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我的猫 和 最亲人的鸟

昨天上午去复查,肿瘤转移到肝脏了,密密麻麻。
昨天下午失踪了,家里和楼下都没找到。

虽然前几年小叶就经常聊到,我们得练习面对,它们终有一天会离开,但是无论怎么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真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像挨了几记闷拳。你知道生活就是这么残酷的,但生而为人,不能就这样消沉地应对。可每次被生活、人群、事件啪啪殴打之后,还是会躺在泥泞里,忍不住地望向看不见的星辰。

那么一口气,就凭这活着。

小小的悲悯

“爸爸,它们好可怜。”

“你因为什么觉得它们可怜?”

“它们都被缠住了。”

“你觉得它们被那些绳子缠住了,所以很可怜吗?”

“对。”

“那你想坐它们吗?”

“不想。”

“爸爸为你感到骄傲。”

两只小鸟都长大了好多,快要睁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