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近日金句两条

五一假期在外面吃东西,聊着天时,他突然说:

“商品好不代表卖它的人好,就算人好,也不代表他什么都好,他可能也有些不好。”

今晚在蹲模具厂,刚才儿子临睡前,太太告诉我,他今天在看 PVZ 游戏视频时突然自发的一个感慨:

“那些小喷菇让我好感动哦,他们明明那么弱,被僵尸一啃就死了,但还是很努力地发射子弹,最后一刻也在不停地喷泡泡。”

这还没到六岁啊 😂 也没人教过他这些。

五一假期有一天,他想请我和小叶喝奶茶,但因为不会管钱所以不具备独立支配权。为了获得管理自己的钱的权力,在喝着奶茶听我讲完如何记账后,晚饭一吃完就迫不及待地学起了记账。顺便新学了几个字,趁着手感还把假期汉字作业写完了。

我感觉他以后大概率比我有出息。

重看《甜蜜蜜》

年轻时不懂,觉得冗长无聊,三十五岁和太太再来一起看,才晓得那些细腻、苦楚、无奈,才从半生的苦里尝出绝处中淡雅的甜蜜。

上一次看是 2009 年 7 月 10 号,正好是我即将独身去云南开始 GapYear 的前夜,现在是 2022 年 5 月 10 号,身边是那趟旅程中结识的太太,我们俩、黎小军和李翘、陈奕迅的《苦瓜》、《暗恋桃花源》此刻四个故事和情绪搅在一起,翻江倒海的思绪和窗外未能降下的暴雨一般,浓烈而无处释放。

时间真是奇妙,它推着你不停往前走,推得你想逃,但尝遍酸苦辣咸,它总还记得给颗糖,让你还有走下去的动力。

我太爱李翘这样的人了,太太问我以后会不会遇到这样的人,我没想地脱口而出:你就是。

感谢最后一组黑白镜头把故事带回到最初,带回那个似乎在哪见过你的起点,那场梦的开始,也是我抵达昆明那个中午的白日梦的瞬间。这便让苦也觉得,不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