团队的产品往往更细致漂亮,更有话题,更能吸引大众眼球。

2014-分析仪
2014 | 分析仪

您如何看待“甲方审美差”这类的观点?

“甲方审美差”,这个,我不记得我有没有说过同样的话了,但类似的想法,我个人也是有过的。在国内因为关于“美”、“艺术”的基础教育缺失,以及经济发展水平所限,普遍的审“美”能力的确较低。我们身边粗陋的各种产品、网页、广告、甚至建筑比比皆是,很多时候也的确是“甲方审美差”造成的,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是“设计师差”造成的。

所以,如果这句话是设计师的抱怨,那就是设计师需要提升自己,能取得甲方的信任,做好设计,并说服甲方,这才是目前大环境下应该要做的。不然,会碰到很多的“审美差”的甲方。

对比现在和十年前,您觉得自己最大的进步是什么?

最大的进步或收获就是认识了更多的甲方们和乙方们,并将大家都变成了朋友。

 

本期采访内容就到这。

想对陆晏做更多了解的读者可以点击工业设计师 陆晏,看到他的另一些作品、介绍和概念阐述。

同时也向大家推荐一个聚合了大量一线工业设计大牛的微信公众号:设计疯人院(微信号:madider),院里本周末有设计师线下活动,详情请查看今天公众号内推送的设计疯人展 | 之上LOFT

能看到这里的读者,相信大多是设计师或确实对设计感兴趣的朋友,所以我想听听大家的反馈意见或者建议。给我留言,说出你:

  1. 感兴趣的话题;
  2. 对这三期的感受;
  3. 对采访话题的个人观点;
  4. 想向设计师提出的问题。

你的回音,会在未来的搭讪中体现出来。

本文也发布于微信订阅号『SUiTHiNK』及知乎专栏。

订阅号ID:suithinks | 与你从设计、人文聊到天文、地理

搭讪设计师 | 第二期 | 叶清波

由第二期开始,这个访谈项目正式更名为『搭讪设计师』。三年半前做这个项目的初衷,完全是一个很私人的想法,想看看同龄的设计师们都在做什么、想什么。为了尝试重启这个项目,前些天就先在我的微信公众号上抛出了三年前第一期的内容,大家的反应确实有鼓励到我,所以在上期文末所提到的想法也许真的可以试试看,摒除年纪的界限,做成设计师之间互相了解彼此工作、生活状态以及思想动向的一个小空间。

作为项目重启的第一篇,很有幸邀请到我个人也相当欣赏的 叶清波 先生。说来我与清波兄的相识也是颇为有趣的。早前在知乎上,经常看到他对于设计的一些观点和分析,认可和欣赏之余,也有一点点仰慕的心情在其中,但相交甚少。某次在一个设计师微信群里偶然相遇,发现我们竟曾先后效力于同一家公司,这才真正聊开来。所以也很感谢清波兄,愿意参与到这样一个项目中,来和大家分享他的一些经历和思考。

以下为本期采访正文:

苏:可以先简要地介绍一下自己和这些年陆续做过哪些事情么?

叶:我叫叶清波,1981年出生。

大学是学的工业设计,2004年大学毕业选择了一家工业设计公司实习、工作,在那里工作了2年多。工业设计公司有一个好处,囊括了从生活、民用、各行各业的专业设备产品、工业设备,甚至包括军品的设计项目。会让设计师保持跳跃性,这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另外我在这家公司的2年多刚好处于它的膨胀期,从60人左右发展到200多人,从单一的接受设计外包业务,到设计、结构、生产、咨询等完整的产业链的委托都能帮客户完成;并且成立了分公司和各种事业部。虽然我只是个负责设计项目的主管级设计师而已,但置身于其中、亲眼经历整个过程对我的影响很大。

之后,也就是2006年和好友兼同事创办了一家设计公司,主要做手机项目。

2008年底,被大学同学游说,参与到一家IT公司。这是一家电子商务平台型的公司,主要是海外业务。对我来说具有相当的挑战和诱惑,所以后来就全身心的投入了,至此,脱离设计行业。公司发展非常迅速,甚至超出我自己的预期,人员规模从50-60人膨胀到200多,年销售额也翻了几番。当然,过程也非常艰辛,到2013年时,我开始感觉到身体极其吃不消。团队建设经过几年的磨砺也趋近成熟,于是慢慢开始脱离日常业务管理,看书、遛狗、旅游,房子装修。

也正是因为装修买家具遇到颇多问题,才开始研究家具。之后也就有了自己做家具设计的想法。

苏:为什么会选择做木家具呢?父亲与祖父对你有多少影响?

