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自由闲_亚丁篇

这是一个各种极品哥和神奇姐们横行的天下,例如这个即将离开稻城的早上。

那位身怀匕首睡觉的大侠名唤笑天,由于他们一行八人和我们仨是同一时段去亚丁(幸好不是同车),所以早上我们四个人就一起出来吃早餐。下图就是超级好吃的土豆包子和牛肉包子!啊哈哈~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做包子的,香脆可口,还超级便宜,绝对符合旅游必备的“当地名吃”的称号!

包子吃得差不多,该买单的时候,笑天同学深情款款地说,我真羡慕你们,可以这样活着。我们仨一愣,什么,怎么活着?接着他继续说,我从来没想过还能这样吃早餐,以前我出去玩随便一个早餐都是一两百的,和我女朋友出去旅游一个星期就花了一万多。接着说,他从前从来没想过要记账这种事情,觉得认识我们仨他学习到了很多东西。我当时纳闷,你不是对我们记账的行为表示不理解么,这学习二字,从何谈起?听着这些话,我,sarabi,文彬,瞬间,石化+冰冻!

昨晚这哥儿们和我说,自己是头一次自己一个人出门,以前都是父母带出门的,这次还是瞒着父母偷偷出来玩。怎么说好呢,大三的男性,已经不能叫男孩子了吧,一个20出头的男人,被父母宠着,家里有钱,花钱没概念,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私底下我们给他取了个别称——刀哥!尽管刀哥说话时那种张扬的风格和自我感觉过度良好以致不顾别人感受这些东西确实让人感到不太舒服,不过早餐这段“雷人语录”倒是让我觉得这孩子没那么讨厌。尽管他确实有点让人无语,不过从他身上看得出,他父母的无能。

这种人大概是失败教育的牺牲品,谴责他这个那个也没多大意义,当他踏出这第一步,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在旅途中接触了许多不同的人之后,自然会走出原本画牢的圈子。这也算是旅行的意义之一。

笑天抢着把早餐的单买了,找钱的时候很惊讶地说道:“哇,才7块钱,你们都吃饱了吗,再加一点吧!”后来他的伙伴们也过来吃早餐,他也把单给买了。我忽然有个阴谋论的想法,他的这些同行的人,该不会是看中他有钱,所以才一起走的吧?不管怎样,这家伙心眼其实挺好的。

话不多说,该出发了!

从稻城去亚丁又是绵延不断的盘山路,要开四个小时,前一天和认识的藏族小伙多吉约好了车,早上九点,准时出发。

但是当天多吉开车去了别的地方,赶不回来,于是叫了他的朋友尼玛来开车…尼玛!?我们仨当场笑到内伤!好吧,不能这样,伤害民族感情的!心态要端正!

来看一下,帅气的尼玛!87年的!

由于进入景区要门票,为了躲避这个高得吓人的门票,我们给尼玛一笔逃票费,我,sarabi,文彬,大哥,二哥,五个人,开始了一小段,逃票爬山之旅。操作方式如下:

尼玛在路口放下我们五人,然后他开车过景区大门,开到前面的一段路,而我们则直接从放下我们的地方步行走上上面的那段公路,再和尼玛汇合。

是有点累,不过这样一次小探险,倒也看到了许多很棒的风景。

左起:霸气侧漏的文彬,你看她那豪放的拖鞋,威武的披风,就知道不是等闲之辈;天生喜感的sarabi,学名,孔慧娴,在康定知道她名字的时候我就笑了,真想打个电话给孔慧;喜欢用色情话题撩司机的大哥,前共产党某部高级干部,年轻时在日本工作多年,炒得一手好菜,后来在亚丁见识到了。

娴仔的450D拍的小花。

路过一个小村庄,很有电影里英雄逃难地的感觉。

不!我绝对没有类比自己是英雄的意思!

一点也没有!绝对没有!

接下来遇到了出现稻城亚丁明信片上的小村庄。

五彩池村

给帅气的尼玛一个特写!多有福气的耳垂!sarabi出品!

路经一座据说也是神山,但是尼玛说他不知道名字,只知道是神山。唉,有雪和没雪待遇差那么多啊!

突然间!

惊喜的一幕!

华丽丽地!

毫无防备的!

出现了!

渐渐散开的云后面,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神山仙乃日,观世音菩萨!

五个人下车疯狂地按快门!

