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表示:接受公开督促与讨论

前情提要:

关于b站认为封面不美观而退回稿件这件事的想法

以下为 B站 对近期封面规范事件的回应和后续计划,经当事人同意,全文公开出来供大家了解、跟进、督促和讨论。

关于B站认为封面不美观而退回稿件这件事的想法

以下这段话,是写给从昨晚到今天因为封面的事情而给我留言、讨论、声援、质疑的关注者的。先谢谢大多数表达支持我的人们,然而我的想法可能也并非你们所支持的那一种方式和态度,所以觉得有必要尽量完整地阐述一遍。

🟢 关于封面

这组封面设计的基础逻辑有三点:保留照片/图片自身的特点;避开B站UI在底部时长、播放数据等角标的遮挡;尽可能清爽和简洁。在此基础上,再进行风格化处理和排版上的微调。当B站的系统通知我被强制打回的时候,我照着社区要求核对了一遍:没有仿冒官方的角标;没有迷糊不清。那么唯一的可能是说“影响观感的边框”。我昨晚听朋友说以前有段时间B站有很多人为了流量故意做那种绿边、黄边、蓝边的封面来抢注意力,但很显然,框式构图作为一种基础构图,不能与那种视觉垃圾划等号。如果B站认为这种构图影响观感了,烦请正面解释一下我们的首页推荐流上为什么随便一刷新都会出现层出不穷的这类不合规的封面?我认为人工客服和审核员所给出的“封面不美观”的判断,在此站不住脚。

一来,这种规定只在B站见到,二来,不合规且明显丑出下限的封面随时都能看到。这事对外,是独此一家的搞特殊,对内也是明显的不统一,没有明确的界限和标准。那么,作为一个独立创作者,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并不合理的要求来削足适履,修改自己的表达和创作?在没有违反任何政策法规的情况下,平台有资格干涉创作表达吗?更何况B站的社区公约里说的是“不提倡”,并不是“禁止”和“不允许”,那是不是意味着,解释权实归审核员?这是一个创作平台应该提倡的吗?我认为放任那种明显观感极差的内容和画面持续泛滥的同时,在一个正常的画面上卡脖子,是审核越界了。

管理之混乱,可见一斑。非常失望。

🟢 关于创作分发

我向来主张人作为个体的独立性。这并不是哲学或者社会学讨论的话题,而是在强调一个人不该依附于某个系统。我们可以通过系统、平台来做一些事,但平台和系统不等同于我们的身份认同。尤其对于创作者而言,每一个平台都只是你作品的一个分发渠道,而你和你的作品是不属于平台的。相对应的是,平台需要这些东西,否则平台什么也不是。这是逻辑的基础。

我强调过很多次,我写作和拍视频的动力在于降低行业内外的沟通成本,让更多人(包含且不限于设计师同行与你们的潜在甲方)理解工业设计是什么,不是什么。这导致了我并不那么在乎流量和数据,阅览多了我欣慰,少了也就少了就算了。因为我从后台以及平时的交流能感受到,我的内容很有效地在我的目标人群中传阅,我并不那么需要破圈式的传播。因为任何视频和文章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它们只是内容,是娱乐和消遣的材料,只有很少的人真正想看这些东西。我需要的只是把自己的思考和表达找个地方存放和分享、交流。

因此,我把内容发布在不同平台(包括这段话本身)的动力在于,方便使用这些平台的观众和读者能在自己习惯的地方看,不必特意去某个地方才能看到。这部份人其实总共就那么多,我不必引流到不同平台,因为你们无论是聚在一个地方还是散到四处,对于平台而言都是不影响财报的少数人。但我精力有限,也没法同步更多平台了。

我有一个持续了 17 年的个人站点。流水的平台,铁打的自留地,可能很多 90 后 00 后不理解平台并不重要,但经过今年的疫情我相信你们会陆续感受到,你的能力是自己的还是公司赋予的,这之间的差别。

🟢 关于退站

不至于那么严重。

我明确反对的是B站审核体系对此的粗暴处理,这一次全网同步唯缺B站只是针对这一件事的抗议,并不是在宣布退出这个平台。一来我有许多个人的影片都存在这里,不会为了这种事删除自己的账号;二来为了方便各路新旧朋友找到最完整的视频列表,也为了自己可以方便查找。故此原有的视频我肯定不会删除的。

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摆谱或者施压,也不是对自己的影响力有什么幻觉,更不是怂。只是不希望关注我多年的那些朋友,误会我要从此退站。放心,原本的东西我不会删的。但这一期《设以观复》的三条视频,只要B站还是保持这种荒诞的处理态度,那我也懒得去贴它的冷屁股。反正在哪儿都能看到,在哪也都能交流。

但未来制作的新内容,我可能真的得好好考虑一下,如果这个平台真的正在走向混乱和失控,那再怎么爱过,也只能远离危墙了。

感谢你看到这里,晚安。

写作与做视频所带来的一点小变化

从初心来说,我写作的初衷仅仅只是帮助自己捋顺一些事情和观念上的逻辑和框架。但看的人逐渐多了之后会开始觉得有一种责任感,不想把公共话语场里自己专业的部分让渡给那些媒体们,想给自己喜欢的这些事保留一个相对干净的空间。

直到前两年有一次,一位敬重的前辈写了些话,大意是一个人如果为自己所处的行业/领域做一些真诚的科普和推广,哪怕只是一些个人的思考,不管是不是拿钱,都不该被视作丢人。那时候起,我才终于走过心里那个坎,觉得可以在专业领域及周边做一点点对品牌收费的内容。

三年前开始做视频,本意是记录生活。后来被一些读者发现,建议之下才开始,用视频的形式来“写作”一些专业方向的内容。以前有品牌方或媒介来问,我还是比较怵的。虽然我更得不多,但越来越熟悉这种表达方式后,现在已经开始觉得:媒体里能比我拍得好也不是那么多嘛。

觉察到自己的这种变化,也挺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