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自由闲_前奏篇

由于上一篇里提到的原因,我有了两个星期的跳槽休假期,在海晓的强烈推荐下,我决定去川西走走。

正好适逢雷雨的长剧公演,我想回去看看,看看新的血液,会会老朋友们。

于是我从韶关出发,第一站是熟悉的湛江。

回湛江那天是6月15号,正好碰到说有月全食,于是我在火车上时就一直憧憬着能和雷雨的伙计们在鸿园后面的楼顶看月食。到达已经是十一点,我背着大包晃晃悠悠地走在曾经熟悉的校道上,昏黄的灯光和过去没有区别,就好像旧电影的画面,斑斑驳驳的,充满了药水的味道。

我低着头,想发一条饭否,远远地听见有人在大喊“小刚”。那一瞬间,我不敢抬头去看。我假装在黑莓上飞快地打字,听着这远远传来的声音,竟然有种“少小离家别”后归来的的错觉。那天晚上来接我的是小土、阿虾和豆芽,我们来到熟悉的“鸿园后面”,密密麻麻的自建楼里满是青春的汗水和精液。现如今这里,更密集了,样式也更丰富,不再是简单的砖块楼,多了些很搞笑的罗马式和不明风格式,同湛师那个混搭风格的钟楼遥相呼应,很和谐。

我们住在天台的一间房子里,是阿海租的,可直到长剧演出完后收拾舞台我才见到这小子。这个天台可以看见远处的麻章,还能望到赤坎区的市中心,可偏偏阴云密布,看不见月光。这个晚上我们就在这样一个小房子里聊着一些不太记得内容的天,仿佛谁都没有毕业,仿佛一个小时前还在跑道里排剧。夜风幽幽地吹着,不会因为多了我或少了我而有什么变化,唯一的款待就是一场清晨的雨淋湿了我晾在露台的衣服。

第二天早上到李雪家,看看她和她的大肚子。

哈哈,瘦不拉几的李雪顶着个大肚子,就像小叶说的“大蜘蛛”。上一回见到李雪和雪妈时我还有点紧张,总有点不自然,这一回慢慢地有种亲人的感觉了。喝着茶看着电视聊聊闲天,一场暴雨哗啦啦地冲洗着水泥地面,一天就过完了。中午姐夫回来吃了点饭菜,休息一下,又会单位应酬领导们去了。部队的工作就是无奈,从小兵仔到师级长官,没有不是演技派。

晚上就是长剧公演,我带李雪和雪妈去音乐厅看看我口中常常念起的“雷雨”。

老朋友太多,招呼打不过来。走在音乐厅的过道上,我不再有那种紧张感,也不再“当众孤独”,和《前程似阱》时一样,我就是个观众,老观众。满场都是熟悉的身影和不认识的声音,突然秋文跑到我身边说:“小刚!你在这里!傻蛋在到处找你,你快来后台!”傻蛋就是上一篇提到的海华,整天一副傻乎乎的开心样儿。去到后台,还没看清傻蛋的妆,就被她一把抱住,呜呜地说:“小刚你去哪里了我找你好久啊他们都说你早就回来了但是我找你好久都没找到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好紧张啊好害怕啊一直都没人认可我但是我就莫名地觉得小刚一定会认可我的…”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雷雨里有才华有见地的角色何其多,一个嬉皮笑脸的小女孩要被大家认可是一件何其难的事情,又不是每个傻蛋都是小刚。哈哈哈,不带那么夸自己的!

这一回我没有拍很多相片,因为有太多的大炮架在周围,我只想好好地看剧。在我的相机里我找到这张照片,我喜欢裕鸿的这个背影,不管这个剧本当初的设计是怎么想的,这个背影似乎直接道出了我对这出剧的理解,对腐化堕落的人心的嘲笑。

演出很顺利,但成不成功,还得问问那一晚的观众们,只要观众们觉得好,那就是好。那些什么“不要因为观众的不思进取而降低自己的要求”根本就是文人沙文主义,不照顾观众的舞台不是好舞台。尽管不可回避地要说里面有太多对赖声川的“借鉴”,但至少“借鉴”的效果还是不差的,对于大学生话剧,我觉得真的没必要太高要求。对于一群从小在体制内洗脑教育成长起来的孩子们来说,他们才刚开始睁开眼,才刚开始懂得自己独立思考,旧的价值观还没有完全崩碎,这样的一群孩子能做到这样,已经算不错了。这个年代的大学生,和话剧刚被引入中国的那个年代的大学生们是类似的,刚从牢笼里破茧,没准这个百年循环,真的会重演。

以前演出完后,都会在附近的酒店里开个大房,一群人在里面聊天,谈心,就像真正的伙伴,真正的无话不说。我天真地以为现在也是这样。同样的大房,相同的仅仅是房间的面积,这里面我感受不到属于我的那个年代的直指人心的话题和游戏,大家只是各自坐着,一个一个小圈圈,你有你的话题,我有我的微博,没有青春的锐气和豪气,也看不见坦诚。

算了,毕业那年我就对自己说过:雷雨已是过去式。我回来仅是看看我熟识的那些人们,看看我那些可爱的老师们。

第二天醒来,我和傻蛋跑到酒店楼下的早餐街上,看看这个城市的早晨。大家都勤劳地活着,靠着自己的一门手艺养活自己和家人,这样挺好的。

吃完早餐,傻蛋就回宿舍继续睡觉去了,我则按照约定,回到了专业画室,会会老师们和师弟妹。画室和工作室里的设备都比以前多了不少,教学内容也由于我去年提的意见有一些调整,可精神状态一如既往。唉,设计师这三个字背后的含义,一届能出三四个有悟性的就不错了。专业语境真的太重要了。

啦啦啦~和老师们吃完午饭,终于到了下午的K歌时间!!!

虽然很煽情,不过这种大家一起唱歌,还能看豆芽和青云抱在一起哭一个小时奇观的机会以后真的不多了,高歌纵情还是非常不错的。我就喜欢K房。

每个童话里都会有类似水晶鞋的倒数器,当机票上指定的时间越来越近,我也变得越来越激动和煽情,最后唱完《千千阙歌》,便是头也不回地离开的时候。

曾经在湛江生活了四年,头一回在湛江坐飞机竟然是毕业两年后。

在阿虾、傻蛋和蚊子公三位笑靥如花、美若天仙、花见花开、万人着迷的大美女的护送下,我完成了在湛江机场的首次起飞。穿过安检关口后,我惊讶地看见了这架我坐过的最小的飞机,从经济舱的仓尾竟然可以望到头等舱的第一排座位。

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我踏上了成都的土地!

敬请留意下一篇:

川西自由闲_成都篇

—–>>> 回到【总目录】

12 thoughts on “川西自由闲_前奏篇

  1. Pingback引用通告: { 川西自由闲 | 一场冲动的辞职旅行 } « SUiTHiNK's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