据说很多人等了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仙乃日一面,因为经常云层翻涌,仙乃日很难露出全貌,今天我们运气太好了,在路上就看见神山露脸,大哥说我们一定会交上好运的!嗯,好话我也信,我们一定会有好运气的!继续前进!

噔噔蹬蹬!亚丁村就在脚下!田野里竟然还有亚丁俩字,牛逼。

亚丁和仙乃日。

从这个位置就能同时看见神山夏诺多吉金刚手菩萨和仙乃日观音菩萨,老天太给面子了啊!

神山下卖东西的阿姨,sarabi450D出品。

事不宜迟,赶紧去亚丁村里的登巴报个到,休息一下就进山!

出发!

半路休息下,遇到刀哥和他的伙伴们,有个体重等于身高的女生,我们都对她投以了佩服的眼神。

好像紫色的仙鹤。

还有心形的小叶子。

哈哈哈!两只自拍的九零后!

走了好久才终于见到冲古寺,天却开始有云雾翻涌。后面的山峰就是仙乃日,越来越近了!

叠念

冲古寺门前有一面石墙,一片片石块层层叠叠,好像一个露天的藏经阁,一本本经书整齐的排列着。

就在准备进入冲古寺的时候,偶然发现了门口有一只小松鼠正在偷吃。

锦毛鼠

被我抓了个现行。哈!正在看镜头呢!

锦毛鼠

竟然无视我,继续大胆吃!

这是玛尼堆。

原本我以为所有石堆都叫玛尼堆,第二天上山时牵马的少年告诉我,路边那些石头堆是来寺里的人带上来的,因为石头可以通灵,所以放一块石头就是告诉菩萨“我来了”的意思,通常是穷人家放置的,代替香油钱。而玛尼堆是由当地德高望重的喇嘛指定地方,参照周围环境的各种因素,选定一个地点,放上大量刻有六字真言的石板,堆砌成型后,还要经过喇嘛的开光,才能称之为玛尼堆。

隐匿在雨雾中的仙乃日。

在冲古寺里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所有藏传佛教寺庙的各个门框的色彩和样式形成的花纹和图案,和人在眩晕和幻觉状态下的视觉感受是非常类似的。一圈一圈的递进演变的色彩,咋一眼看像是在模仿彩虹,但是配合门框窗框本身方框状的形式,再有摇曳的蜡黄的烛光和灯光,身处其中,不免产生一种进入另一个时空的错觉,门廊走道就仿佛时空隧道。

出来冲古寺有两条路,一上一下,我们选择了向上的路,结果这条路通向了冲古寺下面的冲古草坝。悲剧的是,我们越往下走,雨就越大,最后就直接变成在三个人在大雨中草坝漫步。就在此时,一同上山的我们五人,分成了两队,大哥二哥两个老男人速度飞快,一下子不知道跑哪去了。

草坝的风景一般,就是很大很大的一大片草地,雪山上的融化的雪水在这里汇成小溪流,点缀其中。在雨中朦朦胧胧的,倒是有点江南烟雨春草飞的意思。可惜当时雨太大,没法拿出相机来,拼命遮挡拍了几张沾了雨点的相后还是没办法,只好放弃。

从草坝上来,在景区电瓶车的停车场休息了一会,顺着指示牌去找珍珠海,结果又回到了冲古寺的门口,而前往珍珠海的路,就是向下的那一条。其实我们当初往上走,就是想去珍珠海的…唉。

对着神山,我没有许愿,而是发了道誓。正所谓神助自助者,不管山上有没有灵仙,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它,这不是我的风格。山再巨大,也仍是时空流动大潮里的一抹映像,作为人,应该谦卑,但绝不能低头。观音菩萨,你是同意的吧?

三头凶残的恐怖分子在雪山前向组织汇报今日战果。

走到神山下,再次遇到刀哥他们。本来想叫刀哥帮忙给我们仨拍张雪山合影照的,但是这种需要弯腰屈膝低角度取景的时候他实在弯不下去,没办法,我们只好玩自拍了。

另:那位重量级女生坚持走到了终点。

有奖竞猜节目开始!

请问:

这两只恐怖分子为什么采取这样的姿态休息?

A:太晒!

B:太冷!

C:太二!

D:太闲!

本期答案将在本期游记的某处公布,敬请仔细留意。

奇迹出现!

当我们赶到珍珠海时,雨停了!

云散了!

菩萨露真容了!

