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S级和奥迪A8上关于affordance的细节

奔驰 S 级的这处细节,这可以算是 Affordance 理念的一处应用,兼有移植身体经验的暗示指向。前代的这个位置是一个旋钮,用于操作中控屏,这一代换成了触控板。

这张图可以作为 工业设计、屏幕与JonyI ve 这篇随笔中关于物理交互的一个补充。

奥迪A8则是框架层面的affordance,三个不同的位置对应三块不同形态的屏幕,功能、内容、交互均有对应关系,让信息、系统、调控各占各位。

同样也可作为 工业设计、屏幕与 Jony Ive 这篇随笔中关于大屏与碎片化的一个补充。

戴上太太耳环的我像只拨浪鼓 vlog.42

🎥 点击这里播放视频

喂鸽子、聊狮子王、聊vlog、玩音乐阶梯,还偶遇了小叶画画群的人,吃晚饭时戴了她的耳环……自拍vlog始,就渐渐形成了出门期待偶遇的习惯,生怕错过每一次与有趣的相遇!

影片的最后,顺便聊了聊一个偶遇的小设计。

摄影:iPhone 6s

收音:RODE VideoMic ME

剪辑:VN视迹簿

封面:Snapseed+美图秀秀

工业设计、屏幕与 Jony Ive

今早睡醒前脑海里想起一件事:

大概五年前就觉得 Ive 应该不久就要离开,不是因为当时的新闻,而是深感 iPhone 的去实体化与内容生态成熟度是对一直追求器物设计的 Ive 的消解。这也是近十年来工业设计师们感到困惑和焦虑的事情。

屏幕不会侵占所有空间,也绝不可能。接下来的二十年,屏幕会走向碎片化。

前十年的进程是物理交互→小屏→大屏,此时当下正是大屏风生水起的时间。但这种风潮不是技术导向的,而是人们对于信息时代资讯爆炸所做出的的应激反应,是感性和冲动的。然而当技术逐步普及,人们渐渐找到了与海量信息相处的模式和某些衍生文化之后,随处可见可互联的小屏幕会逐步取代眼下对大屏的迷信。因为在热潮中,所以人们无法看见产品应有的模样,厂商一方面会被人们的主流思潮所绑架,另一方面也需要借助大家的钱包来发展新的技术,所以这个过渡时期谁也很难主动反思。一旦度过了蜜月期,新鲜感不再,一切回归柴米油盐,才会坐下来盘算,恰当的产品形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任何东西一旦回归理性,谈及恰如其分,就不会是一窝蜂,而是实事求是地在该用的地方使用相应的技术与产品。不同的产品各有各的生态位,而产品的设计也会基于其生态位生长出恰如其分的姿态。这个时候,屏幕的大小是追随生态位来选择的。作为信息门户的大屏只会在部分综合性产品上保留,而更多的功能必然被分解到海量零星的各种尺寸的屏幕上,也必然有一部分会以物理交互的形式发展出新的形态。

风潮盛起是资本的好时代,而风潮消解则是设计的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