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是私人的

秀才遇到兵,就没有任何道理。当你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理性思维时,就得接受这人世间更多的、额外的巨大痛苦。唯一解只有,强化自己在感性层面的承受能力。尤其在你的感受力也很强的时候,这些冲击只会数倍于常人,更加痛苦,无比煎熬。因为你永远等不来对不起,所以你只能去理解,用理智去原谅那些已没有意义的情绪。

理性的猛兽,应如黑石伫立不动才最可怖。

大脑的陷阱

就在刚才,又一次被人说逻辑强了,但其实一直觉得自己不擅长逻辑推演,为此还常常觉得需要锻炼。很多时候我只是一开始就命中而已,并没有太多推敲的过程,是对了没错,但并不是那种一步一步推出来的。如果真的需要我推演一个什么事,最常出现的情况反而是:

呐,这几条路都可行啊,看你喜欢走哪条,代价不同而已。

相对应的负面效果是,很容易坚信自己最初的判断是对的,从而忽略掉那些我稍微想一下就能看到的不同视角。同时还会很轻易地否定掉一大批方案,导致在推进过程中在一个地方卡住。

我常觉得,逻辑和理性于我而言,是一类魔咒。它们只是直觉的另类展现,是假的真理。

看似聪明,其实是个深不见底的陷阱。

工业设计、屏幕与 Jony Ive

今早睡醒前脑海里想起一件事:

大概五年前就觉得 Ive 应该不久就要离开,不是因为当时的新闻,而是深感 iPhone 的去实体化与内容生态成熟度是对一直追求器物设计的 Ive 的消解。这也是近十年来工业设计师们感到困惑和焦虑的事情。

屏幕不会侵占所有空间,也绝不可能。接下来的二十年,屏幕会走向碎片化。

前十年的进程是物理交互→小屏→大屏,此时当下正是大屏风生水起的时间。但这种风潮不是技术导向的,而是人们对于信息时代资讯爆炸所做出的的应激反应,是感性和冲动的。然而当技术逐步普及,人们渐渐找到了与海量信息相处的模式和某些衍生文化之后,随处可见可互联的小屏幕会逐步取代眼下对大屏的迷信。因为在热潮中,所以人们无法看见产品应有的模样,厂商一方面会被人们的主流思潮所绑架,另一方面也需要借助大家的钱包来发展新的技术,所以这个过渡时期谁也很难主动反思。一旦度过了蜜月期,新鲜感不再,一切回归柴米油盐,才会坐下来盘算,恰当的产品形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任何东西一旦回归理性,谈及恰如其分,就不会是一窝蜂,而是实事求是地在该用的地方使用相应的技术与产品。不同的产品各有各的生态位,而产品的设计也会基于其生态位生长出恰如其分的姿态。这个时候,屏幕的大小是追随生态位来选择的。作为信息门户的大屏只会在部分综合性产品上保留,而更多的功能必然被分解到海量零星的各种尺寸的屏幕上,也必然有一部分会以物理交互的形式发展出新的形态。

风潮盛起是资本的好时代,而风潮消解则是设计的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