观音水仙

祈愿石

五色珍珠海边一座小小的叠石堆,叠搭了众人的心愿,在湖边虔诚地跪拜。

祈愿石

在湖边和大哥二哥汇合时,我们五个人的相机都快没电了,接下来的一幕就超搞笑了,我,大哥,二哥,三个男人把电池抠出来,在裤子上狂搓,搓热了,就赶紧塞进相机,赶紧构图测光,飞速拍一张,然后又没电,接着再搓,再拍,再搓,就这样一张一张从冰冷的气温中争取出来。上面的七张照片相片都是在这样电力极其紧张的情况下拍摄的,当时使劲搓热也才总共拍了14张。本来还想看看能不能拍到日照金山,后来实在是再也搓不出一点点电了,才不舍地离去。另一个原因是,湖边的小蚊子太多了,尽管不咬人,但是几十只蚊子在你脸上飞来飞去,那感觉太难受了,一不小心就吸进几只,咳咳!呛啊!这也就是上面两位恐怖分子之所以采取这样姿势的全部原因!哈哈哈!

【插曲–生日歌】

【下山的路上,我们仨一路引吭高歌,从罗大佑唱到周杰伦,从还珠格格唱到暗恋桃花源,唱我的未来不是梦,唱各种不记得歌词的歌,大声地唱着,驱散了所有的疲累。

走在大路上,三个人摇摇晃晃地看着后面,大哥二哥没有跟上来,似乎今天少了点事没做。文彬忽然说,今天要唱一首歌!这才想起来,这天刚好是孔慧娴小盆友二十一岁生日!然后啊,有人就说 不用啦不用啦,然后另外两个人就开始肆无忌惮地唱“祝你生日快乐”,某些人还在说不用啦不用啦,嘴角偏偏还要偷笑。啧啧啧。】

晚上回到登巴客栈,打开门一看,房间里又多了一个人的行囊。心想应该不会又是刀哥吧,忽然脑海里闪过一个名字:台湾人。由于之前在稻城时,文彬提到过一个巨炮镜头台湾男,他的路线和我们是一样的, 而文彬对他的评价是“极品中的极品”,于是这个印象是有点。我开玩笑地说很可能是你说的那个台湾人哦,结果被鄙视了。

然而世事就是那么奇妙,这话说完还不够十分钟,房门开了,那名传说中的台湾男子走进了我们世界。

这位兄弟一个人的行囊几乎有我们三个人的分量,更要命的是他的相机+镜头+各种遮光罩+各种测光表+各种不认识的摄影器材,都比我的所有行李还多。他见到文彬似乎非常开心,开始各种问东问西,大概意思是“我去了哪里哪里,你们还没去啊,哎呀,我还去了哪里哪里,哇,你们还没去啊”等等。

好吧,咱们饿了。

休息了一会就出门觅食,由于整个亚丁总共只有那么一丁点大,客栈总共就那么几个,饭馆就那么一两个,人生地不熟,没得选择的情况下,我们五人误打误撞地进了一家据说可以自己做菜的饭馆。

这家饭馆牛逼啊,物价指数比海湾地区还高!

一颗洋葱要5元,一只鸡蛋要5元,小小一盘炒青菜要30-50元,blablabla,总之就是,索马里的待遇,迪拜的价位。牛逼哄哄的老板娘自称是成都人,川妹子果然辣,和大哥对站着宛如一枚钢钉,打在我们的心里。

但是,你不在这里吃,没别的地方有吃的啊。所以,忍忍吧。

后来我们说今天是sarabi的生日,大哥一声吼,亲自上阵!油,不用省,盐,不用省,口味越重越下饭!

独身在日本度过了年轻黄金时期的大哥的手艺果然不一般,难怪以前他的日本同事都争着要去他家吃中餐。但是这买单时,唉,肉疼啊…幸好不是我的肉,我们三个小年轻可伤不起。

晚上回到客栈,我床上本来插着相机充电器的插头被拔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诺基亚8XXX的黑白屏手机。我操你妈!这时台湾人从里屋走出来,一副综艺节目主持人的腔调说“你的插座我用了,唉,过来大陆我的HTC用不了,只好用这个破手机,唉,又没电了”然后就转身进了里屋和里面俩女生聊天去了。我操!你那么有钱你买个新的啊,不打招呼强占别人的插座不说竟然还没有一丁点歉意,你他妈太给台湾人民丢脸了吧!

