拗柴的上半年快滚蛋吧!

这篇日志将全部由我的左手完成,因为:

67-001

右手肩关节骨折了。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骨折,也是第一次拿到医院开的病假条,而且长达一个月,除此以外,二十六年来我还第一次“享受”到了坐公车被壮汉让座的“特权”!靠!我发誓我心里一点都不爽好么!哎哟~唉~不能动气,手疼咧~

67-007

但是和我家的宝贝二女儿相比,我的伤都算轻了,她从我家七楼的阳台上失足掉了下来,并且是当着我的面,从这种高度:

67-005

这小妞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了站在阳台上等我们俩下班的习惯,每天傍晚只要我们俩其中一个出现在楼梯口,她就能嗅到咱们的气息,然后在阳台上“喵~喵~喵~”地呼唤我们。虽然她其实是在喊我们快点回去喂食,但仍然觉得挺感动。可是最近有点变本加厉,不仅站在阳台上,还把前脚撑在防盗网上用力蹭,看着挺萌,但实在危险。

就在7月8号的晚上,我走到六楼的转角,余光瞄到她的剪影,心想着快点上楼开门免得惯她这毛病,这念头还没过完呢,就看着她脚一滑,一个黑影咣啷啷地就掉下去了…

当时我心底一凉,一边念着“别别别”,一边做好了最坏地思想准备往楼下冲。在楼梯口看见她蹲在铁门前想进来的样子,立马冲出去抱起她,一摸,不对,左前腿中间撇了,也不知道是脱臼还是折了。情急之中看见地上嘴巴附近还有几摊血,惊觉她是在吐血,就赶紧抱上楼准备把笼子里垫上她熟悉的垫子送去医院。

期间打了若干通电话才联系上夫人,正好我准备完,她也刚好到楼下,一起以最迅速的动作把二姑娘送到了我们熟悉和信赖的医院,幸运的是,史医生还没下班。

67-004

经过血液化验和X光片的初步判断,左手肱骨远端粉碎性骨折,肝脏和肾脏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史医生建议先做保守治疗把内脏修复好了再观察和考虑手术的事情。

治疗一周后的第一个周日,14日,手术顺利完成。由于碎裂情况复杂,整个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至于当晚我错以为是吐血的“严重损伤”其实是下巴磕破了所流的血。不论如何,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大步跨过了这一关。

直到19号出院,这两个星期里我和夫人每一天都会去医院看她,我中午,她晚上,因为我那段时间一直在加班,只有中午一点时间能去照顾一下。术后两天就开始有精神了,也愿意吃东西了,虽然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但一见到我们就喵喵叫,可精神了。护士们说她不咬人不抵抗,不乱动,安静睡觉,乖得很。

67-006

现在已经乖乖在家里躺着了,虽然骨头和桡神经的愈合还需要不少时间,但一切都是时间的问题,一定会康复的!

 

至于我的手,那是18号中午,从医院回公司途中。

在我百般小心之下仍没躲过的超高速无牌电动车突然冲出时,被其撞飞,当我以抛物线轨迹在空中自由运动后右肩率先着陆,昏厥两秒后,随着司机和车上乘客骂骂咧咧要求我赔偿的声音,我大概花了一分钟才站起来,正当我准备指着他那躺在地上的车说他违章上路时,我发现,右手已经完全不能动了。

我迅速搜索了一下被撞飞前三十秒内的记忆:

我,准备,越过辅道,去公交站台,左右看了看,五十米之内没有任何移动中的物体,然后,过辅道,然后,咣!!!我就在地上了…

等等,右边五十米开外有辆面包车,他难道在那一瞬间???

违章上路,违章载人,逆行,超速……这毫无疑问啊!他在那骂骂咧咧地要求我赔偿的话我都没听,我一副流氓遇到流氓的表情,说了句:“咱们报警吧。”当时混身疼痛的我一丝不放地盯着眼前这个一米八几的男人,不知是不是破罐子破摔的心情,还是摔傻了,竟然一个劲儿往他跟前站,要求他报警。后来想想有点后怕,要是他们仨捶我一顿那估计不止一处骨折。

我趁他们唧唧歪歪的时候,跑回医院想叫医生护士们帮我抓他,结果回头就没人儿了。两个小时后,南山医院的门诊医生说我没经验,不应该喊报警吓走他,要先以会赔他钱为诱饵让他把我送到医院后再到厕所里偷偷打电话报警,那就能抓住他了。

傻!确~实~傻~啊!

但当时我也确实没能力报警,因为手机当场摔成了三瓣,黑莓开机要一分多钟啊!开机完,他们已走了。

 

从三月份开始一直在加班,除了六月初公司搞了一次两天“阳朔之旅”外,基本上没休息,正好,这一个月长假够我好好休息了。

说到阳朔,就简单讲一下。

67-002

这是那次阳朔之旅从蝴蝶泉景区山顶拍的全景照,点击能看到大图。

说是一年一次的福利,但头一晚住宿条件之恶劣让同楼的三十几个设计师愤然觉得人事部是在欺负我们设计师,至少在组织策划上他们是相当蠢。公司人事部和旅行社都没有踩过点的情况下,竟然让产出部门住在标价百元实际上却死蟑螂遍地连二十都不值的破脏房间里,最关键的是,咱们这楼和有领导在的那队人马待遇完全不同,不论是脑残还是吃回扣都是无法忍受的。在梁莹(年会话剧的女主角)牵头下,她从执行上施压,我以驴友的经验施压,再有另外几个同事的红白脸配合,大伙终于在当晚一点住进了合格的旅社。

设计师,本该是极具独立性格和质疑精神的,被压迫到习惯如此这般,太可悲。

不过那次旅游最大的收获还是拉近了不少同事间的距离,虽然公司里学院味儿很重,弄得跟学校似的,但大伙能聚在一堆聊真心话的机会还是少。不管公司的管理层如何,咱们设计师是必须一条阵线的。

67-003

今年开年就加班,三月加到受伤前,旅行前一晚还加班到十二点才走。最令我无语的是六月到七月,天正的项目刚提案就进入衫德的POS,刚开始就把我调去带振测仪的项目,接着客户又说缓一个月再开始,于是被调去帮中盟的项目设计机柜,天正返回修改意见改完后又插入新联的FTU,我费心费力把前期准备做好了,又被抽出来到荆州开发区的品牌策划。

就这样不停地抽调,我的六七月基本上是不存在绩效这回事了,连续加班除外还被个小破电动车撞了个骨折,真是黑到家了。事实上,就在宝宝出事以及整个治疗过程中的每一天,我都是零点以后下班的,所以夫人说我是长期加班加得状态差,反应慢,才没躲开那个死破电动车的。

不过她也说咱们家的穿堂煞风水不好,所以24号我们去仙湖弘法寺上了柱香,去去霉气。当天下雨,又不是周末,人不多,但愿我们对各路神佛说的话他们都能听见。

67-008

升官发财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但只有当自己拥有更多,能力更大,才能切实有力地帮助到别人,或者推动一些益事的发展。

至少,我坚信是这样的。

12 thoughts on “拗柴的上半年快滚蛋吧!

  1. Pingback引用通告: JAGUAR V.S. PUMA V.S. PolyGram | SUiTHiNK's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