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OG 038 毕业十年再回校 偶遇青葱又谢幕

🎥 点击这里播放视频

毕业后的头三年其实还有每年回去看看的,看剧社的剧,看老师们,但从第四年起就一直因为各种原因没再回去了。这次借着回去看毕业班毕设答辩的机会,也顺道看了看七年没见的学校如今变成什么样子。

相机:iPhone 6s

摄影:原生相机

收音:RODE VideoMic ME

剪辑:一闪 + iMovie

封面:Snapseed

BGM:

i love you pt.2 – panthurr

Little Squirrel – MT 1990

Fridays for Future – Andrew Applepie

Under Control – Real Glow 真实发光 / @回形针PaperClip

为什么会有人说设计是吃青春饭的行业?

知乎问答页面: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460286

查看问题日志: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460286/log

 

>>>>>>>>>>>>>>>>>>我的观点是:

这句话是毫无道理的。

一,这句话的潜在意思是“ 设计依靠灵感,年轻人最有灵感 ”。是这样么?显然说这句话的人并不理解设计,设计这项工作依靠的是理性分析(可见这里: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578930/answer/12450320 ),所谓灵感只不过是媒体夸大描画的东西,任何人只要在自己所属的领域里做到了专业的程度,随时随地都会有所谓的灵感。在我看来,灵感就是在你熟练掌握了内功心法后对武术招式的自由组合,即使是耄耋老者也一样。

二,好的灵感等于好的设计么?好的想法等于好的产品么?年轻的设计师非常容易有这样的想法。事实上只要你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发现,一个好的设计当中牵扯的因素相当地多。对于年轻的设计师而言,别说对工艺、材料的判断,更别说对客户战略的理解,就是仅仅对外观的把握都不一定做得好,这样的情况下,年轻的设计师有什么资格觉得自己很牛逼?一个设计师往往需要七八年的历练才能进入成熟的阶段,早些明白这些的人也许不用花那么久,但是很显然,好的设计师一定是需要时间磨砺的

三,设计有很多种类,平面设计、工业设计、服装设计、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园林设计等等等等,有些行业就是吃青春饭的,老了就不行了。是这样么?会这样想的设计师我猜测他们没有考虑更长远的事情,或者说,眼界不够宽。设计是否只是对器物、建筑、环境进行预先的规划,以便制造和施工?我认为这是狭隘的设计观。对各方资源的整合是设计师实际工作中必须执行的,但不能说设计就只是造物。当你的设计往高处走时,你所面对的“ 各方资源 ”的范畴就会发生变化,例如设计一只杯子和设计一个容器品牌之间的差别。如果只能看见杯子,那你的设计就只能停留在杯子,你设计生涯也就只能停留在杯子这里。设计工作实际上是资源统筹,显然年纪大、经验足的设计师更在行。把眼界放宽一点就会发现,设计是你做几百辈子都做不完的事情。

以上拙见恳请指正。

 

>>>>>>>>>>>>>>>>>>随后提问人补充了问题说明:

其实我也知道设计不是靠吃青春饭。但是令我不解的是,很多人都认为他就是吃青春饭,包括一些有才华的人都这么想,觉得拼几年就不适合再呆下去了

 

>>>>>>>>>>>>>>>>>>接着王朔说道:

我本身比较了解工业设计,从工业设计出发简单给回答一下吧,我的答案是几个因素共同作用,如下:

抛开设计环境因素不说,中国国内设计人员大部分集中在在设计公司(非官方统计)。而这部分设计师所在公司的客户支付不起高额设计费(参考下面第4条),加之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以设计为主要收入的公司无法支付高工资(参考下面1.2.3条)当设计公司里的设计师成长到某个阶段(大概是工作3-5年),收入和产出已经不能匹配了,一部分设计师选择继续做设计(往往去了待遇更好的企业,外企,国家设计机构等),据我所知更多的设计师是选择离开这个行业或者是自己创业(创业的到最后也不是设计师了,而是老板)。

