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自由闲_康定篇

怀揣着美好的想象,向康定出发啦!

山里升起的雾气不免让人觉得那里生活着神仙呐~

到了老虎嘴隧道,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隧道。

窄,什么程度?只容一辆车单独通过。

黑,什么程度?没有一盏灯,全靠车灯探路。

这绝对是所有隧道的原始模型。

不过这连前戏都不算。

在后来的二郎山隧道,遇到了单边放行。

什么!?单边放行!?从来就行走在畅通道路上的我头一回遇到这么无语的事情,你不知道前面有多少车等着过去,也不知道对面有多少车正准备过来,你更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要持续多久,没有人可以问,问了也没人知道,你就像玩过山车,跑到最高点突然停电!停下来了!停在一个前后不着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最关键是这个隧道里竟然没有信号!!!

唉…

旁座的女生路上一直捂着肚子,我还以为她晕车,但是她还反过来关心我是不是晕车。快到康定时她到站下车,我发现她座位上有一大块新鲜的血渍…

然后一位不明情况的大叔坐了上去…

善哉,阿门。

好啦!经过一段还算蛮顺利的堵车和修路绕道后,终于到达康定啦!直奔登巴!

这串组图里的第三张同时出现了这趟旅行的两位重量级巨星!分别是画面中央喜感极强的sarabi同学和右边以粥同学为首的吃货团!当时我其实没有意识到,等我回到深圳,导出相片整理时才惊叹:这他妈就是赤裸裸的缘分啊!

好了,这些在后面的篇章里都会说的,咱们先来参观下登巴的浴室!

怎么样?

这才叫依山而建啊!

这才是原生态啊!

这才算与大山相伴啊!

这是别墅级待遇啊好不好!!!

不过,别着急,这些都是浮云!

整个登巴客栈的所有精华所在不是舒服的环境和亲切可爱的人们,也不是背靠着的雾起云涌的大山,而是,她!

土豆!

小土豆

这个小家伙从我进门那一刻起,就一直围着我转。

啃啊!咬哇!

舔啊!跳啊!

跑啊!打滚啊!

左右翻啊!

萌翻了!!!

不过再可爱的狗狗也不会做饭,我还得到镇上找饭馆去。

此时,旁边一伙人正在研究怎么去一家驰名登巴的吃鱼的店。他们就是驰名川藏线游走在各种小巷子寻找美食的“康定吃货团”!这是后来升级版的“大地上游走的吃货团”的前身!

很不幸的是,那顿鱼宴之前,我还不认识他们!

在河边找了家小面馆吃了碗红汤牛腩面,香!然后追加了一碗醪糟蛋!当时因为对冰醪糟的美好印象,所以对于一切名带“醪糟”的各种食物都很有好感,于是很想知道这个醪糟蛋有多好吃。然而事实是…撑死我了!面团加鸡蛋啊,刚才还吃了一碗面啊,这叫我情何以堪啊!

但是这难不倒曾经在青海湖边西海镇创下连吃两巨大碗牛肉面的记录的我,在清爽凉快的康定,我汗流浃背地全歼这缸醪糟蛋,取得了彻底的全面性的胜利!

然而,还不认识人,晚上做什么好呢?

没关系,青旅就是为此而生的圣地。

你说sarabi你拿什么出来不好,偏要举着一台单反在那么显眼的位置坐着,这不是分明举个小牌上书【求勾搭】么?

理所当然的,装备了凶猛大杀器LX3的我怎么能放过这台单反…和它的主人,的书,呢?

我走过去,坐下,瞎聊开始了…聊了什么我不太记得了,大概就是“你是干什么的啊”“怎么还带那么大本书啊”“看看你拍的照片啊”等等微波炉式话题。事实证明,这只微波炉还蛮好用,一下就熟了。

前台的桌上有一只小小的香炉,算不上十分的精致,不过确实可以作为不错的摄影对象,所以我和sarabi这两只摄影界的新进猛兽开始围着这只可怜的香炉疯狂围观,各种快门各种感光度,枪林弹雨,水泄不通。

夜灯

除了勾搭单反外,和前台的搭讪也很重要,因为没有人比她们更了解这附近有啥好吃好玩的了。

这位来自甘孜的藏族小妹很健谈,半个晚上基本上就在和她聊天,不过很可惜是忘了要她联系方式,这些相片本来是要发给她的,现在不知道怎样才能联系上她。

但,你要是一整晚都在和一位女士勾搭的话,会有某些不太好的嫌疑,于是我和sarabi也不知怎么就坐到了粥和小爬大奔那一桌上了。严格来说,这是本次康定之行精华内容的开始。

其实出门不见得就要去多么壮观多么俊美的地方,旅途的风景只是一种气氛的渲染,自己出行最大的乐趣在于结识新的朋友,而且在这群自助出游的人们里,很大的概率里存在着许多与你有共鸣的特别的有趣的人。当然咯,不能否认有些盲流也会嚣张地混迹其中哈,例如后来在稻城亚丁遇到的两位极品哥。

这一晚我们五个人围在木头桌子边说东说西,猜猜你的职业,说说我的来处,看看前台小妹,逗逗肉呼呼的土豆。

多美好!