叶:很多人可能选择木家具是觉得环保,很多品牌也以此作为噱头,还有更多人因为亲近朴实或者自然。

除了洞穴之外,我想人类的第一个避难之所肯定是木头的,虽然可能简陋至极。从人类这个群体上来说,木头有着无法抹灭的联系。

但要说选择做木家具,只能说是从选择木材作为设计基材开始,我并不排斥任何其他材料,在合适的时机和成熟的条件下也会采用更多材质的作为选择。木材的加工制造适用性很强,无论是手工,还是科技含量高的工业化设备都可以加工,所以这也是大多数独立工作室选择木材的主要原因之一。当然,国人对实木的偏爱也是重要因素。

82922425689724913

叶清波小学时画的大公鸡

我爷爷是陶瓷厂画师,在瓷器上画图案的那种。父亲是木匠。他们对我的影响,具体也说不上来,只是从小学美术老师发现我对画画比班上同学更有兴趣,就鼓励我参加她的美术兴趣小组,然后家人也都比较支持。之后初中、高中都有断断续续的学习,但是并不系统,因为毕竟是在农村。家人的不反对,应该就是对我的最大支持了,要知道那个年代几乎所有人都是希望子女学有所成跳出龙门的,学画画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不务正业的。

我爷爷去世得早,我读小学2年级就不在了;父亲在没有娶我母亲前就已经是出师的木匠了,他倒是从没有期望子从父业的愿望,只是我从小就在他边上摆弄工具,问他什么都会讲给我听而已,浪费了他收集的一些木料倒是真的。有趣的是,父亲的每一件工具我都认识,前段时间翻出来一些老工具,每一件我都感觉非常亲切,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受。我家原来养了一条田园犬,从小学到大学,大概在我家呆了15年,大学我是读寄宿了,有时候半年都难得回家一次,每次回家它见到我一样的热情,我见到它一样的亲切。我想,我见到这些工具的感觉大抵如此。

356820734266574863

叶清波父亲所用的工具全家福

苏:木工知识都是分别从哪些地方学的呢?学习过程里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是怎样处理这些问题的?

叶:木工知识从哪里学来的,学木工或者家具设计有什么书籍推荐,这是知乎还有我的公众号上的关注者问得最多的问题。

我确实有买一堆书,甚至专门从网络上的各种渠道去收集该看些什么书,但是,我不得不坦诚的告诉大家,基本上那些书我都没怎么看过,甚至很多连上面的塑料薄膜都不曾撕开过。我有写过不少关于家具设计、工艺等方面的回答和文章,然而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能写出这些东西,我无法指出具体这些知识里哪些内容来自于那本书里,我真的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答案是没有。

我个人的知识构成比较杂,很难把木工知识独立出来去解说。因为在木匠之家长大,然后之后的专业是工业设计,这样对于工艺和材料的认识相对于大多数来说我几乎是天然就会。

然而这不是最重要的,之后的创业中,我习惯,而且不得不学会寻找事物发展的规律、宏观的、客观的看待事物,因为身上肩负的是一个集体的生存与发展,必须尽量的去除个人主观上的狭隘、片面、情绪去面对和解决问题。我认为这反而是我个人知识体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现在,于我个人来说,给自己的定位是家具设计师。木材相对于其他任何家具材料只能而且只会是之一,所以木工对于我来说也只是一门技术或者工种。我不会刻意去累积单一的木工知识,只会在自己做某个设计时,如果遇到技术难点去寻找对应的解决办法。说得再直接一些,对于即时性的学习,都是功利性的。闲暇时间我更愿意去做其他的事情,看动画片、科幻电影、人文电影、纪录片、个人传记、政治、历史、哲学各个方面的书。

好吧,好吧,说起来可能会让人见笑,我是一个连《长征》这样的电视剧都会看的人,电视剧是同一部电视剧,但看的人不一样,对于它 理解和阅读会不一样,思考的角度不一样,收获更不一样。我想说的是:学会如何学习,比学习本身更重要。

前面有说到我是81年出生,那也就是说我不得不面对已经30多岁的年纪,从担负的工作内容来说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如以前一样专研于一门学科,比如数学、物理、化学或者其他应用学科,也就是说学习一样东西时,我只能做到知其然,很多时候无法做到知其所以然。目前,遇到的问题主要是无法知其所以然的问题,这真是个沉重的打击,本身我就是文科出身,但是现在遇到数不尽的理科问题。比如参数化、物理力学、机械设计、材料应用科学。面对这些困难的办法我并不主张和推荐其他人使用,我的办法有两种:

1、回避;

2、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合作。

667624093255941003

一个文科生正在啃理科题

苏:平时看电影、电视时都会去关注场景内出现的家具和其他物品么?看的时候会想什么?

