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回答整理_2012.7.30_Part2

易拉罐拉环为什么设计成现在的样子?

其实这是个“ 不可避免 ”的情况,与其说为什么设计成这样,倒不如问是什么原因限制了易拉罐的设计,因为这样设计是由制作工艺决定的。

易拉罐大致的制作过程是先分别冲压做出瓶身和瓶盖两个部分,而瓶盖上的拉环又是另外冲压制成再卯上瓶盖的,拉坏撕开的形状也是预切割和冲压而成,灌入内容物之后将瓶身和瓶盖对齐,再经过翻边合二为一。边缘部分除了是瓶身与瓶盖的契合结构,还有一圈凹陷的“ 缓冲地带 ”用于控制制造精度,因此拉环撕开的形状不可能贴边,不能切到凹陷的部分,更不可能破开边缘切到侧面,这样会给制造带来不必要的工艺困难和成本的提高。同时易拉罐大批量出厂需要累叠运输,所以会有上下对应的扣合造型,完整的圆形自然是首选,所以边缘不应该也没有必要做多余的动作,原因同上。

还有值得注意的是,拉环口附近还会有一圈贴合造型的或凹或凸的造型,这个造型用于加强瓶盖的强度,不至于撕开时导致变形,所以这里有这个结构的话就更加不可能贴着边撕开了。

另外,翻边不仅仅保证了瓶身和瓶盖的严密结合,同时也使得边缘圆滑顺畅,正如瓷器边缘微微的弧度,保证了饮用时嘴唇的舒适体验。假如撕开的形状贴着边甚至破至侧面,反而会在撕开后形成容易接触到的锋利边缘,增加了割伤的几率,比起那喝不到的几毫升,这样显然得不偿失。

面对工艺引起的不可避免的影响,少喝几毫升自然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感谢@刘玥 的补充:
除了单件制造工艺之外,形成规模之后的效率是约束制罐工艺的重要一环。在压缩单罐用铝量、提高回收率的前提下,改变拉环的布置方式实际上可行方案并不多。况且制造厂还要考虑改造模具以及设备的难度和力度都在小范围之内,以实现迅速切换。从现状来看,制造商是不会允许会造成生产效率低于500,000pieces/line/shift的工艺更改方案的。

源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326555/answer/14768218

为什么以前易拉罐拉环都是直接拉出来,而现在是拉开后翻回去?

这个问题其实应该纠正为“ 为什么如今内嵌式拉环的市场占有率比传统外掀式拉环要高 ”,因为实际上这两种形式存在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只是之前大家没留意而已,不过内嵌式的出现时间确实要比外掀式晚一些,但是同时也要注意,并不是后出现的一定就比前者更优秀,因为解决了旧问题的同时很有可能产生新问题,流行与否往往取决于人们的态度。

1.考虑到材料回收的便利。外掀式的拉环撕开后拉环和罐身彻底分离开了,即容易让人随地乱丢,利边外露相当不安全,要是一直拿在手里也不方便,材料回收也不方便,这是促使内嵌式拉环出现的主要原因;

2.开启的效率有差别。内嵌式拉环其实是一个杠杆,以铆接点为支点,在拉环上揭的同时压下瓶盖,使得拉起和开启两个步骤得以同时进行,如下图:

也就是说,当你拉起拉环的同时,瓶盖就同时打开了,再看下外掀式的:

很显然,外掀式的拉环的开启动作的分段的,首先拉起拉环,拉环拉起完成后才能开启瓶盖。这里也有杠杆,但杠杆是帮助拉环揭起,并顺带揭起瓶盖的一角,然而有经验的人应该会注意到,偶尔会发生拉环拉起但铆接位置断裂松动导致瓶盖无法开启的情况,所以相对内嵌式而言,外掀式的“ 用户体验 ”要差。相比之下,内嵌式的力臂要比外掀式长,同步完成动作的优势下还相对省力,这也是内嵌式得以扩张占有率的优势之一;