夜深回屋睡觉前,sarabi在墙上写下她的毕业旅行留言,和两年前我的毕业旅行一样,对生活对工作充满了各种想象和期许。这样的人多美好!

上面第一张图最左边糊掉的就是活泼好动安静祥和的粥同学,中间是迷你可爱的知性美女小爬,黑色衣服的帅哥就是传说中的豪车,梅赛德斯奔驰了!由于是瞎拍闲拍,我也是回来整理照片才发现有那么一张相,可惜,粥同学真成糊糊粥了。

下面那张就是当晚聚集在登巴的自行车骑行川藏线的勇士们,这还不是全部,后来又来了一批,好几个小队,加在一起有三十几辆自行车,都是专业级装备。

这伙人一大早就消失了,早到什么程度呢?我七点醒来,登巴就已经是空城了,只有我和粥爬奔。sarabi已经坐上了大巴,早我一天杀去了稻城。顺理成章,我们四个就组成了“康定吃货团”,开始扫街。

这就是康定的早晨,面前这条是康定河,我的右手边是康定的母亲,折多河,左手边是雅拉河,我所站的地方是雅拉和折多的交汇处,三江六岸的河道中心,一座“人”字形的大桥兼广场。

这就是汹涌的折多河,沿着折多河,就是康定的核心区。有多汹涌?看看河岸的房子,看看比例关系就明白了。

我们吃货团四人又不是饕餮猛兽,自然是不能从头到尾只想着吃,来到了康定,明知道有那么多的藏传佛寺,怎么能不好好拜访一下。顺着折多河往上走,在步行范围内有三座寺庙,分别是安觉寺,南无寺和金刚寺。

安觉寺正在装修和扩建,佛堂内又是不能拍照的,就没拍。在市区内的寺庙以前的湛江念书时见过,不过规模那么大的还是头一回。离开安觉寺就继续沿着折多河往上走,坡度渐渐增加,坡顶就是公主桥。公主桥相传是因文成公主进藏时经过儿得名,不过且不管传说怎么说,我们四个比较好奇的是,为什么公主桥桥头是一个“公主桥浴室”?

南无寺在半山腰上,寺前的上坡路很陡,粗估计约有35-45度。

但是当你走到寺内,自然会被藏传佛寺的精美所折服。之前的陡坡就是给进寺人们的一个小小的考验吧。

这只是外部,若有机会来,内部的精致可谓匠心独运。

在大殿的上方有一处开窗,每天阳光从那里射进大殿,直落在跪拜的蒲垫上,然后慢慢移动照在佛前的浮屠塔上。

站在温暖的日光下,逆光而视,彷如仙佛就在你面前,静祥端瞻。

当然咯,少不了猫的存在。灵性之地,必有灵物所居。

这家伙,这眼神,真欠扁啊。

金刚寺的地位也许比较高,因为门前有一个巨大的转经筒,门匾也更精致。

山就在旁边,云就在山上,仿佛神明就在举头之处。

怀着祥静的心情一步步走完了三座佛寺,接下来该做什么呢?嗯,虽然佛家说要节欲,但是孟子的学生告子也说过【食色,性也。】和【人性之无分于善不善也,犹水之无分于东西也。】所以,作为吃货团,接下来的首要任务当然是:

吃!

吃什么?

这么一大桌,四个人,一共¥68,平均17元。这可不是城里那种盘子大内容少的“大餐”,而是实打实的一大满碟,不管是食材还是味道都特别棒。外加吃货团团长粥董赞助的可口可乐,这一顿那叫一个饱到撑啊!

吃饱了回登巴休息,大奔去县里德克士上网办事,我和粥仔和爬仔就杀回到登巴吃酸奶!

这是登巴客栈厨房自己的藏式酸奶,牦牛奶做的,相当够味儿,加一勺白糖,滑爽酸甜!夏日极品!