所以说设计师工作几年之后往往会面临一个抉择,有很多人选择了离开这个行业,给人一种设计只能做几年的印象,于是就有了“设计是吃青春饭”这种说法。

————————————————————————————设计圈因素
1.现有高考专业配置导致设计行业门槛低人员臃肿:设计一般都跟艺术沾边,中国高考艺术分数最低,我身边很多做设计的朋友曾经直截了当地跟我说“学设计是因为可以低分上大学”,基于这种思想有很多人选择“考艺”这种方式成就大学,自然有很多人员流到各个设计专业。(工业设计还算是有些必须上学才能学会的知识比如“工程力学”“机械设计”等等,但是平面设计有时候有些人只要会PS就敢说自己是设计师…人数可想而知)

2.人员臃肿导致就业竞争激烈,工资爆低:每年全国各个公司的就业岗位是十分有限的,肯定是远远低于设计毕业生的数量的,面对激烈的竞争压低自己身段要个低工资是个每个毕业生都面对的问题。于是起薪就爆低了….

3.工资爆低,开公司成本低,于是许多小公司如雨后春笋般诞生公司之间的价格竞争进一步压低了设计在市场上的价码。公司利润低进一步压低工资,于是与上面第2条形成了恶性循环。

————————————————————————————设计的消费者因素
4.我国工业与经济还不成熟,具体来说客户多数是初创业或者是没有太大实力,往往国内市场追求短平快(即周期短,平稳,快速)的运作模式,许多客户公司追求的生存大过设计…这就使很多客户可以承担的设计费用上不去。本来就花不起前,加之上面第3条设计公司之间的恶性竞争,进一步使设计费用降低…

—————————————————————————————设计环境的因素
5.知识产权保护太弱,这基本大家都懂,有谁电脑里没有盗版?即使是公司也基本没有多少用正版的…一个正版proe基本等于中型工业设计公司一年的流水…如果软件公司来要版权,想必设计公司能关90%以上…跑题了,主要是说咱们做设计人从盗取别人版权从中受益,但同时也害了自己,山寨丛生,设计成果随便被任意盗用,自然正版设计者的劳动收益就会打折扣

6.中国消费者消费能力太差,绝大多数消费者选择产品主要因素是价格(有时候甚至是唯一考虑因素),设计还远不是他们的追求,而这个消费群体异常庞大,催生了许多第4条中的客户,于是开始了整个事情的循环。

 

>>>>>>>>>>>>>>>>>>对于王朔的观点我深表赞同,但现状并不乐观,我又说:

很久没上知乎了。对于王朔的回答我深感赞同,但同时我也想泼一盆冷水,那就是:

国内设计师(仅谈我所处的工业设计)的水平其实并没有大家以为的或者是设计师自己以为的那么令人满意,创业也好,困惑也好,我认为从根源上说还是设计师本身能力的问题,设计师的工作不仅仅是设计个外形,画个好看的海报或者Icon这样的事情,对材料工艺、心理学、社会学、市场、品牌运作等等相关知识的缺乏,注定了我们所谈论的设计师仅仅只能在电脑前制作设计,而没有往深处继续走下去。这也是许多设计师走到某个路口后困惑或者转行的根源。

一来我们可以指责国内教育(多数院校把工业设计放在艺术学院下简直是个笑话),二来我们也该扪心自问,作为设计师,有没有做到位?你是否还在不断学习和进步?倘若你和客户面对面谈了一下午,还没有旁敲侧引搞清楚客户核心的问题所在,那么我们能拍胸脯说自己是个合格的设计师么?设计这个词本身的意思就是在实际行动前的规划,认识不到设计师本身的价值自然也就无法提升自己和为客户提升的更具价值的服务,那我们谈什么设计师的未来呢?

这些话抛出来大概会引起一些人的不满甚至攻击,但我想,要推动整个行业的进步,我们设计师自己就应该顶着被嘲笑的情怀和理想默默前进,坚持不下来的人,咱们就谈点别的吧。

 

 

 

我作为一个目前心有余力不足的设计师,说这些只能算做一种吐糟,并不是什么真知灼见,希望待我有一天具备自己宣称的能力并且在实践中有所成效时,不会再有人说这样的话和讨论这样的问题。

 

那些年,我不太记得的故事

如果说,每个男生心底都有一个“沈佳宜”,应该没人反对吧?

