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与初离(102p)

img_6213

img_6473img_6474img_6475img_6498img_6512img_6528img_6539img_6557img_6564img_6607img_6634img_6640img_6696img_6788img_6794img_6790img_6908

除夕晚上高铁回家,初四晚上普快回深,短短四天的春节已经结束。小柒在家里和爷爷奶奶姑婆姑爷们玩得特别开心,也认识了很多新事物,爱上了江边的烟花。

回到深圳的同时,我和小叶也决定开始给小柒断夜奶。虽然我和小叶都主张自然离断,但睡眠状况给小叶的身体带来了很多更严重的生理和心问题,所以商量先把小柒夜奶的习惯断了。为了给小叶和小柒建立良好的睡眠环境,由我单独来担任哄睡和接觉的任务。

凡事开头难,但小柒已经一岁九个月了,可以理解很多事情,反而比较有迹可循。

第一天和他做了一整天的心理建设,因为他没有概念,所以都答应说好,但真到了晚上睡觉时,小柒还是特别抗拒。因为那是他出生以来第一夜不和妈妈一起睡觉,但从小我们给予他的安全感很足,所以连哄带讲道理他也配合。一夜醒了两次,第一次一点,十五分钟哄好,第二次五点,五分钟哄好。早上七点半醒,由于我为了全程陪护十点半就睡了,所以一夜半睡半醒若干次竟然也没有疲惫感。

第二天再问他和爸爸睡好不好,他明显已经知道意味着什么了,于是不表态。他既不说好(不愿接受)也不说不好(不忍心伤害爸爸的情感),而是假言其他。到睡觉的时候,还是哭,但是哭的情绪和表现都和前一夜不同。我察觉到了差异,于是告诉他,爸爸妈妈不会因为他哭而不喜欢他,结果他自己就把情绪控制住了,等我再问他我们一起睡好不好,他就答应了。这次睡眠比第一天的连续性就好些了,两点和五点各醒一次,但时间都很短,每次不到三分钟,我拍拍就自己继续睡了。

昨晚第三夜,我讲完故事后和他说睡觉,让他和妈妈拜拜他也不抗拒了,自己往我身上一扑说爸爸睡觉。虽然临睡着前还是迷迷糊糊地哭着喊妈妈要妈妈,但只要我抱起来好好说,说中他的心事,给他宽慰和安全感,很快就入睡了。夜里窗外挂起大风,他两次醒来都是一两分钟便可以哄好,自己继续睡。

这三个晚上给我感触很深,不仅是自己的行为、思路、语言表现得和小叶一模一样,更深的触动来自于原来小柒已经可以理解那么多事情,可以按照一个思想、逻辑、情绪都完整的“大人”来看待和交流了。

最典型的就是第二晚那一次哭:“因为妈妈不在而哭”与“因为妈妈不在而哭同时害怕自己哭而爸妈不喜欢自己”这种层次的心理变化已经有了,并且能感受到爸爸确实理解自己的这种心理差异,因此平复自己的心情。还有回家路上不愿就和爸爸睡觉表态也是,他的心里有这样细腻的情感在发生了。

我真的觉得养育孩子是一个修复我们自己内心的过程,在和他的交流中,我们也要花更多的精神来聆听他,每一个小小的细节。我相信即便他长大了,善于表达了,也仍然需要我们这样的聆听。这恰是我们这一辈人成长过程里最为缺失的部分。

这三天也给我们全家四人的作息周期带来了很正向的影响,相信其他好的转变很快也会随之而来了。

戊戌年,你好啊!

今年有 Switch 一起合家欢

每年年末都会在放假前和谋谋他们聚一次。

往年都在外面吃饭,今年终于可以在自己家里聚会了。比起往年,昨晚似乎更有聚会的氛围:一来是在家里吃饭;二来海玲也带了呱呱一起来,俩小朋友在一起更热闹;三则因为 switch 的体感游戏大家能一起玩,连才一岁八个多月的小柒柒也能和我们一起又蹦又跳。

大家一起玩乐和在外吃饭完全不是一种气氛啊。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kk2 preset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kk2 preset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kk2 preset

昨晚小柒有两个细节,让我觉得很感动:

一件事是,处于秩序敏感期的呱呱为了维护内心“玩具车必须放在小板凳上”这个秩序,把小柒推到在地,我赶紧跑过去把小柒整个搂在怀里,让他哭,也不断安慰他。不到三十秒,他自己就调整好情绪,眼泪一擦,走过去把玩具车放到板凳上,还一边放一边说“没有(不)丢,放这里”,关键是他没有表现出一点受了委屈后忍着的那种情绪,而是“这件事已经过了”那种释然的感觉,很正向地说出那些话和做出动作。完全是自发的。

另一件事是,海玲和呱呱临走前,呱呱不断要我抱和飞扑到我身上来。小柒看这情景,表现得很吃醋,一是发出嗯嗯的声音,二是呱呱一走开他就赶紧模仿呱呱的动作扑上来,扑倒在我身上,还撒娇一样地连续挥手轻轻打我。

第一件事是一个非常正向的结果,是我和小叶平时给予他足够的爱与自由后,他做出的自然的反应。第二件事,虽然有秩序的因素,但是被儿子吃醋,确实是一件不自觉会窃喜的事情。

小柒和太婆

想阿嫲的时候,我就会想回广州探下姨婆。

这是小柒第一次见太婆。之前一直说要带他来探望姨婆的,但是因为太小,出门不便,加上小柒晕车,所以一直未能成行。这一趟倒是顺利,他既没有怎么晕车,全程也一直没哭没闹,在姨婆一家面前说个不停,又唱歌又跳舞,还拉着小越踢足球,大家都夸他性格好。说来也神奇,小柒平时在院子里从不让外人抱,哪怕是经常见面的阿姨也不行,但在姨婆伯父伯母们面前,不但让抱,还玩得相当好,仿佛一见如故。血缘是这么神奇的事情么?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kk2 preset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kk2 preset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kk2 preset

回头一数才发现,阿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四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