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关于Apple 的知乎回答

QUESTION:为什么iPhone X在手机的渲染图和简化标识图里,不仅不避讳,反而更强调边框和刘海的存在?

能够看到在简化标识图里,刘海的比例其实是被放大了,在渲染图里,刘海和边框被忠实呈现。安卓厂商和苹果在设计手机时分别是怎样看待边框和不得不存在的额头/下巴的?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异?

我的观点是:

Design is not just what it looks like and feels like. Design is how it works.

– Steve Jobs

这句话被引用了很多年,大多数人关注的只是这句话是谁说的,在某些场合可以用来作为谈资,表示一下『自己也是懂设计的』,只有极少数人真的关心这句话本身的意思。

然而在 Apple 所有的宣发物料中所出现的『渲染图』,并不是用什么 Vray、Keyshot、C4D 这些三维渲染软件『制作』的,而是用一组组精心调整光线、布局、角度的照片一点点合成的『真机照』。摄影现场的工作场景是这样的:

 

apple photo

 

为什么要费那么大力气?因为力求真实。在 Verge 对 Peter Belanger 的采访 中,可以看到这个过程是怎样的。这就是你拿到 iPhone 那一刻它的样子,无论质感、颜色、光泽,还是 Face ID 的黑域,这些照片所展示的就是你拿在手里的真实的样子,没有差别。

这就是『How it works』。

对于某些手机品牌的做法,不论公关说辞是哪种,所展示的其实都只是『what it looks like and feels like』,他们做图的逻辑是把全面屏作为一个参数和营销点来看待,而 Apple 的图所展现的是从初代 iPhone 就开始直至今天仍然在贯彻的设计理念。

某些品牌在宣传照上『避讳』和『弱化』的做法,实际上是对设计的不自信,甚至是一种在认为自己的设计有缺陷但不得不推向市场时的掩盖和欺瞒。全面屏被部分厂商引导为了屏占比,所以在宣发时必须卯足力气来制造这种屏占比为王的舆论效果,『避讳』和『弱化』自然就是不得不选择的营销手段了。对于 Apple 来说,他们所说的全面屏和国内某些厂商所宣称的其实并不是一回事儿,参数并不重要,载体、内容与体验的融合 才是他们所关心的。这一点在 如何评价 iPhone X 的工业设计? 这个问题的回答下有所提及。

从 iPhone4 的高光 C 角到 iPhone SE 的哑光 C 角,从 iPhone6 开始的玻璃边缘、塑胶支架边框、金属边框三者圆弧相接到 iPhone7Plus 的亮黑色,这个过程可以清晰地看到 Apple 近几年来的设计在『让 iPhone 消失』这件事情上的不遗余力。

更纯粹的材料处理,更融合的整体形态,使 iPhone 更接近一块『纯粹的界面』。

 

iphone icon

 

对比新旧机型的简化标识,能够明确地感受到 Apple 对全面屏的态度,不是在屏占比和边框宽度上浪费时间,而是让『界面』『载体』糅合为一。

由于 Face ID 是由多组复杂的器件配合运作的,这块也是 Apple 未来布局的关键之一,所以 X 的这块刘海必然是唯一的。即便其他厂商也添加面部识别的功能,但是在原理层面和表现形态上都是决然不同的。因此,『四边等宽』和『刘海』替代『圆形 home 键』,成为了 iPhone 接下来几年的标志性识别轮廓,和过去的【iOS=圆形home键】对【Android=三虚拟键】一样,这是只属于 iPhone 的符号。

所以,即事关原则,又是新符号,当然要强调。避讳?不存在的。

原文链接:为什么iPhone X在手机的渲染图和简化标识图里,不仅不避讳,反而更强调边框和刘海的存在?

 

 

QUESTION:如何理解 Jony Ive 说「不计代价,坚持某种曾经有效的功能,这种道路会导致失败」?

“I actually think the path of holding onto features that have been effective, the path of holding onto those whatever the cost, is a path that leads to failure,” said Ive. “And in the short term, it’s the path that feels less risky and it’s the path that feels more secure.”

