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六年春末的海風與虛空,在今天

在 2006 年春末的那座海島上,我們劇社老少幾十號人藉著一點微弱的路燈來到海岸邊。我依然清晰地記得當時的感覺:

眼前的海和天完全沒有界線,明明身體看著前方,卻彷彿盯著腳下的深淵。不僅僅是黑,更是無邊無際的空。伸出手去,不僅看不見手指,連手臂都沒有,僅能憑藉身體的本能確認手的大概方位。連身體,都在開始溶解。

我是不敢往前走的。因為站在那水裡,如果不主動放棄視覺的爭扎,便很難分清自己邁出的這一步,究竟是更往岸上一點,還是深入海裡一些。前、後、左、右,甚至是上下和內外,在這裡,在那一刻,是不存在的。但是,我有辦法找到方向。那便是潮濕的海風與浪。

浪的起伏會在腳腕上留下時間差的痕跡,水流從腳底偷走的細沙也會在逃走時忍不住喧鬧。憑著腳感,身體就知道了前後。

更妙的,是風。

準確地說,是夾帶著千軍萬馬的海風。

那一次,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風的實體。它們是一條一條無限綿長的白線,從深淵的盡頭伸出來。每一根線上都長出了無數細小的絨毛,在拂過我臉上時,和每一根汗毛打招呼、擁抱、離別。即便是在這片時間缺席的空間裡,我也能藉此感受到它的拉鋸。只一瞬,睫毛便開始滴水,髮絲緊緊地貼在額頭與下巴上,宛如一頂無法被吹走的草帽。

我依然清晰記得那時的感覺。

現在,更清晰了。

好喜欢《想见你》的剧组和演员们

昨天终于刷完了《想见你》全剧,忍不住跑去微博、IG、B站疯狂刷了他们的各种幕后和采访。真的太喜欢这个剧组了,专业、认真、有爱,所有的互相调侃和自发的打趣都无比自然,和我们当年的话剧社好像好像。在幕后花絮里看他们拍剧的过程,就像我们排练的样子,那么熟悉的感觉,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依然历历在目。

这部剧让我想起了那些年的剧组时光。

还有,柯佳嬿太有趣了!

日出印象

 

蜘蛛无情地查封了这座崭新的城
一条蛇打开了街角的八音盒
人们纷纷回来,走在街上
男男女女互相拥抱,彼此亲吻
五光十色,五彩缤纷
直到人们回到了小时候
他们手牵着手,肩并着肩
在建筑着通往四方的大路

陆地从道路的尽头升起
太阳从城市的水井中落下
一朵巨大的食蝇草从城市地下长出
啪叽
哧溜

捡起破败的石头,一块一块散落在荒野里
每走一步,就放一块,就像蜗牛的行迹
我使了个诈!
只有在虎度门前
我才能笑得猖狂

舍弃这座城吧,一块砖也别带走
去海里,把自己变成一座岛
东边有森林,西岸是沙漠
珊瑚礁上是你精致的渔船
可你从未扬过帆
因为你的水性比鱼还好

群岛围出了一片海
你的名字在每一座岛上
都有属于它的花草树木以及乌龟和兔子
峡谷的天边裂开一道闪电
没说一句话

听,
孩子醒了!

 

2012.4.16  雷雨夜中的深圳

小刚谨以拙笔献给2012年的雷雨话剧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