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件不知何时上架了哦

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架的,刚发现。

自己写的稿件被朗读员念出来的感觉还挺新鲜的,听上去都不像我写的了。这人谁啊,说得真好,唔,好像是我自己吧?汗。

不过姓氏被念错了,很尴尬啊。

收听链接:知乎读书会:《习惯的力量》

2018.7.9:念错的部分已经改回来了,哈哈哈,知乎编辑部动作还是蛮快的。

缺席的烟花

昨天下午带小柒去燕晗山玩,本来打算玩到晚上,正好可以在益田假日广场看到世界之窗放的烟花,结果开心了一下午,唯独在临收尾的时候扑了空。陪他从八点半一直蹲到九点,烟花都没有出现。

失算了。

本来已经抱他进益田里了,但我看看时间,心有不甘,又抱他出去等了十分钟。依旧不见踪影。

失望的小柒不停地问我,烟花呢?唉,欠的这笔账,回头还是得还的。上回欢乐海岸没看着水秀喷泉的表演,下一周末就特意带他去海上世界看了音乐喷泉。周期性的表演想必不会出岔子,只是没想到世界之窗的烟花也有停放的时候。

也许停放很久了,只是我们不知道?毕竟太久没去看过了。大概是效益不太行了吧。

幸好转移到H&M后,卖场内的大镜子又给他提供了玩耍的舞台。

答应的事情没做到,我很沮丧。

保持对抗

喜欢在minecraft内搭建筑,以及制作材质包(始终保持32×32以内的分辨率),很大程度上是受职业的影响。工业设计是常年需要在以精度为0.01mm为基准开展的团队协作,我需要给自己保留一个超低精度的个人创作空间,来平衡这种职业带来的倾斜。因为分辨率低,可以逼迫自己在有限的图元内思考,什么是必须的,如何在最少的空间内把它们呈现明白。类似于简笔画。为什么不干脆用16×16来做?是因为作为设计师的一点贪心。实际上有一些材质可以用16表达好的,我也不会用到32。

保持对抗,是多年来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