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昨天傍晚的时候听谋谋说他公司正在搬新家,我就打了个车过去。从原来的公司体系中脱离出来,他也终于有了自己的一方天地。我能想象到他接下来会面临很多困难,但着实为他感到高兴。

2006年,他入学,雷雨招新,小戏小剧的《黑洞》,到后来他自己做导演,再到《古镜》《暗恋桃花源》《东厂仅一位》,林林种种到今天,已经十年了。


“地方不大,但是自己的。”

嗯。


谋谋、裕鸿,加油!

无人认领的对白

没有月明星稀
只有万马千军踏破了我的窗棂
一个下等士兵撕开了天的幕帘
巨大的白光烧化了他的躯体

那扇门,只开了一瞬间
引得万千鱼线犹如利箭射穿了地面
那是美杜莎妖冶的容颜
没有一副石头身体,却跌碎了水晶的心
这贯穿九界的雷响是诸神的愤怒?
还是神使赏的一丝恩赐?

借由天光的恩宠,我看见灵魂从指间升起
沿着手臂轻抚,聊发我瘙痒的寒意
巨大的羽翼从后方包覆了我全身
我以为我是茧,它却留下冰凉离去

远方一定有精灵在哭,才会丢下这骇人的雷光火电
你们这些自缚牢笼的愚蠢生物
纵使有万千火光引燃肉体,你的灵魂也得不到飞升

是云在哭泣?哼!
那是你惊出的汗!
这是夏至的礼物,好让春天赶紧离去。

 

2012-6-21-凌晨两点-深圳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