由于以上两个主要原因,人们普遍认为新式的内嵌式拉环在用户体验上更胜一筹,所以它的市场占有率得以提高。但同时又产生了卫生问题,内嵌式的设计导致瓶盖浸泡在饮料中这是结构上不可避免的软肋,也就有一部分人对此心有芥蒂。可是罐装饮料的卫生问题并没有在早期得到重视,如果没有近几年的新闻报道,现在一定更少人提出内嵌不卫生的问题,而内嵌式拉环的扩张速度就在这个时间差中超过了人们的卫生意识的增长速度。

比起卫生意识,普通消费者更注重使用体验,这也是商家选择不同拉环的主要原因。环顾四周,大部分人拿起罐装饮料都会随手擦一下罐口,甚至擦也不擦的,在卫生意识成为一个大多数人的集体意识之前,用户体验就是不同拉环种类市场占有比的决定性因素。

上面这张是拉环罐头的拉环设计,它同时结合了内嵌式一步到位的杠杆设计和外掀式相对的卫生安全。揭开时蓝色部分会整个掀开,和外嵌式是一样的处理问题,不过因为面积大,可以只揭开一半,但是边缘如此锋利,始终不方便,而且饮料罐整个盖面揭开是非常不合理的;或许把解开的面积缩小到红色区域可以适用于饮料,但锋利的拉环就在鼻子跟前,或者拉开时割到手,相比前两者会有更多人反对,所以这个拉环设计没能运用在罐装饮料上。

因此,内嵌式拉环作为目前相对合理的设计,比外掀式占有更多的市场份额,但也不能完全说它是最好的,算是一个折中的方案吧,至少目前还没出现比它更合理的设计。

PS:我个人觉得喝前擦一擦也就差不多了,因为即使不泡进去,饮料流出来时我们的嘴唇还是会和瓶身亲密接触的,只要瓶身不干净,拉环再干净都没用了,大家养成喝前擦一擦的好习惯吧。

————-补充于2012.7.4.22:50————-
根据@吴迪伟 的提醒,补充一张内嵌式和外掀式的力臂对比的图,需要注意的是,在掀起拉环的时候,内嵌式的支点并不在铆接处,而是压下瓶盖那一点,当压下瓶盖开启之后支点才转移到铆接点,这和外掀式是截然不同的:

除了力臂的差异外,内嵌式在揭开的时候是借助拉环杠杆的力量顺势压下瓶盖的,而外掀式是立起拉环后单独使劲撕扯开瓶盖的,而且越扯越宽也就越扯越用力,全过程算下来,和外掀式相比,内嵌式似乎会省力一些。(此观点有待推敲,不知有什么方法可做准确的力量测试?)

————-补充于2012.7.5.15:05————-
再补充一点,外掀式在撕开瓶盖的时候用力方式是拉扯 ,瓶身和瓶盖的施力方向是相反的,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撕开的瞬间极容易大幅度晃动,导致罐内饮料洒出,而内嵌式是围绕着铆接点旋转的,揭开的动作幅度远比外掀式要小,揭开瞬间瓶身的晃动幅度也不会向外掀式那样大,不容易洒出饮料,动作姿势也好看(优雅?)些。

————-补充于2012.7.12.18:47————-
最后补充维基百科的链接:en.wikipedia.org/wiki…
1956年Mikola Kondakow发明了最早版本的外掀式拉环,中间经过许多人的多次改良,由于拉环和瓶身分离以及容易断裂导致无法开启的原因,随后内嵌式拉环由Daniel F. Cudzik设计诞生,1977年百事可乐率先使用这个设计,初始的设计动机就是防止拉环分离和确保开启,随后也经历过一些改良 。