叶:前段时间有去体检,其中有个项目要用到一套叫鹰演的系统,完成后有整套交互式的体检结果,医生告诉我我的记忆力有急剧下降的趋势。我刻意的想记住医生给解说的具体内容,比如引发原因、影响具体反映在大脑哪个部位等等,回家之后我就完全忘记了,唯一记得的是焦虑和睡眠不足、睡眠质量不高引起记忆力下降,因为我确实长期焦虑和睡眠不好,才能记住这点,所以我只好提醒自己尽量保证睡眠时间。我认为这样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说了这件事,你就会理解其实我看电视剧、电影并不会像大家认为的那样看到某个家具或者物品就能脱口而出这个、这个家具叫什么,然后侃侃而谈详细介绍这是哪个大师在什么时候设计的产品。我想和女生聊天或者一起看电影时这种情景一定很酷。虽然我很期望自己能做到那样,但是很遗憾,我记不住,就连自己比较喜欢的汉斯瓦格纳我都经常拼错他的英文字母。在发现自己记忆力下降时,我曾经非常焦躁,甚至采用过高考前用到的强化记忆的方式,包括在纸上抄写,让我很沮丧的是依然没有效果。我不得不回避这个困难,用其他方式解决,那就是建立个人的资源库,这就类似电脑加载内存或者硬盘一样。

那么,我看电影和电视时会关注什么。哈,其实很少关注具体的家具和物品,更多的是关注和思考作者或者导演表达的主旨,也就是电影的灵魂和精神,而不是这个帅哥叫什么名字、这个器物是什么。因为记忆力的问题,很多时候我连电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但是我知道自己从中获得了什么,但那一定不会是知识。

苏:有关注过“新中式”或“简欧”么?怎么看待它们?

叶:到现在,我依然无法理解什么叫“新中式”“简欧”,我不会过度的关注某种所谓风格,对于我来说更关注具体的产品而不是某种风格。风格属于对过去式的定义。 我想作为设计公司出身的设计师都应该能平等的对待所有风格,学习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但最不应该的是延续他人或过去的风格。至少不能以此作为目标,即使有时你不得不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做这些事情。

793546170449596000

你们猜猜这是什么

苏:在留意一件产品时,你通常会关注哪些要素?

叶:材料、结构或原理,因为这些是可以用来借鉴的。

苏:感觉现在的自己和十年前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怎么评价自己现在的状态?

叶:当然是老了,哈哈。2005年吗?和现在大概是2个人吧。我觉得个人的变化毫无意义,重要的是2015年和2005年这之间的环境变化非常大,对于工业设计来说环境好的程度用有史以来一定不为过。

我无法评价自己目前的状态,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概括的话大概是:沉迷。沉迷于做家具,但我总会想2件事,一是让自己脱离,二是让自己放慢。目前家具设计的进度非常缓慢,身边不断的有声音提醒我要快点出东西。但是家具其实终究是个传统行业,它无法像互联网产品或者电子产品那样在线更迭,到用户手上一旦有问题就是一直有问题,除了退货或者换货没有办法解决。很多人大肆宣扬什么都互联网思维,个人并不赞同,我想最终,热度过后用户也会从迷雾中回归到产品本身上来,市场的选择也会如此。

前面说的汉斯瓦格纳一辈子设计了500多个产品,他2008年去世,也有说是2007年。排除掉同一形式的多产品系列运用,他大概也就每年设计不到10款。其中知名的、很多人都知道的椅子也就那么10几款。我的人生也许还有几十年,我想我并没有那么赶时间。

苏:上面有提到家具不像互联网产品,你自己也做过好几年互联网,那你对于时下的互联网硬件创业风潮是怎么看的?

叶:这当然是值得鼓励的,就像我们应该鼓励小孩去玩更多玩具,探寻更多的事情,哪怕很快他就会抛弃这些玩具,甚至根本不记得之前对另一个玩具兴致黯然。对于小孩来说玩什么不重要,培养兴趣才重要。有过经历的人将是社会最大的财富。是的,这些的互联网硬件绝大多数,很快就会烟消云散。甚至连作为垃圾回收的价值都没有。应该感谢这个时代能包容下这样的事物。并且给他们买单。

本期采访内容就到这。

说实话,这次访谈的结果有不少是我没想到的。因为我们俩不在一个城市,所以只能通过微信聊,而他最近因为打样时遇到一些技术问题要解决,也比较忙,所以我把事先准备好的问题全部发给他,就像在知乎回答问题一样一口气写下来。在等待的过程中我自己也会设想一些情况,但最终清波兄的分享还是有不少出乎我意料的内容,确实有许多收获。

再次真诚地感谢!

清波兄有一个名为『木童语木』的微信订阅号,会发布他的研究性文章和设计作品,更新虽不频繁,但干货奇多,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mutongyumu

本文也发布于微信订阅号『SUiTHiNK』及知乎专栏。

订阅号ID:suithinks | 与你从设计、人文聊到天文、地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