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岁的坎,管钱的第三课

前几天,小柒干了一件让我们觉得又生气又好笑的事:用自己的五套正版乐高积木成品和他的朋友交易了几个乐高零件。也就是说,他用总价五百多的玩具,交易得到了三四个小枪小刀之类的东西。

说实话,最开始我们都是很生气的。

他用于交换的玩具:两套正版乐高,两套森宝与流浪地球联名的车,一套森宝的坦克,以及三个小人儿。
他主动交易,想获得的玩具:一副双节棍、一把激光剑、一把喷屎炮(就叫喷屎炮,他朋友说的)

最开始,我们生气的点在于,这个交换太不划算了,而且是花了那么多钱和那么多时间的东西。气头下我和小叶和妈轮流数落了他半天,总之就是觉得亏大了。但因为是他们俩小朋友之间达成的交易,所以,就算是觉得不爽,也还是让他朋友带走了。他朋友的哥哥来接人的时候听说这事,还跟小柒说:“你这亏大了。”小叶跟小柒说,这是你自己的交易,你们达成了,他就得带走,不能反悔。幸好因为他朋友也很喜欢那些玩具,所以我们心里还稍微好受一些,不至于玩具被浪费。

但后来,我们仔细想想,真正的问题其实出在:他根本不理解这些东西对应的价值。对于小孩子来说,这些只是他现在不想玩的玩具而已,并没有什么商品、价值的概念。我们后来也和小柒聊过,他说这些成品积木经常掉零件,既不够结实也不能拿着到处跑,他并不想玩。所以在他的眼里,这些玩具不是什么几百块钱的东西,只是没什么用的闲置玩具。那么,用这些东西交换来几个他可以时时拿在手里玩的刀枪,还能安装在经常玩的小人儿手上,确实是一笔不错的交易。

但是,我也跟他说,如果你只是把玩具送给朋友,不求回报地送给你喜欢的朋友,那么价值就不是那么要紧的事情;可如果你是出于交易的想法,以后这样换是要吃亏的,你得学会理解不同东西的价值。

这是你要学的第三课。

因为之前他想学管钱,我就顺势教了他记账,并告诉他这是学习管钱的第一步。他学了,并且也确实一直在记。后来他想做个什么事,非要立刻马上去做,但事实上不允许马上去做,我就趁机教了他第二课:要冷静,要有耐心。于是他听进去了,表示可以等等。还问我第三课是什么,我说你别急,先学会耐心和等待时机。

现在我说,这次 “吃亏” 的交易就是你的第三课。

虽然在你看来,这些不玩的玩具已经没有留着的必要了,交换了也不心疼,但这和他们本身的价值还是有差别的,你得理解这件事。我和小叶想到的方法是:从今往后他的玩具,不再由我们给他买,需要他自己攒钱来买,花他自己的钱。

他有两个途径可以攒钱:一是逢年过节过生日收的红包,这个是储蓄账户,只能用于购买火车票、飞机票等大额开支;二是一个零花钱帐户,可以通过平时的家务和额外的学习、锻炼、自理来获得奖金。为此我们还给他把项目列了一个清单,每一件我们想鼓励他主动去做的事情都有一个对应的奖励金额,有多有少,比较需要他集中注意力、主动性的项目会多一些,简单一点但可以经常顺手做的就少一点。对他都是透明的,让他知道事情的价值有差别,他需要做什么事情可以攒到多少。

我说只要你理解了这些东西价值上的差异,哪怕你是送出去的,我也没意见,但你不能是在没有概念的情况下和别人做交易,那你以后会吃亏。

他生日前一天有表演,再去商场里看到喜欢的玩具时,我就告诉他记住这些价格,等你攒到这个数了,就可以考虑买或者不买。

我们希望这种方式,能够帮他建立起对不同事物的价值有差异的切身体会。

因为他提前一周从外婆那里要到念了一周的生日礼物,也就是右边的那个土星登陆舱,所以我们说你今年不会再有其他生日礼物了。并且由于这件事,我们不会叫小朋友们来办派对,因为叫来的话他们又会给你带来各种玩具,太过于容易得到,你又会不珍惜。

他理解自己干了件不好的事,但当小叶说,虽然如此,但还是会给你做巧克力蛋糕的时候,他舒了口气地说:“太好了,我还以为连蛋糕都不会有了。”他心里是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的。

虽然不忍心,但要让他记住这种失去的感受。

他后来和小叶说,是不是他努力攒够了五百,就可以补上这个交易亏掉的了。小叶觉得很心疼,因为儿子希望通过付出来补救。我听她这么说,反而释怀了,因为只要他记住了这件事中的不均等以及因此失去的感受,并且想弥补其影响,那这五百多的课就没白上。

我和他一起把之前刚开始写的小账本重新整理成了储蓄账户和零钱帐户,也在 iPad 上制作了一个电子版。

他现在每天都自己做点什么,大概会有一两块钱的进账。昨晚他终于攒满了 5 块钱,够他买一个之前看上的 4.5 元的迫击炮玩具了,于是从他的账上划掉了 4.5 元,买了这个玩具。

之前他其实有阅读的习惯,尤其睡前阅读,但自从五岁生日履诺买了小天才手表后,最近几个月常常魂长在手表上似的一直举着听那些广播剧。倒也不是不让他听,但长时间听剧,他的信息都是被动灌输的,甚至根本没有信息,只是娱乐,也不动脑,我们其实挺不希望他一直听那些内容的。正好顺着这次的事,他重新把睡前阅读置换掉了听剧,而且由于幼儿园开始教拼音了,他现在不仅会看故事认字,还同时在认拼音。我也时不时给他讲讲这句歌词哪里押韵了、押的什么韵脚。

他之前因为在腾讯视频上看一些制作很粗糙的 PVZ 动画视频,我们就跟他说,你与其看这种水货,不如直接看真正的游戏实况,起码你看的是你喜欢的游戏,而不是粗制滥造的动画。因为最开始是我带他入了 PVZ 的坑,但我们实在是太讨厌腾讯那个 PVZ2 了,所以玩了一阵受不了就删了。这就导致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看游戏视频,或者看我和小叶在电脑上玩那种网页版的不能保存的假 PVZ。

今晚等他睡下后,我就去注册了一个 steam 的账号,趁着这个月有折扣,买了正版的 PVZ 下载到电脑上。我怎么也没想到,我一个从未用过 steam 的人注册 steam 竟然是为了买 PVZ 给儿子。

他理解和木匠交易要先收集大量的木棍,用换来的绿宝石去找铁匠换武器,或者和图书管理员买书。这是我带他在 Minecraft 中探险时,他学到的。同样,他在看 PVZ 的过程当中也理解了,向日葵和阳光作为现金流的重要性。

在这件事中,我有一点庆幸,幸好我们俩跟小柒的关系足够好、足够亲密,我们了解对方,所以可以在气恼、责备、内疚的交织当中,快速找到化解这件事的机会,也趁机做了更多的交流和引导。他可以在练完舞吃着饭的时候很自然地和我们聊起,他最近喜欢上舞蹈室里的一个小姐姐,也可以很坦诚地告诉我们,他觉得今年的生日过得没什么意思。我们当然不能因为没意思而改变立场与规则,但一切都可以摊开来说,这是我们觉得最重要的事情。

你六岁了,爸爸妈妈都认为,这一次的吃亏和委屈如果能够被记住,由此开始的奖金机制能辅助改善一些事,那就是跨过这一坎获得的礼物。

生日快乐,我们的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