我所分析的是内嵌式在市场份额上得以扩张的优势,而不是说“ 这样设计才对 ”。

卫生问题毫无疑问是内嵌式设计最大的软肋,但是在八十年代,内嵌式拉环早已盛行但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卫生问题的这个时间差内,有几个人会问这个问题呢?如今有这么多人质疑可乐罐的卫生问题,那个“ 瓶口有老鼠尿 ”的传言毫无疑问功不可没,可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不知道那其实只是一个谣言:guokr.com/article… 。可乐罐的卫生问题并没有盛传的那样恐怖,非要像有些人说的那样“ 下毒 ”那就不是设计的问题了,杀人者自有一万种杀人的方法。当然我并不是说卫生问题不重要,拉片泡在饮料里确实让人挺不爽的,但我希望尽量理性客观地分析现象成因,而不是纠结于某个点。

像易拉罐拉环、夹子、撑衣杆等等这类没有署名也没法署名的“ 民间设计 ”(与大公司、大品牌的设计师之作相对应)所要考虑的最核心问题永远是实用性,所谓的环保和安全都是为了实用来服务的。这一类设计由于缺少文化、政策和设计师的过分干预,设计的“ 生命属性 ”最容易得以彰显,一切的改变和进化都是在使用中衍化出来并在大众中传播和不断筛选的,也就是大多数人认可和希望的趋势。所以如果要问为什么设计成这样,那只能用自然法则“ 优胜劣汰 ”来理解它的进化过程了。

源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329527/answer/14780546

知乎回答整理_2012.7.30_Part1

为什么还需要设计?既然这世界上已经有那么多椅子、那么多灯、那么多各种各样的东西,是为了满足什么么?

不能因为一样事物多了,就觉得不需要设计。设计是任何时候都需要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设计是一种催生进化的方式。一个产品在出现之后,随着不同的使用者的经验的积累,随着各人的不同需求,必然催生更多不同的想法,每个人都希望把这些想法附加在这个旧物上,这时候,设计就扮演着一个协调者的角色。

举个例子,在细胞分裂的过程中,各碱基相互配合,重重新构筑出一个新的生命体,但是在构筑的过程中,有可能出现新的排序方式,也就出现了不同样子的人。但是我们不能说:“哦,已经有那么多人了,为什么还需要更多不同样子的人?”因为这不是“为什么”的问题,这个问题没有为什么,因为不管是生命体还是各种人造事物,都在各自的生命历程里进化和淘汰。也许大部分人觉得各种椅子只是人造物,没有生命,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确实在进化。

源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566461/answer/12295557

 

为什么方便面的面饼有的是圆的有的是方的,不做成统一形状?

标准件的诞生,是为了适应工业化生产,可以在各个单体之间找到可以相互替代的零件,方便生产和维护等。方便面这类食品,有必要统一标准么?有人喜欢大碗,有人喜欢小碗,有人喜欢方碗(有见过,不过确实不好用,方碟子倒是见得多),有人喜欢圆碗。面对需求不统一的用户,怎么可以统一样式标准呢?

除了用户的原因,主要还是厂家商家对成本 ( 例如制造和运输 ) 的考虑。方形可以最大化利用运输空间,这也是早期方便面几乎清一色方形的原因吧。圆形的面饼在空间利用率上就不完美了,但是出于对消费者的照顾,使用圆形可以让购买者感觉更好,从而提升销量,进而就补平了运输和制造上成本的差距。所以现在圆形的面饼越来越多。

源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580214/answer/12296829

 

喜欢枪、电钻、或摄影的男人有哪些共性和差异?

不管是射击时的瞄准+扳机,还是电钻的对齐+开动,或者是摄影的对焦+快门,这里面同时包含的核心动机都是【精准控制】,这里同时也包含对自身的克制和控制。再扩大到车来说,车几乎是绝大部分男人的特殊情节,就算没有真车,听见呼呼的引擎声也会感到血脉贲张。男性天生具有的“强烈控制欲”令男性对射击、电钻、摄影这类需要精准控制的动作感到着迷,同时也对驾驭复杂强大的“引擎”(例如汽车和飞机等)抱有强烈兴趣。这大概是自古以来男性作为武力象征(狩猎,战争等)的根源之一。

不同点在于,射击和电钻偏向于“侵略性”,是对被控制物的武力干涉;而摄影相对是克制的,更倾向于“操控”和“观察”。

回到问题本身来看就可以这样说:
喜欢射击、电钻和摄影的男人都具有强烈的控制欲和管制行为,对自身会有明确和严格的要求。
而喜欢射击和电钻的男人相对更有潜在的暴力倾向;
而喜欢摄影的男人相对自我保护意识较强,热衷并擅长做计划。

源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596049/answer/12431875

 

你觉得到底什么叫北欧风格呢?