采访原文:http://time.com/5025887/apple-jony-ive-iphone-x/

我的观点是:

感谢提供链接及邀请。我阅读比较慢,花了半个小时才读完。

这句话不难理解,但要注意到一点,在整篇采访中,不论是 Jonathan Ive 还是其他部门的高管,都明确地传达出一个信息:iPhone X 是过去十年与未来十年的分水岭。与其直译,我更倾向于翻译为:

『不遗余力地调整习以为常的功能和体验,是无法创造未来的。』

因为这种思路是极其保守的,只是在原本所熟悉的范围内继续修修改改,是缺乏前瞻性的行为,甚至是不思进取的表现。一家公司的目光如果不够长远,是活不久的。

Jonathan 说的这句话是指向 Face ID、取消 home 键、新交互、AirPods、取消3.5接口、新MacBook 只保留一个接口,以及更早前的 iOS 7发布、非对称结构风扇和全金属 CNC 机身等等近几年来一系列『激进』举措的。然而 Apple 近几年的每一次饱受争议,恰恰都来自这些『激进』的设计。对于大部分的厂商以及民众而言,这种『激进』是危险且可笑的,然而对于 Apple 来说,这就是他们的基因。在过去的经验里,Apple多次因此获益,所以更加坚定了这种信心。

在改良派和革命派之间,Apple 一直都是革命派。

 

* 针对评论区中@Radow的疑问,我补充一张图:

技术寿命 S 曲线

每一种技术和方案在经过快速成长期后,都会进入到平缓的成熟期,与此同时也意味着其即将到达自身的上限,再难突破天花板。新技术方案此时的水平虽然低于成熟方案,但是天花板比上一代要高,在旧方案再难突破的阶段,它就可以超越前代,达到新的高度。

自 iPod 以来,每一次设计上的『激进』实际对应的就是技术曲线上的一次『更换跑道』。放弃『曾经有效的功能』实际上就是抛弃上一条曲线,进入下一条曲线。

这种产品迭代的逻辑就是革命派。

原文链接:如何理解 Jony Ive 说「不计代价,坚持某种曾经有效率的功能,这种道路会导致失败」?

 

* 这两个问题底下还有很多有价值的观点,值得仔细比对阅读。

“公共车,爸爸,跑”

搬到新家已有半个月,我的出行方式由以前的全程地铁倒三条线,变成了公交转地铁,时间由90分钟缩减到40分钟,每天都能多出一些时间陪陪小柒和小叶。

因为距离公交站不远,小叶和小柒有时会送我到站台,待我上车后,他们就可以去旁边的mall里逛逛看看。每次我上车前都会亲亲小柒,和他说byebye,而他也因此自己说出了第一句长句子:

公共车,爸爸,跑。

意思是爸爸坐公共汽车走啦!

有趣的是,平时他每次见到公交车也会指着那辆车,然后回头看着小叶,说“公共车”,如果接着问,他就会说“爸爸”。真的是无比暖心,又觉得特别愧疚。

前几天,小叶带着小柒在院子里看鸟。现在早上小柒送我上班的时候,经过门口的林荫道,就会指着树上,然后回头看着我,和我说“爸爸,鸟”。晚上躺在床上读睡前故事的时候,也会指着书本里的小灰鸟说:“鸟~”。

现在他会说的话虽然还不是特别多,但是他能听懂大人说的很多话了。我和小叶会逗她,问她妈妈美不美,他就会说“美~”,你如果问他今天乖不乖,他就会说“乖~”。如果一直持续地追问,他就会表现得特别不好意思,把头一撇,笑眯眯地看着别的地方。

尤妈妈已经领导这里的舞蹈圈一个多星期了,一亮相就镇住所有跳舞的大妈们,纷纷膜拜,求大神带玩。小叶这段时间都很忙,除了日常带小柒吃喝拉撒睡外,还拼了家具装了纱窗,了了旧屋的各种杂碎事务,真的是操心。

大部分家具已经进场,家里的布置还需要陆陆续续慢慢收拾。我想等家里都收拾好了,再拍些好看的照片。现在看来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一座牌坊(12p)

每天垒个十来分钟,零零星星砌了一周,做了一个牌坊。

感觉还不错。

各种角度和时间点都拍了一些照:

正面看还挺有气势的吧?

我还蛮喜欢皓月当空的感觉的。

虽然牌坊的结构其实就是”一片大门”,不过做出这种体积感和层次感来,还是蛮好看的。

从意境上来说,我其实更喜欢以下这种辽阔感。尤其后两张,有点MUJI那组地平线海报的味道。

草原上是不会有牌坊的吧?

忽然发现,这种感觉反而有点鸟居的意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