稍事休息,为了赶在店家关门前吃到,我们又杀回县里,对着路名,一条一条巷子搜索,终于找到了登巴前台公示墙上大家推荐那家小吃店。这是一家什么店呢?

各种凉粉、冰粉和冒菜哈!

以前我没听说过冒菜,这是第一次听说也是第一次吃,其实就和在广东吃到的麻辣烫类似,就是把各种粉啊菜啊瓜啊豆芽等等一锅烫,放上自家的调味品就可以吃了。我吃了一碗冰粉,和07年在贵州凯里吃的味道差不多,也是甜甜的冰冰凉的感觉。粥仔和爬仔吃的粉,口感介于广东河粉和果冻之间,爽滑脆嫩,嗖一滑就进肚子了。

吃完凉粉店慢慢地往回走,好奇地在城里瞎逛,走着走着竟然迷路了。川西的夏天天黑得晚,我们仨回到登巴已经快八点了。

还是昨天的那张木桌子,我们唱康定情歌,唱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天很快就黑齐了,寒风呼呼地吹。

这是夏夜,吹的却是冬风。土豆似乎还无困意,在我们桌边蹦蹦跳跳,还是不停地啃我的裤脚和手。我喜欢我身上的猫狗气,那样,我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夜至十点,我们各自回屋睡觉,我发现我那八人间竟然只有我一个人,于是果断搬去粥仔房间。四个人睡六人间,熄灯夜谈,不亦乐乎。原本睡意浓浓的我,听着粥粥和小爬的谈话,不自觉地不知怎么就加入了话题。锵锵四人行,思想大汇集。灯熄了,但房间里一片生机盎然。从情感聊到社工的工作,从宗教说道心电磁场,相见恨晚说就是这种感觉吧?尤其毕业后工作了两年的现在,遇见这样的朋友是何其难的事情。

可…

觉…

还是…

得睡的…

第二天早上四点五十分就起来了,我收拾好行装后跑去大厅和小院里找土豆,没找到,很失落。在大厅里等粥她们出来时我忽然想到前台下面,于是探头去看。两位藏族小妹就睡在下面,她们枕头边上的就是小土豆!不想吵醒她,但是又忍不住要亲亲她的鼻子,和她告别。迷迷糊糊的小土豆睁开蒙蒙的眼,不知是没睡醒还是知道我这个喜欢她的过客立刻要走了,她显得有些忧伤,轻轻地舔着我的手背手掌和脸。掌柜的小妹说就在刚才,土豆还恶狠狠地凶了两个刚来的客人。大概是我太善感了吧,但这么可爱聪明的小生命,你怎么能不爱她呢?现在土豆应该四个月大了吧,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的气味呢?

我们四人一起赶到车站,我不舍地和粥粥小爬拥抱告别,下一站她们将开向色达佛学院,而我的下一站是sarabi所在的,稻城。

其实我对粥的北线很感兴趣,北上色达再辗转进藏去拉萨。宗教和当地文化这些的东西,我太有兴趣了,可是啊可是,我当时没有那么充足的时间,事实上后来我已经回来了一个星期,她们才到达拉萨。

唉,真可惜。

在康定的一天时间很短,就相当于在成都中转一天用于休息,赶去下一站那样。但是在康定最后一个晚上的那次卧谈会,值回了整个票价。我后来回想,假如那晚我们都直接睡了,或许这一天就打了个七折,假如从寺院回来后我们没去扫街找食,这一天也许只有五十分。但,世事就是那么奇妙。

在旅途中和投契的朋友告别,是一件很难过的事,你无法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这如水的凉晨,浇灌紧沉沉的背包,座位如同针毡。

小爬和大奔现已回到上海工作,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再见面;粥仔九月开始在香港中文大学念书,两年社工科硕士研究生,应该有机会找出来玩玩,没事传授两招给我,我对社工这方面的工作太有兴趣了!哈哈,我真是兴趣超级广泛啊!

好!

康定篇告一段落了,大巴即将驶往下一站:

稻城!

敬请期待。

—–>>> 回到【总目录】

5 thoughts on “川西自由闲_康定篇

  1. “在旅途中和投契的朋友告别,是一件很难过的事,你无法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这如水的凉晨,浇灌紧沉沉的背包,座位如同针毡。”你写的就够感伤····

    • 哎,我当时真的觉得好难过,停车场停满了大巴,都在赶早发车,我往这边,她们往那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会。

  2. Pingback引用通告: { 川西自由闲 | 一场冲动的辞职旅行 } « SUiTHiNK's

  3. Pingback引用通告: 川西自由闲_成都篇 « SUiTHiNK's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