说北欧风格的话,就不得不提北欧的自然环境。生存环境往往对当地的“风格”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由于较为恶劣的自然环境,北欧的建筑在外表上看绝对不是那种让人”WOW”的类型,相对显得很保守。但是正由于自然环境的恶劣,使得北欧的设计不得不倾向于室内活动,这也就意味着使用者和产品之间更频繁的互动。
由于互动的频密,令设计师在人机工程学上不得不下更多的功夫去研究。通常我们所看到的“简约而不简单”往往就来自于对使用者的充分研究,以及由于较高使用率,在材质和色彩上的设计就显得更为大胆和谨慎。大胆是因为室内活动的比例较高,人能接触的环境较为单一,而各种产品则扮演了这个人造环境里重要的角色;相对而言的谨慎则同样来自于这种高频率的室内活动,当你需要长期面对一样产品时,亲和力和对心情的影响是不得不重点考虑的。

于是就产生了我们所认识的“北欧风格”:

质朴简约、手工&材质感、色调明快、功能实用性等

更深一步看,我们会发现不管是质感还是色调和实用性,北欧的设计相比其他地区,似乎带有明显的“柔和”属性。简单地说,我们可以理解为各种曲线。大造型是饱满的,小细节是圆润的,色彩亮眼却温柔,材质有亲和力,等等。
如果把房子比作子宫,里面生活的人们就是婴儿,而这些“柔和”的设计(产品、家具、室内设计等)似乎就是专为这些“婴儿们”设计的,不仅仅是贴心和细致,更似乎是和这些人一样,是一个大整体的环境里的一部分。某种程度上说,这些设计更像“朋友”而不是工具或被使用的某件物品。

所以在这种亲和力的前提下,北欧设计所体现出的风格就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柔和”。

源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591073/answer/12449106

 

设计工作中遇到找不到创作灵感但又时间紧迫时,你是如何应对的?

具体的设计工作通常不会是一个空泛的问题,一定会有具体的诉求。在具体的工作中,书本里那些大概念是很难立刻起作用的,最快捷的方式就是在同行业的产品里转一圈,总结一下整个行业里大体的现状和趋势,学习下别人的做法(当然,并不是要你抄,而是从造型上去推敲别人的设计出发点和思考方式)和特点,把握住行业里的“基本原则”后,再有一些新的闪光点,基本上就差不多了。

但是我不建议依靠所谓的“灵感”,具体的设计工作说白了其实是一种商业行为,这和艺术创作有很大的不同,你不能依靠这种不确定的“灵感”来工作。

最好的方式是在观摩别人的设计时反问自己“他为什么这样做”等问题,去推敲对方的思路,从中学习他的思考方式。说教一点的说法是:设计其实是有方法的,找一个甚至多种思考方式远比“灵感”靠谱得多。
或者我们反过来想,当你的客户问你“为什么这样设计”时,难道你要告诉他这是哪一瞬间的灵感么?显然这是不合情理的。你至少应该可以有条理地说出你的设计亮点的源头和推敲过程,这才是令客户信服你的设计的最好方式。

源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578930/answer/12450320

 

有没有必要去掉或整理现代汉语中部分较难区分的多音字?

这是属于语言的美感和乐趣,不该用参数化的数理思维来对待。

语言本身会在流通使用中被筛选,进化、衍生和变异,不明就里地强行介入改造就会产生简体汉字这种丢失汉字本有意味的简陋产物,对语言来说谈不上什么好事。

源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163228/answer/14181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