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葬了一只不认识的小鸟

刚才上楼顶休息的时候,瞥见下水道面盖开孔处一截露出的羽毛。走近看,原来是一只已经死去的小鸟。

它头朝下,已经没有了温度。眼睛已经被路过的蚂蚁们搬空,身体和爪子都僵硬了,宛如一座被人遗落路旁的标本,干净、完整。

虽然只是偶尔瞥见,但亲眼见到此情此景,心中难免不忍。一个念头闪过:给它一处安葬之地吧。尽管它终会归于尘土,被蚂蚁、细菌消解殆尽,但至少在完全消失之前,还是被好好对待过的。

旁边正好有一截木棍,仿佛某种天意般。

我在朝南有阳光的方向,找了一块不常被人踩踏的角落,掘了一个刚好能放下它的小坑。放进去后,稍微把头扶正一点。

我当然知道它不是人,无所谓仰面躺正,但既然行了此事,就还是尽量按照心中认为尊重的方式来对待吧。

愿你安息。

最爱我的猫 和 最亲人的鸟

昨天上午去复查,肿瘤转移到肝脏了,密密麻麻。
昨天下午失踪了,家里和楼下都没找到。

虽然前几年小叶就经常聊到,我们得练习面对,它们终有一天会离开,但是无论怎么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真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像挨了几记闷拳。你知道生活就是这么残酷的,但生而为人,不能就这样消沉地应对。可每次被生活、人群、事件啪啪殴打之后,还是会躺在泥泞里,忍不住地望向看不见的星辰。

那么一口气,就凭这活着。

小小的悲悯

“爸爸,它们好可怜。”

“你因为什么觉得它们可怜?”

“它们都被缠住了。”

“你觉得它们被那些绳子缠住了,所以很可怜吗?”

“对。”

“那你想坐它们吗?”

“不想。”

“爸爸为你感到骄傲。”

两只小鸟都长大了好多,快要睁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