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周年纪

岁月如飞刀,催着圆月上树梢。再浪漫的梦,总有面对现实的一刻,例如,我正式满二十四周岁,进入了人生的第二十五个年头。

流水账就不说了,大体都差不多,睡个懒觉,中午搓一顿,找个地方玩,到了晚上吃蛋糕。但是今天有两个环节令我觉得今天过得很充实和快乐,并且,都是小叶策划的。我必须记录下来。

 

中午到黄记煌吃饭前,小叶就说,海岸城有个DIY银饰的地方,问我有没有兴趣。我靠!这还用说么,我是一切DIY控啊!从黄记煌吃完出来,我就迫不及待地问DIY银饰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尽管这不是咆哮体,但我这份心情比咆哮还凶猛。

我们来到一间格子店门口,在格子店的招牌的上面还有一个招牌,上面写着“DIY银饰”,我心中一愣,念道“不会吧,这太不专业了吧…”。走进格子店,从侧面的楼梯往上走,开始觉得有点意思,因为墙面上贴满了各种手工银饰的照片和别人在这里制作的过程,看得我很是心动!一边上楼梯就一边听见上面有几个人在聊天,这种很融洽的气氛让我觉得这一定是个有趣的地方,尤其是其中有一把沉稳柔和的男中音。

我们俩上到银饰店内,看了看里面的陈列着的银饰们,觉得确实挺有意思的,便开始向店老板讨教。店主自称小武哥,这里的银泥都是日本进口的,之所以在这里开这样一家店,也是因为之前在日本玩的时候学过,觉得有意思,就搞了起来。当然咯,人家只是把这当做一个休息的工作室,并不指望这个挣大钱。他本身是云南曲靖人,曾经经营过服装店,去过台湾和日本,现在经营一间材料公司,同时在丽江束河有个客栈(我和小叶都惊呼,束河!哈!),但是你很难从他的络腮胡和讲究的服装搭配上看出,其实他是学金融出身的。是的,我和小叶第一眼都以为他是搞艺术的。小武哥是个很健谈的人,这似乎是喜欢四处云游的人们的一个共同的特征,和他聊天会觉得很平和而又富有生趣。我曾经想过,以后要成为一个这样子的人:有自己的公司,不太需要过分的管理,有一到两个副业,这边走走,那边看看,可以经常出游,有时和夫人一起,有时自己到处走走,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喝茶聊天结交朋友。今天看见活样板,更令我坚定这个想法。

言归正题。首先,小武哥让我们画出设计方案。

这就是我们的设计草图,以“海螺”为主题,一只吊坠耳环,一只耳钉。至于为什么是海螺,恩,没什么详细的考究,就是对这个题材和造型情有独钟吧。我喜欢大海。

接着就是用银泥捏出你想要的大体的造型。虽然说是“大体的”造型,不过在设计图阶段就得考虑清楚,因为银泥从拿出来到干的时间很短,只有两分钟左右,所以这个“大型”要在两分钟内弄好,否则一旦干了,就没戏了,并且这和产品设计类似,材料对工艺(就是制作方法和手法)有要求,有些造型做起来难度很大,尤其对我们这种完全零经验的新手来说。经过和小武哥的商量研究,最终确定的造型是这样:我的耳钉是一只圆形的海贝,小叶的吊坠是一只长海螺。虽然此时看起来很像“两坨屎”…是的,路过的路人甲是这样说的,但是没关系,玉石没雕琢之前都是破石头嘛。

经过初步的打磨,外表稍微光亮些了!

夫人在很认真地打磨她的小海螺。

噔噔噔噔~这是老板小武哥在帮我们完善光滑的外表面。是不是超有型?

打磨好之后就放进这个迷你烤箱里烧。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上过陶艺课,不过这么小的窑我是第一次见。起初我还在四处张望,寻找烤箱,原以为烤箱在某个房间里,哪知道竟然就是我身后这个小黑盒子。不过你别小看它,看玻璃后面火红的颜色你就知道它的威力了。

刚出炉的银子!是不是想问这怎么是白色的?恩,其实这是外层的氧化物,打磨下就没有了,而且这层物质也留不住,蹭蹭就没了。其实这个感觉也蛮好看的。

很有型的小武哥在给我们的银子打磨抛光…是不是很有型?

完成了!寒光闪闪的两颗海螺!

我的海贝耳钉看起来有点像玫瑰,于是取名“玫瑰海贝”,寓意绽开的浪花

小叶的海螺像那种传说可以留住声音的角色,于是取名“声浪音贝”,寓意听得见的希望

我的王妃,和她闪耀的海贝。

最终完成形态!

离开“脱泥戴银”时,小武哥说:“逛街走累了,就上来坐坐。”接过小武哥的名片,我和小叶对视一眼,和这样的人做朋友一定是件很棒的事!

回家路上经过一家蛋糕店,小叶买了块巧克力蛋糕。到家后她神神秘秘地叫我去厨房站着别回头,等她说好,我才能进去。灯一息,电脑里放出一群小孩子在唱“生日快乐”,我回头一看,十二支明亮的烛光照亮一片黑夜,夫人在烛光后举着相机录像。小叶说该许愿了!她说可以许三个,前两个可以念出来,于是我许下两个愿望:希望我们两家人的所有人身体健康,希望通过今年的努力可以实现把尤妈妈和Daisy和乐乐接过来一起生活的愿望。第三个愿望,在心里默默地念,关于我们的未来,我们的爱。

还是小学时,每年生日都会请很多同学来家里玩,会收到很多礼物;到了初中高中,对生日就没有什么特别要求了,和家里人吃个饭,吃个蛋糕就可以了;到了大学,我甚至不向人提起生日的事,我觉得只要对方是在意你,不需要多说什么,所以大学四年的生日过得更轻简,只和一两个知心的朋友吃个饭,聊个天。对于现在的我而言,什么都不必要,只要还有朋友记得,只要你对我说一句祝福,不管是四个字,还是四十个字,都足够了。

很感谢小叶的用心。这仿佛是一个仪式,一个跨进另一个世界的仪式。人生第三个循环,开始了。

爱你。

 

从 昨晚到现在,饭否,新浪微博,手机短信,邮件,QQ留言,我收到了许多朋友的祝福,他们(排名不分前后)分别是:妈妈,爸爸,小姑姑,小叶妈妈,浩然,卿丫头,阿琪,海玲老妹,天祥,小舰艇,谋谋,豆芽,阿虾,阿蒙,祖禹,家家,铮铮,谭小鬼,冬梅老娘,Carol,钟康,尚王健,福儿,王爽,柏拉图晓明,慧萍,小熊,孔慧,高露洁,默默,阿牛,si艳燕,老钝,楮婷,朱文涛,黄益蕾,剑霞,国媚,燕辉,佺,还有和我同一天生日的维以不永伤(饭否),和旺虹。


谢谢你们,谢谢每一个给我祝福的人,不管是以什么形式,哪怕只是在心里默念而没有告诉我。谢谢你们,谢谢。

特别感谢我的妈妈、爸爸和阿嫲。


跨过了十二点,现已到了3月21日,一年一度的春分又到了,新的循环再度开始,祝大家一切安好。

晚安。

16 thoughts on “二十四周年纪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