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没有小叶和小柒的一周

上周六,小柒跟妈妈外婆一起坐火车,回武汉去探望舅爷爷舅舅一家。

这一周,除了小柒睡前的视频通话以外,就只能靠小叶和小熊(小叶在武汉的闺蜜)发来的照片解解相思之苦了。

第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带着小灰下楼遛弯,走在安静的街道上,忽然想到了同样一个人在家的爸爸。我在深圳,妈妈在北京,一家人在三个地方的状态已经十三年了。

我给爸妈分别打了个电话。

爸爸起初很吃惊,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我说没事,就是给你打个电话而已。父子间三十年来经历了各种喜怒哀乐,那一晚,我忽然不害怕给他打电话了,也没有因为简短的沉默而慌神。只是聊聊天。

和爸妈闲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回到家,就开始收拾屋子。六十几平的空间,有猫有狗有花有鱼,还有仓鼠和各种琐碎的事情,收拾收拾一个半小时就过去了。

小柒和哥哥姐姐们玩得很开心。

这次的感觉和2011年底小叶回家照顾妈妈那次不一样。那时候感觉是两个人,远远地,联系在一起;而这一次,仿佛我才是那一个独自远行的游子。这种感觉其实很复杂,并不是落寂,它和我的成长有关,也和深圳有关,和工作也有关系,还有很多原因交织在一起。总之,我坐在沙发上,体会这种在外漂流的感觉。

于是,我重新开始晨跑。

带着小灰,一起跑。

当然,她不会一直跟着我,而是在转弯的地方,等我跑完一圈回来。

我越起越早,从六点半起床,墨迹到七点开始跑,慢慢地跑,到后来五点半起来,跑出了新的记录,一看时间,还没到六点半。

余出的时间,我自己做早餐,然后看书。

很久没有这样平静的感觉了。

每天就盼望,盼望着小叶和小熊发朋友圈,或者给我发照片。我并不是一直在等候,工作也多,但我心里会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后台运行。它就在那里。

每次看到小柒有新的经历,就好像自己也在那里,见到了什么从未见过的事情。

这和当年我独行云贵川青海湖不一样,那是箭步传林,不问西东,而今,像一个三体系统,相互环绕,步步牵挂。

明天,他们就回来了。

穹顶之下



早上看着天色还可以,就换身打扮出门跑步去,没想一下跑远了,远了又没公交回,只好再跑回来。这一不小心,跑了十四公里。



过去都是晚上跑这段路,从没发现这河边的路是分上下两层的,今天尝试跑下面,没什么人,很自在。更棒的是,这河边有不少大白鸟,看着像是白鹭。可惜我跑着步,掏出手机的速度远比不上它们飞,掏了几次均失败,也就算了。



跑的路上我就在想,一会儿跑完了吃什么呢?回来洗个热水澡,扫扫地、洗洗衣服,就果断下楼去买鸡胸肉和生菜了。

买着买着就想啊,今天晚上吃什么呢?明儿上班吃什么呢?于是把接下来的四顿都买了。分别是(左至右)今日午餐鸡胸肉+生菜、今日晚餐苹果+草莓、明日早餐苹果+五谷奶、明日午餐鸡胸肉+生菜:



今天中午这顿成果还是比较不错的:



一边吃就一边看柴静的雾霾调查《穹顶之下》,昨天在朋友圈里真的是转疯了,任何一个网站打开都能看到与此相关的各种消息。好奇之下我也找来看了,看完之后就觉得挺难受的,因为我们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还跑不掉。

抬头看看深圳的天,幸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尽可能地保护好这世界吧,毕竟它不仅属于我们,更属于我们的孩子。

有意思的是,在片末工作人员名单里,我惊讶地看到了熟人的名字,发个消息过去一问,居然真的是。更巧的是,她现在在锤子科技做UI和下一代OS的工作。遥想当年一起在六兔做写手,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圈子真是小啊!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 

GO!GO!GO!

IMG_7428 IMG_7430

羊年第一跑达成!

路上遇到另一位跑者,擦身而过时他中气十足地对我喊了一声“加油!”,就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我也中气十足地回了一句“加油!”~哈哈哈哈~

明日开工啦!加油!加油!加油!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