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房屋租赁合同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住了三年每逢刮风下雨就咣啷啷响个不停仿佛随时要垮掉的十五平米小破屋了,尽管这里记录了那么多我们一起美好或难过的时刻,真的要离开的时候,我一点不舍都没有。

找了好久,今天下午下课后和叶子一起去看了这所房子,尽管仍然是城中村,但比起现在住的这里,以我们目前这么一点的财力来看,已经挺满意了。

楼下有树,路面干净,街不喧嚣,临近中心,这间空空如也的房子就是我和叶子结婚前的家了。这样一个出租屋,要说是家,真的很好笑,但正是因为空,我们可以设计它,让它感染我们的气息,在这样一个喧闹的城市里,给我们提供一个安心休息的港湾。在深圳,住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是人是鬼,从你想起这间房间时的表情就决定了。这一支小小的望远镜,希望能给我们带来好运。

南园村给我们带来的恶性循环我一刻也不想再继续,换一个房间不一定能交上好运,但新的空气一定能给我们闯入良性循环的机会。两个星期前,我和叶子一起报了为期两年的英语进修课程,我也终于离开了效力三年的公司,接下来,各种新的机遇就在每个转角处等着我们去抓取。不进则退,在深圳尤为真切。

我想,老大应该不会怪责我的离开,因为他十分理解在深圳成家立业意味着什么,尤其对于设计师而言,可惜的是,他不懂得设计这件事对设计师而言更重要的是什么,或者说,他确实做不到。旧人走,新人来,无数的梦想涌向这里,存活下来的人才有机会举起火炬。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是损手烂脚我也会昂首挺胸走下去。一技之长,当尽毕生之力。我们没有运气成为富二代,那就只能让我们的孩子成为富二代。财富从来都不是罪恶,一无所有也绝对不会成为墓碑上的荣耀。

从明天起,座南朝北,揉捏未来的模样。

上面那幅是记录数据时随手大概画的,下面这幅是根据数据按比例重新画的。

唔,要怎么布置这个二十四平米的小房子呢?

{ 川西自由闲 | 一场冲动的辞职旅行 }

当人长期处于一个安定的状态下,就很容易产生过度良好的自我感觉,对自我的认知往往容易出错,甚至产生一些错觉。

对事也好,对人也好,此理通用。

由于《回到起跑线》那篇日志里提到的原因,于是有了这次为期两个星期的旅行。可如果没有这次冲动的选择,我想我会因为过分谨慎性格而错失某些难得的反思和经验,这个时刻,这样一次冒进,这样一次旅行,刚刚好。

从6月15号从韶关出发,到回到学校看了今年的长剧,见到了许多老朋友和新面孔,在虾米蚊子公和傻蛋的护送下,17号晚上飞去成都,19号到达康定,遇到粥仔小爬和大奔,认识了sarabi,还有可爱的土豆,21号抵达稻城,认识了文彬,遇到了刀哥,遇到了大哥二哥,23号就到了亚丁,遇到台湾巨炮君,遇到意志坚强的胖女孩,在神山下立个誓,还给sarabi过了个生日(话说我是很有生日缘么?两年前去云南就刚好是羊的生日),27号晚上回到家里。

12天。一次愉快的教训,有意义。

如果当初我没有出走,会怎样?

没有如果。

那时的我,所拥有的思维和眼界,注定了要走这一趟。

庆幸这一趟发生在毕业两年后的此刻,尚算早,也算及时。

因为平时工作很忙,回到家也很疲累了,只能周末休息才有时间和精力整理照片和文字,所以这一个多星期的游记竟然花了一个多月才整理出来。

—————————————————————>>>点击图片进入各个专题吧!

灯心把言虎渡口 - 前奏篇

世有遗曲红墙眠 - 成都篇

有朋自夜谈会来 - 康定篇

三元风雨花世界 - 稻城篇

神山明镜清自许 - 亚丁篇

休言心病不是病 - 尾声篇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