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束晨光偷情

昨晚给新电脑做一些设置和安装软件,一直搞到两点多快三点才结束,洗洗刷刷就三点多了。于是今天早上睡到将近九点才起床。本来觉得还挺困的,收拾完准备出门的一瞬间,余光瞟到了一束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溜了进来,整好拂照在《吻》的脸上。

这幅画的原作是用金箔制作的,据说真迹金光闪闪,散发着浓烈的爱欲和情绪。我这幅虽然只是宜家的印刷版本,但在这束光的照耀下,画中人在那一瞬间竟然活了过来。她仿佛就站在那里,可以被触碰。温热的阳光像柔软的唇,轻轻地吻在她的脸上。

那一刻,我被安慰了。

草地上的阳光

/home/wpcom/public_html/wp-content/blogs.dir/78c/16195315/files/2014/12/img_6649.jpg

上上个周六和夫人在附近文心公园的草地上晒太阳过周末,在坐下前的一刻我回头望了一眼背后的草地,看见这个画面。当时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马奈《草地上的午餐》,就拍了下来。今天App Store推荐了可以制作油画效果的『Brushstroke』 ,我尝试还原一下当天脑海里的画面。

From WorePress for Steven’s iPhone

小涧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

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身体形式是生命的各站停靠。

懂得太多的人,被心眼绊倒,在计较间迷走打转,而那不怕貘、不懂生死的翅膀,正飞舞在最美的风景间……

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