懒得和这个鸟人理论,直接拔。

后来晚上快睡觉的时候,文彬问我怎么设置相机的参数,一来二去,巨炮男也对我的相机感兴趣了。他说想看我的小相机拍的片子,我心想也没什么,看就看。我一张张回放给他看,但是他却一脸被吓傻的表情,我说也看看他拍的,他竟然吱吱呜呜说:

“我的?我的…相片是吧?还是我的相机里的相片啊?哦!呵呵!我的相机没电了,我拍了很多,拍没电了!呵呵!诶!你拍的很不错哦,都有单反的感觉了!呵呵!我的没电了,看不了了,看不了,看不了的。”

哥儿们你怎么了?说话说成这样?

不说了不说了,困死了,睡觉。

结果让我难以接受的是,这个晚上,我…

无!法!入!睡!

因为下午的雨,似乎有点感冒…

而台湾巨炮先生的鼻鼾声也是巨炮级别的…

我的床的床垫弹簧又坏了,凹凹凸凸各种变形…

被子又是厚薄不均四面漏风…

唯一有安慰感的电热毯还是只有一半是热的!!!

怎!

么!

睡!

啊!

最后,我终于在早上七点后,等巨炮先生出了门,再和文彬换张床,才最终得以睡了两个小时。

被折磨了一晚的我,体力补充不上来,整个人蔫了一大截。幸好两只妹纸心灵手巧秀外慧中勤劳能干,在她们强大的早餐供给下,我迅速恢复了一半体力值!!!出了门,晒了太阳,哔~体力值全满!!!

晚是晚了点,但还是要出发!

sarabi妹纸450D荣誉出品!

今天换双腿,以马代步。

啧啧啧,这感觉。

在下马的地方也有小松鼠,很多人逗它玩,它精得很,又要吃,又不亲近人。

疲惫的景区电瓶车司机,450D出品。

坐着电瓶车,直接上到洛绒牛场。

著名的央迈勇文殊菩萨出现了!!!

不要以为是我的相机偏色哦,也不是有云遮挡产生的错觉,左边那座山的的确确就是这样青青蓝蓝的颜色的大石头!

唉,光比太大了,我的小相机好难平衡啊。

夏诺多吉,金刚手菩萨。

巨大的褶皱地貌,活生生被央迈勇的巨大冰川切断了,于是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碰到了卖虫草的藏族姑娘。

据康定那边的藏民说,往西走就没有假的虫草了。虽然我不懂看虫草的真伪,不过这里买虫草的姑娘们都是手里捏个小手绢,里面放着七八条,多则十几条,细细小小的虫草,如果是造假,不会造那么买不起高价的虫草吧。据她们自己说,就是平时休息时顺手挖的。

450D猛烈出品!

继续央迈勇。

三土匪在雪山下!

这草地!啧啧啧!

于是有人 HOLD 不住了!

小腰那个扭啊~

经幡和雪峰。

夏诺多吉显得要斯文些啊,为什么是金刚手那么刚猛的角色?

银河边的精灵。

栈道边的一棵小树。

风将祝福吹到远方。

洛绒牛场可以同时看到三座神山,这是仙乃日的侧脸。

即将离开雪山景区,回头看看,这是昨天雨中漫步的冲古草坝。

最后望一眼央迈勇。

回程时本来该来接我们的尼玛临时有事过来不,找了他的朋友桑丁来开车。sarabi拿着尼玛给的号码打了半天打不通,最后发现尼玛给的号码少了一位数,而尼玛的电话又联系不上,只好打电话给多吉。结果多吉说他正好就是景区门口,碰面后说找桑丁找不到,哪知道多吉说:“我就是桑丁啊!”这就让我们纳闷了。原来多吉的全名叫桑丁多吉,尼玛和我们说的桑丁就是一开始找尼玛来的多吉!!!

回稻城途中遇到的一群小学生。

稻城亚丁人社区的留言本。

这一年,我们都没钱;但我不会永远没钱。

钱不能买来富有,但可保青山常在柴不空。

别了稻城,别了神山。

回头枪!

下一站,杀向新都桥

—–>>> 回到【总目录】

16 thoughts on “川西自由闲_亚丁篇

    • 不用很多钱的,基本上花销都在县级大巴车上,我住的是青旅,很便宜,还能认识很多好玩的人们。吃的也很便宜,味道又赞!

  1. Pingback引用通告: { 川西自由闲 | 一场冲动的辞职旅行 } « SUiTHiNK's

  2. Pingback引用通告: 川西自由闲_稻城篇 « SUiTHiNK's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