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设计、屏幕与 Jony Ive

今早睡醒前脑海里想起一件事:

大概五年前就觉得 Ive 应该不久就要离开,不是因为当时的新闻,而是深感 iPhone 的去实体化与内容生态成熟度是对一直追求器物设计的 Ive 的消解。这也是近十年来工业设计师们感到困惑和焦虑的事情。

屏幕不会侵占所有空间,也绝不可能。接下来的二十年,屏幕会走向碎片化。

前十年的进程是物理交互→小屏→大屏,此时当下正是大屏风生水起的时间。但这种风潮不是技术导向的,而是人们对于信息时代资讯爆炸所做出的的应激反应,是感性和冲动的。然而当技术逐步普及,人们渐渐找到了与海量信息相处的模式和某些衍生文化之后,随处可见可互联的小屏幕会逐步取代眼下对大屏的迷信。因为在热潮中,所以人们无法看见产品应有的模样,厂商一方面会被人们的主流思潮所绑架,另一方面也需要借助大家的钱包来发展新的技术,所以这个过渡时期谁也很难主动反思。一旦度过了蜜月期,新鲜感不再,一切回归柴米油盐,才会坐下来盘算,恰当的产品形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任何东西一旦回归理性,谈及恰如其分,就不会是一窝蜂,而是实事求是地在该用的地方使用相应的技术与产品。不同的产品各有各的生态位,而产品的设计也会基于其生态位生长出恰如其分的姿态。这个时候,屏幕的大小是追随生态位来选择的。作为信息门户的大屏只会在部分综合性产品上保留,而更多的功能必然被分解到海量零星的各种尺寸的屏幕上,也必然有一部分会以物理交互的形式发展出新的形态。

风潮盛起是资本的好时代,而风潮消解则是设计的好时代。

与汉洋一起录了一期播客

📻 点击这里收听:《社会人科技评论》


上周五,@汉洋 联系我,说可不可以一起做一期关于工业设计的播客,同时聊聊Apple以及Ive的事情。我一直都有听播客的习惯,还比较喜欢这种节目形式,所以答应了邀约。

但是因为从来没做过,所以整段谈话说下来,我自己感觉是比较拘谨的。因为有过几年舞台经验,知道自己的肢体、声音状态对不对,是否放松。不过好在出来的节目还不错,算是把自己想表达的话说清楚了。

只是可惜,因为是即兴的谈话,所以许多地方话没说完就延展去别处了,自己也没注意。同时由于设计的话题比较依赖视觉,所以单纯依靠语音可能未必能让人准确地理解,这一点可能对听众的基础有一些要求。

尽管有些小遗憾,但是整个谈话的过程非常开心,也很感谢汉洋邀请我做了这样一期帮助大家了解工业设计的节目,期待能和更多人交流关于设计的观察与思考。

对MACPro2019的零碎想法

前段时间Apple发布的MAC Pro 2019在网上引起大家很多讨论,我也陆陆续续发表了一些关于新MAC的工业设计的看法,现在做个简单的整理汇总,方便自己以后回头找。

《Apple Design 产品设计的秘密》,2014年,旗标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