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束晨光偷情

昨晚给新电脑做一些设置和安装软件,一直搞到两点多快三点才结束,洗洗刷刷就三点多了。于是今天早上睡到将近九点才起床。本来觉得还挺困的,收拾完准备出门的一瞬间,余光瞟到了一束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溜了进来,整好拂照在《吻》的脸上。

这幅画的原作是用金箔制作的,据说真迹金光闪闪,散发着浓烈的爱欲和情绪。我这幅虽然只是宜家的印刷版本,但在这束光的照耀下,画中人在那一瞬间竟然活了过来。她仿佛就站在那里,可以被触碰。温热的阳光像柔软的唇,轻轻地吻在她的脸上。

那一刻,我被安慰了。

五岁摄影师爱搞卫生

下午我们去附近的超市买牛奶,我突然想试试让小柒用手机拍照,就把 iPhone 人像模式打开给他,让他自己看着构图来拍一下看看。

第一张背景的楼多了,我稍微裁了一下给他看,告诉他这样会比刚才那样更好。拍第二张的时候,我提醒说人要放在大概什么位置,就远远地比划了一下,他就拍了右图。没有裁剪,我觉得这个构图已经可以了。

回来搞卫生时,小叶擦椅子和单人悬臂沙发,我爬高擦吊柜。小柒问我们,他可以做什么?一开始我们说你自己去玩吧,暂时没有适合你做的事。他不愿意,很想一起参与,就来回转悠,说可以做什么。我就跟他说,你帮我递抹布、递吸尘器,或者给妈妈跑个腿。

他很开心,一边干活一边说:

“三个人一起做家务真幸福呀!”

我把铺满一层鹦鹉粑粑和油灰的吊柜顶处理干净后,他还要爬上梯子检查,看看前后的差别。

最后还要煞有介事地说“爸爸擦得还蛮干净的嘛”,同时用极为夸张的表情对妈妈擦干净的悬臂沙发表示极大的肯定,以这种方式故意显示他的偏心,来逗乐我们。

嗯,三个人一起做家务,真不错!

记你第一次做服装模特

小柒今天第一次做服装模特,前前后后拍了四套衣服。我下班赶过去时正准备拍第四套,已经拍累了😂没什么精神了。

据说他们舞蹈室里有个小朋友特意报班学了模特、主持,但是所有姐姐老师们都喜欢小柒,就一定要他来拍。

小叶说,刚开始化妆的时候,一群姐姐老师围着各种夸帅,不停地在给他拍照片。他的薇薇老师还在旁边护着拦着,说“这是我的崽,这是我的宝,你们走开”。我到了之后,还有一个老师在旁边不停地拍小柒以及我和小柒的合照,一会儿照片一会儿视频,就没停过。

最后一套他本来不想拍了,他说薇薇老师也没穿那件,结果薇薇老师果断换上同款,他就愿意拍了。

最后问他:练舞累还是这个累?

果断回答:这个比跳舞累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