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Steven

No Best , But Suited ...

我如何看待 @jon_prosser 对 iPhone 14 的爆料?

很简单,用下一代的烟雾弹消息影响这一代的销量,常规操作。这种新闻的受益者都有谁?某些友商、无良媒体、部分金融机构。先用一波不着调的预测或爆料拉高大家的期待,等产品出来你一看很失望。正反两面都能炒,基本的传播操作。这种操作就跟近期传言这代 iPhone 要搭载卫星电话一样,通讯供应链的股价瞬间就上去了。只要稍微留心一点细节,就看出问题来了。

这种漏洞百出的破图,也就不懂制造业的媒体能搞得出来了。大家注意以下几点:

一、屏幕玻璃面板边缘延伸到整机边缘,且没有保护围边。

这种鬼才会设计的鬼才设计,地球上没有一家公司能制造出来。

二、镜头组没有凸起。

现在全世界的手机都在摄像头模组上堆料,即便有计算摄影加持,但传感器越来越大是不可争辩的事实,也是厂商们绕不开的设计大难题。不管是苹果还是其他厂商,这坨模组在近几年都没有机会抹平了。除非,把手机做成砖头。

另外,凸台厚,可以钻孔,拿掉凸台在那么薄的玻璃上钻 6 个大小不一的孔?不用量产了。

三、这种在强度和组装上都不讨喜的设计,很多年前就淘汰了。

另外,C角切得太随意了,厚度的设置也太随意了,真就画着玩儿呢?

四、音量键竟然还是圆形的。

真就觉得设计只是建模画着玩儿呗?结构、产线、供应链哪是说改就改的?这位一天到晚咋咋呼呼的爆料者来说说,这按键圆改长完了又长改圆是有什么好处?就冲这个形态比例,别说苹果了,就是某些三流厂商都不会用这种比例失调的破设计。

iPhone 的三明治结构,已经从 4 代那种妥协于制造精度的上中下三层,进化到把精度掌控在手里的一体式阶段了。这位爆料媒体合作的建模哥们,还停留在上上个时代里呢。

混科技行业的媒体,还是得多了解一点点制造业的常识,不然编谎话都不像。

此文是在知乎问题 “如何看待 iPhone 13 还未发布,就已经出现 iPhone 14的爆料并称「十四香」?”下,我的回答。

我怎么看待小鹏的机器马?

恕我直言,这 “马” 的大型比例、线条的走势和关系、各个部位形态的衔接逻辑,以及外露器件与形态的对应关系,从整体到细节的感受不仅不太协调,还略显割裂,感觉这个项目很赶时间。至少从发布的图像信息来看,留给设计的时间并不够,推敲还是比较仓促的,并不像一个非常成熟的方案。与其问 “能否合法上路”,不如关注下为什么要发布这样的 “玩具”。

对于新能源车企来说,高速驾驶下的探测、规划、动力应该都是已经经过了长时间研发的,那么在低速蠕动的环境下,这套方案适不适用?更复杂的家居环境、小区环境等低速环境的数据是否能给车辆本身的算法提供反哺?这些事情是值得投入的。

同时,因为能做,所以做,拓宽已有用户和潜在用户对于品牌和产品的想象,并没有坏处。若这件事情能推动辅助驾驶技术的研发,又能增加品牌和产品在大众心中的有趣程度,只要成本在预算范围内就值得搞。这种类型的 “产品” 大家也不用指望它量产售卖,说上路也是想太多,因为它能不能买到以及能不能上路并没有那么重要。

如果能买到,它也是和大家在小区里常见的这种儿童电动车玩具是一类:

试问哪个小男孩不想要更智能、更拉风、更容易引起围观的坐骑呢?

对于有孩家庭来说,占领儿童的心智认知,就是在引导家庭的消费倾向。谁家还不是小猪佩奇、海底小纵队、奥特曼的衣裤鞋包、滑板车、自行车这么一串一串地买啊?如果能用一匹小马换来这批学龄前儿童对这个品牌的印象和认知,不是挺划算的么?

*此文为在知乎 “如何评价小鹏发布的「可骑乘智能机器马」?「机器马」可以合法上路吗?” 问题下,我的回答。

我对 iPhone 13 有哪些期待?

对于今年这一代 iPhone 的期待,我个人基本集中在对 LiDAR & Face ID 和 计算摄影 & 杜比视界 这两项的提升上。

去年我说,目前 iPhone 在天线、摄影、机器视觉三个大项的基本路线已经全部敲定,所以整个外形不会再有大改。完整分析见去年的视频:

🎥 十年轮回?经典进化!工业设计师深入解读 iPhone12!设以观复 vol.9

那么,接下来的升级一定是围绕着给下一步的 AR 生态进一步做好准备来开展的。

目前 Face ID 在实际使用上最明显的短板还不是什么戴口罩不能解锁这种事情,而是可视角度太窄。对于人脸识别这个能力来说,目前还是得对得足够正它才能识别到你的脸,这个体验在未来必须完善。如果可视角度不足够宽,那么伴随着的视线识别、锁定、判断都会缺少立足点。既然 Face ID 现在就已经有眼神确认才解锁这一步,那就意味着,苹果已经在可视角度上做过验证了,就看什么时候能实装。另外,苹果的 AR 眼镜也在路上,那么更精确的眼神追踪有可能会率先实装在 Face ID 上。我希望是这一代。

而 LiDAR 和 Face ID 不一样,后者因为距离近、光点多,所以精度相对高,但前者目前来看,要实现 “重建环境” 这一点还不太行,只能说是搭配摄影头的视觉一起勉强能用。这个东西并不是为了摄影对焦而生的,那只是顺带的一件小事,真正要做的还是基于移动设备的环境实时建模。这是 AR 的一大基建。我自己这段时间经常用它来测量空间尺寸数据以及室内扫描,当尺子用还行,建模是真的不太行。希望这一代能有明显的性能提升。

至于计算摄影这个近两年谈得最多的话题,我觉得大家要开始把注意力从 “摄影” 更多地转移到 “摄像” 上去。手上有可观看 HDR 的设备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最近鼻站刚支持了,用户上传 “杜比视界” 格式的视频。

🎥 流云的自述 II:欲望与遗忘的对抗!粤语中字|杜比视界|4K HDR vlog.68

之前,杜比视界是影视行业的专属,而去年的 12 系列把拍摄、剪辑、观看杜比视界带到了消费端。随着去年到今年 HDR 内容的积累和发展,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视频作者在采用更新的格式来制作内容。鼻站与杜比的合作更是把这种便捷进一步往前推了一把:

任何人都可以发布、分享杜比视界的视频。

我们已经很明确地感知到,这是一个视频的时代,是一个视频大于照片和图文的时代,而苹果、杜比正在把视频创作的门槛进一步往下拉。那么,下一步,更大的传感器、更好的动态范围、更便捷的创作流程,以及更广泛的发布和观看渠道,一定是重点。

这其中既有硬件和软件的工作,也会有像 Apple TV+ 这样的服务参与进来,构成三个板块的闭环。

这一次的发布会,也许会进一步释放这个信号?

*此文为知乎问题 “如何看待爆料称 iPhone 13 系列将于 9 月第三周发布?你对 iPhone 13 有哪些期待?”下,我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