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变性记

作为一只性发育成熟的母猫,总得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发情。

我们家里,一共五只生物,分别为一只雄性人类+一只雌性人类+三只雌性猫咪。作为这个家唯一的雄性生物,我对她们都怀有强烈的热爱溺爱宠爱偏爱和关爱。众所周知,猫咪发起情来是很吓人的,半夜里就仿佛有婴儿在嘶声裂肺地大哭,不仅严重影响睡眠质量,进而影响工作效率,更会招来邻居们的白眼。

但,这仅仅只是外人看见的肤浅表象,而真相,是只有爱猫的养猫人,才清楚知道,猫咪们的痛苦。

上周日,我和小叶子带了家里的两只小猫咪去医院做绝育手术。

在正式进入叙述之前,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做一下科普教育:

首先大家要了解一个事实,那就是,猫,是没有性快感的。猫咪发情,要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怀孕。猫和人类在性需求上最大的不同在于,猫做爱,寻求的是种群的繁殖,只有怀孕才能消除发情带来的激素紊乱的痛苦,而做爱的过程是不会对痛苦有缓解的,换言之,它们要的只是生育;而人类,是可以以性爱为乐的物种。所以如果用人类的想法来说“给猫咪做绝育好残忍啊,不能生宝宝,还不能体验做爱的感觉,好惨啊”那你就错了。

接着,作为一只母猫,当她成长到八个月左右时,身体基本成熟,就会开始发情,若不能受孕,过一两个月,就会再次发情,若持续不能受孕,发情周期就逐渐缩短,愈发频繁。更可怕的是,一只发情期的母猫始终得不到怀孕的话,子宫就会开始出现炎症,长期处于发炎状态。可想而知,一只猫咪的子宫长期处于炎症状态是一个什么情况。我家最大的猫咪去年做手术时才一岁半,带她去做手术时,医生说我们很幸运,因为猫咪的子宫已经因为长期炎症开始出现病变,再不做子宫切除手术,恐怕她很快会因为子宫癌而死亡。

再说一下关于猫咪繁殖的话题。有人就会说了,既然猫咪发情和不怀孕那么痛苦,那为什么不让她们受孕呢?让她们正常的交配繁殖不就好了吗?那好,我问你,你知道一对正常的猫夫妻七年内正常繁殖出的后代是多少吗?我告诉你,它们以及它们的后代在七年里可以繁殖出数十万的猫咪。请你告诉我,在整个自然界的资源都被人类操控的这个地球上,这个没有民主国家里,这数十万的生命,你打算怎么办?你来养么?还是你打算成为和那些人一样,想把它们都吃掉?因为人类,剥夺了几乎所有动物的生存空间,如果我们不能给这些猫咪一个自然生活的空间,那么我们能做的事情里,就包括通过较为人道的方式控制它们的种群数量。如果任由猫咪繁殖,后果不仅仅是城市生态的混乱,更会引来更多更多人对猫的误解和仇视,任其发展,很可能会给猫带来种族清洗的悲剧。

最后再补充一下,猫的生殖系统和人的生殖系统都是属于非必要的生命器官,也就是说,生殖系统是可以单独从体内取出但对生命体不会造成生存问题的一个特殊系统,这也是为什么人类可以实施变性手术的医学基础之一。

ok,当你理解了以上所说的内容后,就不会惊讶为什么我们要亲自带自己的爱猫去医院做切除子宫的绝育手术了。事实上这次做手术的两只猫咪是家里三只猫最乖的,其中最小的小家伙还是我和小叶子一把屎一把尿地从未睁眼的小奶猫带大的孩子,简直就和自己的小宝宝一样亲,关于最小的猫咪,可以看看旧博客里的这篇领养文:《希望爱猫的朋友给小纳福一个温暖的家》。由于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家,加之日久情浓,现在就算有好人家要,我也不会送她走的。

言归正题吧。

上周日的早上我和小叶早早起床,梳洗好后就带着两只小猫咪去医院。同时还有小叶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张红和她家的刘洋,带着她们家那只凶巴巴的小白猫,三只猫咪一起做手术。不过张红家的白猫是男子汉,虽然很快就不是了。

我们家较大的小宝曾经是流浪猫,见过些市面,不太紧张,但见到医院那么多人和猫猫狗狗,还是害羞了。较小的小咪就不一样了,自打出生以来,还是小奶猫时就在我们家,打小就没见过生人,在此之前,她的世界观就是我们俩和另外两只猫,偶尔有人上来送个煤气或维修网络,她都会害怕得躲起来,直到两个小时后才敢蹑手蹑脚地从我们俩都不知道的某些角落里出来。所以小咪到了医院后就直接吓傻了,一动不动地,或者就是直往我的怀里钻。

张红家的男猫很淡定,小宝也对这个地方感到很好奇,只有小咪,缩起来。

主刀的史医生先给两只猫咪抽血化验做术前检查,结果让我们很头疼。小咪从小被宠爱着,一切健康无事,但小宝就不是了。化验单显示小宝的白细胞和粒细胞等指标过高,血小板的密度也偏低,这意味着它的体内似乎存在着炎症。史医生不放心,于是重新抽了一次血,再次化验的结果仍然是小宝有炎症。

由于不知道炎症的确切位置,医生只好逐步检查,当摸到小宝肚子的子宫附近时,小宝忽然大叫一声,越靠近叫得越大声越惨,经过反复确认,证实小宝这个平时最乖最闷最爱念佛吃斋的猫咪子宫发炎了。所以,小宝的手术必须推迟,得先把它的炎症消除了,才能做手术,否则术中会出现大出血,死亡系数非常高。

