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sickness is the Force



今年过年尤为“孤僻”,没有参加一场同学聚会,没有约见任何中学好友,关系最要好的朋友也只是在微信上简单聊聊,互相派派微信红包捎带几句祝福。确实是懒了,对这些繁文缛节提不起兴趣,不如年少时那样兴奋;但其实,是从内心里觉得把更多的时间给家里,更重要。一年忙碌,未必得到了什么,但难得相聚的时间,确实需要加倍珍惜。

红包,成为今年春节各大互联网公司的新战场。从初一开始便有人质疑抢红包是否缺弱了春节这样一个一家团聚的传统节日的意义,在我看来,只要一家人的感情好,这种短命的互联网产品根本毫无威胁。

例如我的家,就是在欢欢闹闹的抢红包气氛里度过了这个和上个春节。有人说现在聚会大家都低头玩手机,可抢红包这件事反而让低头看手机转变成了大家聚会时的新游戏,重新由屏幕回到了面对面的欢乐。

游戏的过程里我才意识到,爸爸的手机该换了。爸爸是我们区里最早接触电脑的年轻人之一,大部分孩子还在看电视剧的时候我就已经在网上写作了,他和我妈比我还早知道QQ空间,他俩的网龄比我都长。但他现在用的是妈妈换下来的旧手机,内存是在这个时代下不可思议的500M。在我尝试帮他做一些设置时,才感受到,当我和我妈一年都在外工作时,他用这样的手机、以及屋里那台奇慢无比的电脑与外界沟通、与我们交流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求学、工作、结婚,我离家越来越远,也因此,越来越近。

那晚听他和一个驴友说“我把青春献韶钢,韶钢毁我下半生”时,我侧着瞄了一眼他们俩,从他们谈论其他驴友的眼神里,流出的多是无奈,和对未来的迷茫。我儿时的大英雄,他眼里尽是苦楚;引领我看世界、走出钢城的父亲,在送我上车后只能百无聊赖地在公园里游荡。

这些心情,浩然和葭葭也渐渐能体会到了吧。

从白马井到广州,广州到韶关,韶关到深圳、到厦门、到北京,我们一步步从那里走到那里。家,始终都不是一个束缚之地,那是一级一级的推进器,让一代人一代人在时代浪潮里,留下自己的痕迹。

今年有好多事情要做,就从今晚的新年第一跑开始吧!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