最近很多朋友在说这部片子,时近年底,工作太忙,一直没看。假期终于开始了,刚好“沈佳宜”在微博上@ 了我,这才心血来潮找来看看。“沈佳宜”说:

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让你把我们大伙儿的故事写成小说,接着拍成电影,由我们自己演,然后哥们几个就红了!!!不用愁工作做牛做马。你看,当初你要是听我的站在金马奖舞台的就应该是你而不是九把刀了!

哈哈哈~~~现在听这话,早没有几年前的阵痛咯~~~

时过境迁,当年藏在心底的那点小心思,也被成长的阵痛冲刷成了淡淡的温存,能在多年之后想起,彼此莞尔一笑,感谢对方在自己生命里添了美好的一笔。

我记得那次大学暑期回家,晚上找她出来喝冰,好像在东区市场吧,她说过那段话。我当时好像是吃了一串豆腐泡还是韭菜来着,说自己不太清楚全部的故事,我们一大伙人,故事那么丰富,一本小说哪里写得完哦!虽然大家伙可以凑一起提供素材,可是我却觉得,放在心底的故事,就放在哪儿吧,备忘录写下来,多数的效果都是准备好忘记的。

青春的感觉,不就像电影里一样么?我们往往只记得一些零碎的细节,过程都被时光磨成碎末,洒在风里咯~~~

任你抓,也抓不住。

其实最近几个星期我一直很困扰,因为我觉得自己虚度了那段青春。起因是小爬拿到了去新西兰的workholiday签证,我找了相关资料来看,才知道这个名额有多难,想起那天和小爬吃饭时她的神情和谈吐,我忽然觉得,比起她们,自己好弱。后来元旦假期去了香港,是专门跑过去给阿嫲买药的,因为早有约好,会了粥。和粥聊天,就像认识了许多年的老朋友,可其实才第二回见面,上一次在康定分别,都以为不会再见,相当难过,所以当我听她说起她在中大念书工作的事,听她讲对未来的担忧时,我会觉得惊讶,为什么别人都在拼命努力,而自己这前半生那么顺利,风平浪静得就像一个耻辱。

其实更早是从认识夫人以后,听她讲她以前的故事时,我就常常觉得自己的青春期都在做些很没劲的事,一点颜色都没有,就像电影里沈佳宜常说的一句话:徒劳无功。可青春不就是集各种徒劳于一身之大成者么?呵呵!

虚度?

一时我也说不清楚。

至少,那些年,我一直在全身心投入地做着那些事情,不管是埋头读书也好,单恋“沈佳宜”也罢,都耗费了我当时的所有热血。我不曾砸过混蛋老师家的玻璃,也没敢翻墙去看流星雨,甚至在大家都唱BEYOND听唐朝的时候我还没听说过摇滚。也许,闷骚也算一种激情吧?况且这些我都在大学时代补回来了。

与此同时,随着我不断地接触到国外设计系学生的相关讯息,那种强烈的“落后感”照亮了我的整个心底。国内和国外比,完全是两个世界,不管从教学的水准和学生的素质,国内的设计教育都是完败。我曾经以为自己清楚自己在国内属于什么水准,经过辞职去川西回来后,我才真正明白,实力的差距有多大。要实现梦想,不能像柯景腾那样,我才不要二十年后和别人抱着唱《老男孩》,追忆“沈佳宜”。

“知耻近乎勇”,说的就是我吧。

原本还打算写一篇日志,总结过去一年,再展望下一年,做个反省与计划的,现在看来,我只需要一份赶上自己落下的时光剧本就够了。放假前发的工资仍然是现金形式,生平第一次握住那么厚的一沓钱,那一刻,这份来自老大的肯定,忽然让我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压力和热血。中学到大学,毕业到工作,从自以为是的自信,到面对众多选项的不知所措,在混沌的云雾里结实地抓紧地面,生活终于渐渐驶入正轨。

那些年的故事,我已说不出太多细节,然而它们造就的这一个我,已能做自己的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