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近期的杂念

春节前,设计疯人院的院长给我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pz001价钱1

一瓶是¥3.90,一瓶是¥3.80

同样是成功的品牌,你怎么看设计?

 

pz002价钱2

都很重视设计

一瓶¥1.20,一瓶¥13.00

基本功能一致,十余倍差价,你又怎么看设计?

这两组案例恰好跟我最近在想的一件事有些许关联。我时常关注一些科技新闻,尤其是机器人、人工智能和宇宙这些方面的,有时会忍不住要想,如果AI可以替代设计师的话,是会完全替代呢,还是只能替代某些部分,如果是某些部分,那么是哪些?

我之所以会想这个问题,是想知道设计到底是什么,能做什么,将来会如何。

以我目前的观察,AI是可以替代许多设计师现有的工作的,因为我们在实际的工作中,充斥着大量的“寻找最优解”的探索,然而这些探索其实是基于项目本身的许多实际限制,在一个镜框里去认识自身,寻找最恰当的解决方案的。无疑,在这个方面,是不可能有人类能跑得过AI的。

可我们并不只是这一种角色,也有许多情况是没有“最优解”的。在各种设计方法论和设计流程里,设计是可以被量化和分解的,然而还有许多情况是基于情感、文化甚至某些幻想的诉求的。在这些非理性的行为和诉求里,AI缺少人类的“价值判断”,缺少“价值判断”就不能在非理性的情况下做出选择。

所以,或许非理性的部分就是将来的人类设计师主要的探索方向

回到这四只瓶子上来。关于设计与商业的关系我不太想说,因为很显然商业的成功与否和设计的关系并不大,拥有出色设计的品牌惨兮兮的例子也多得是。他们俩本来就不是谁包含谁的。

商业有商业的逻辑,设计有设计本身该做的事。

在我看到这四只瓶子时,“价值取向”就是我会比较关注的部分。好看与否真的重要吗?难道近几年网络上流行的“渣画质”表情包会有人觉得好看?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用呢?这就是只有人类才会有的“价值取向”。

千金难买姑娘的一句“我喜欢”啊。

然而有趣的是,这种“价值取向”不是亘古不变的,每个时代都会有那个时代的喜好,也越来越多元。所以即使我们现在拥有了那么多的设计,到将来,我们也依然需要大量的设计,不谈好坏美丑,我们始终有一种欲望:

去创造一些我们当下想要的东西。

 

原文链接:设计疯人院 | 设计是怎样的设计?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