此时网络服务商打电话来,给我们家检修线路,和小叶子商量之下,我先回家处理网络的事,顺便把室内卫生搞一下,免得它们回来后感染。二话不说飞车回家,把家里卫生搞了一遍,处理完了网络的事情后,又飞车回去医院,这时候小咪已经做完手术,虚弱地躺在休息台面上,吐着小舌头,颇叫人心疼。另外一边的台面,是平时很乖巧但见到大场面还是会紧张的绝强的小宝,正在无奈地打着点滴。而张红家的白猫已经不是男子汉了,正软塌塌地躺在另一侧。

这次小咪的手术很顺利,恢复得也很好,但是未免术后感染,程序上是要打三针消炎针的,所以我们还得带小咪去医院打针。小宝的炎症迫切要消除,所以和小咪一样,要继续去医院打针,和小咪不同的是,小咪只需要打小针,也就是常见的皮下注射,而小宝则是打血管的吊针,这对于非常怕疼的小宝来说,再好的脾气也无济于事。

打针始终是会疼,为免小宝动作太大弄伤自己,还是做好防护设施比较好。

这是宠物医院自己养的猫咪,丫头,这妞感冒了。

科普一下,这是小咪的子宫,大的两条是子宫,右边两个小椭圆是卵巢,还有细细的是输卵管。

还处于麻醉状态的小咪歪歪地吐着舌头,看得我们好心疼…

这是小咪的创口,不到一厘米,并且是内封,外部看不见线,并且线是可吸收的,对猫咪身体无影响。这样缝合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好处,就是避免猫咪舔伤口时把伤口舔开。上两张图可以清楚看到,猫咪舌头上那密密麻麻的倒刺,如果猫咪自己舔开了伤口,麻烦就大了。当然,除了内缝合,伊丽莎白圈也是很重要的。

这就是伊丽莎白项圈,防止猫狗舔伤口专用的,有时猫狗喷了皮肤病药或者做了手术这类情况,就需要带这个。这时已经在家了!

带小咪去医院打消炎针,很乖,安安静静打针,不吵不闹。

小宝和小咪则形成鲜明对比,她正在想:“老娘不要打针,快把它拿开!拿开!”

既然不肯老实坐着,那就由我亲自抱着你,乖乖打针吧,身体要快点好啊!

心情复杂的咪子

带猫咪打消炎针的第二个晚上,偶遇了一件让我和小叶十二分感动的事情。

那晚我们刚到医院,给小咪打了针,小宝的针还在准备,一个约摸三十岁的女人带着一只全黑的小猫进来。她说这是她在路边见到的一只猫,看她病怏怏地躺在路边,非常不忍心,就捡过来给它看病,然而检测出来的结果让大家非常难过。这只全身黑亮的猫咪,已经没有了牙齿,一颗都没有了,并且有严重的血液疾病,正处于体温下降的状态。换句话说,它,正在死。女人非常难过,她抑制不住情绪,不住地哭泣。医生说,你打算怎么办。她说,不要让她那么痛苦,安乐死吧。医生说,安乐死的针前后一共要140元,如果尸体要交给医院转交政府处理的话,还得另加100元。女人说,好。一个人径直走向收银台,交了钱,为这只仅仅是在路边偶遇的萍水相逢的从未谋面的流浪猫,送它最后一程。据她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带流浪猫来医院了,实在看不下去,受不了这些小生命在人类的钢铁森林里流浪受苦。实在,看不下去。

在医生给小黑猫打针的时候,女人泣不成声,站在旁边的我和小叶,也难以平静。这是什么一种感情,就算是养惯了猫狗的人,也很难做到这种程度。

看着她带着猫咪离开的背影,我感到很悲伤,同时又有一股强烈的暖意由心底涌出。

一个星期过去了,嗜吃如命的小宝恢复了强大的食欲(给小咪做手术的前三天,小宝几乎没有任何食欲)和不论何时都强悍的睡眠欲,而小咪,呵,在做完手术那天就开始上蹿下跳,经过一个星期的恢复,现在除了肚子上的一撮毛还得一段时间长好外,基本上已经恢复如初了。

今天早上,刚睡醒的宝子…这个家伙,每天最早起的就是她,六点半准时在你耳边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反复重复着“喵~喵~呜喵~”叫,还会轻轻含着我的脸…直到我起床给他们仨喂吃的为止…

小咪的创口恢复得非常好!

毛呼啦西的小咪子~恢复啦!

恩,不过,小宝的手术还没做呢,等她的炎症好了,还得带她去医院。

后续报道:《猫咪变性记-续-小宝绝育

9 thoughts on “猫咪变性记

  1. Pingback引用通告: 猫咪变性记-续-小宝绝育 « SUiTHiNK's

  2. 哦,照片很红很暴力…

    我遇到几个喜欢猫的人,
    心肠都非常好,你也是!

    在大陆动物这么简单就安乐死?
    我看了去年12月的《人与自然》(杂志)
    在欧洲,想让猫和狗安乐死
    也是件很严肃的事情。

    当然,我不是说你遇到的那个女人所作的事情不严肃
    只是好像程序太简单了…

    • 不仅仅是安乐死,就算是领养猫狗,也是要经过一个严格的程序的。
      不仅要考量主人,还要对主人的亲戚朋友进行一些调查了解。
      在欧美发达国家,猫狗是被赋予和人一样的地位的,领养猫狗和领养人类孩子一样。

      如此简陋的安乐死程序,从此也可以看出中国内地政府对猫狗等动物的态度。
      虽然这个事件挺让我感动,但说回来,正是因为社会缺少某些人性,这种事情才会显得如此光芒。
      至今内地的许多人对猫狗还停留在食物层面的认识,不要说动物法该怎么写了,就连是否该为动物立法都仍然有很大的障碍。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