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没有小叶和小柒的一周

上周六,小柒跟妈妈外婆一起坐火车,回武汉去探望舅爷爷舅舅一家。

这一周,除了小柒睡前的视频通话以外,就只能靠小叶和小熊(小叶在武汉的闺蜜)发来的照片解解相思之苦了。

第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带着小灰下楼遛弯,走在安静的街道上,忽然想到了同样一个人在家的爸爸。我在深圳,妈妈在北京,一家人在三个地方的状态已经十三年了。

我给爸妈分别打了个电话。

爸爸起初很吃惊,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我说没事,就是给你打个电话而已。父子间三十年来经历了各种喜怒哀乐,那一晚,我忽然不害怕给他打电话了,也没有因为简短的沉默而慌神。只是聊聊天。

和爸妈闲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回到家,就开始收拾屋子。六十几平的空间,有猫有狗有花有鱼,还有仓鼠和各种琐碎的事情,收拾收拾一个半小时就过去了。

小柒和哥哥姐姐们玩得很开心。

这次的感觉和2011年底小叶回家照顾妈妈那次不一样。那时候感觉是两个人,远远地,联系在一起;而这一次,仿佛我才是那一个独自远行的游子。这种感觉其实很复杂,并不是落寂,它和我的成长有关,也和深圳有关,和工作也有关系,还有很多原因交织在一起。总之,我坐在沙发上,体会这种在外漂流的感觉。

于是,我重新开始晨跑。

带着小灰,一起跑。

当然,她不会一直跟着我,而是在转弯的地方,等我跑完一圈回来。

我越起越早,从六点半起床,墨迹到七点开始跑,慢慢地跑,到后来五点半起来,跑出了新的记录,一看时间,还没到六点半。

余出的时间,我自己做早餐,然后看书。

很久没有这样平静的感觉了。

每天就盼望,盼望着小叶和小熊发朋友圈,或者给我发照片。我并不是一直在等候,工作也多,但我心里会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后台运行。它就在那里。

每次看到小柒有新的经历,就好像自己也在那里,见到了什么从未见过的事情。

这和当年我独行云贵川青海湖不一样,那是箭步传林,不问西东,而今,像一个三体系统,相互环绕,步步牵挂。

明天,他们就回来了。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