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玩具的乐趣!

隔三差五给儿子修理一些散架/即将散架的玩具,或者把一些设计/结构不合理的玩具改造成能 work 好使的状态,是工业设计师带儿的一大乐趣。

不止我的职业病得到了释放,他在一旁参与也很开心。同时还顺便教给他这些东西是怎么 work 的,而不止是感性上的游戏体验和乐趣,他对这些底层原理也很感兴趣。

没什么比修好足球台后来一局全程尖叫的球赛,来得更加愉快的了!

奖励是儿子的一个抱吻,值!

街舞少年收获了大批姐姐粉

昨天带小柒去参加他第二家舞蹈室的周年庆活动。

因为课的时间在周六会冲突,所以为了排练这个活动上要表演的 popping,原本在薇薇老师那边的 hiphop 课就请假了。他在这一共才上了三次课,算上周六排练也才第四次。原本老师是把他安排到第三排最旁边的位置的,但周六排练完后就给改到第二排了,站在第一排十一岁大哥哥的旁边。

在活动正式开始前,他看到这台桌面曲棍球,就和我玩了起来。没多久,就吸引了另一个一起跳舞的小男孩过来一起玩。

谁知道,这乒乒乓乓的声响陆陆续续吸引来了更多人。

从两人到四人,四人到六人,最后变成了一个孩子家长围在一起看的比赛。以至于,后来连正在准备活动的老师,路过时也忍不住要过来看一会。

一旦进球了,小朋友们就一起“哇”地跳起来!有时候也没分清楚是谁进了,反正进球了,就所有人一起大叫。

刚开始时,会有个别小朋友不守规矩,伸手抓球或者用手挡着别人操控的球员。但随着人数的增加,渐渐地就形成了自发的纪律,这样不行那样不要,游戏就开始变成了比赛。

我一开始也只是站在一边看看,觉得他们很可爱,但后来比赛越来越胶着,我也忍不住要给他们出谋划策、指手画脚。

直到老师把他们叫过去,在舞台走一遍场地,小家伙们才从球场上依依不舍地离开。上一秒还在比赛情绪里的小朋友们,在舞台和灯光的感染下,很快就进入表演的状态了。

表演开始前,主持人先让小朋友们自我介绍一下。因为主持人就站在他旁边,所以他是第一个拿话筒的。

他还没开始说话呢,我就听到后面有小姐姐在说:“看那个扎头带的,好可爱好帅哦!”等小柒说完,她们又开始议论:“他是最小的吧,才五岁。”

啧啧啧,姐姐们果然都是看脸的。我心想,一会儿用实力震撼你们。

他们的 popping 课本来是一周两节的,但因为原本周六就有 hiphop 课,所以这边一周只能来一次,另一节课就根据群里发的视频,由小叶带着他在家练习。所以他虽然只上了三次课,但每天的练习都没停过,动作质量确实还是蛮不错的。尤其表演服很宽松,本就很吃动作,但他平时的练习成果还是得到了台下姐姐们的认可。我全程就听着旁边的姐姐们一直在说:“看那个最小的,跳得好好哦!太帅了!”

讲真,我坐在那里觉得特别自豪!

尤其后来舞房老板叫大家上台 solo 时,他第一个举手上去跳了一段 freestyle 的 hiphop。本来我说那你就跳一段薇薇老师教的成品舞吧,结果他和平时在家一样,踩着音乐跳了一段临时的编舞。姐姐们直接炸了!尖叫声不断,还有人在底下说来一段地板动作吧。哈哈哈哈哈,他还没学过地板呢!

晚上睡觉前,他和我说,其实当时还是有点紧张的,因为没有练习过就上了。我说没关系,已经很好了,大家都很喜欢你的表演,平时的练习是有用的。他说他还有大招没有放,因为那个音乐里没有合适的节奏给他卡。

我能说什么呢?这就是遗传自妈妈的天赋呗。

而且昨天运气也是真的好,前面几个抽奖环节都没抽到他,他问我还有没有机会,我说后面还有大奖,不着急再等等。

结果最后一轮抽免费月卡时,抽到他了。

回家路上睏得实在扛不住了

洗完澡睡觉前,我给他在淘宝上挑选之前和妈妈说好的奥特曼礼物时,他自己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道:“这个配件太多了,很贵的,不要这个。”“这个就可以了,有这三个密钥就够了。”我真是觉得好感动,同时又有一点点内疚。

小柒真的太好了!

正挑选着礼物,小叶轻轻打开房门往里看。妈妈从展会上回来了!他一下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我和外婆绘声绘色地给妈妈描述,小柒今天的表现以及大家的现场反应。他又自豪又害羞地在旁边蹦呀跳的,我说你把抽到的月卡给妈妈看看呀。他赶紧从我这拿着卡跑过去和小叶高兴地说:“我又能多跳一个月啦!”

简直就是小天使啊哈哈哈哈哈……

但我们也告诉他:你今天获得了那么多人喜爱,主要因为你是所有小朋友当中年龄和个子最小的,所以你表现得跟哥哥们差不多就能让大家觉得你很可爱。以后你也会成为哥哥,会有比你小的小朋友,到时大家的关注点又会转移到那些小朋友身上。大家会对哥哥有更多的期待,所以你得继续认真练习,才能更厉害。

在薇薇老师那边时,他一直是班里跳得最好的,同龄小朋友没有一个能够得上他,所以他每次表演都是 C 位。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理所应当是 C 位,别人都不如他。直到来这边学 popping 后,发现别人都跳得很好,他只是个普通水平,竟然开始说自己要多多练习了。虽然他确实学得很快,也因为一直跟我们看舞蹈节目,会对舞蹈动作和音乐有一些感觉,但他还是体会到了自己和别人的差距。

以前他跳 hiphop 时的手会松,学了 popping 之后,薇薇老师也开始夸他的手比以前有力多了。他自己也渐渐能感受到什么叫 pop 以及应该怎么 pop。昨晚洗澡时他还跟我说,外婆房间里的钟的那个秒针就是一边走一边 pop 的。

我说,你说得对,观察得很仔细。

有一次他画个松树给我看,是那种从上到下越来越大且很多连续尖角的松树。我问他,这是幼儿园老师教你的吗?他说不是。我问,那你为什么会这么画?他说是自己观察的,觉得松树就是这样子。

最近收到了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送我的一套新书,是布鲁诺·穆纳里的《画一棵树》和《画一个太阳》:

平时我们都会教他,同一个东西有无数种画法,让他凭着感受到的东西去画。前两天拿到这套书后,我给他当作睡前故事书分两天讲了一遍,尽管认识的字不多,但他已经可以翻阅看图,自己观察和体会了。

他的成长经常出乎我的意料。

很显然,如果我不保持学习和进步,他再大一些就会很快超过我了。他超过我,我当然是开心的,但我也不甘心就这么被超过,所以,我也得加油!为了对得起他想长大后和我一起工作的这个愿望啊。

36 岁生日吃自制巧克力蛋糕

过了三十以后就对生日没有概念和兴趣了,我是,小叶更是。尤其 36 岁在民间习俗中还有那么一点不太好的暗示:坎。对古代人而言,36 岁已经是平均寿命的极限了。确实不太容易。

虽然不太想过,但小叶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小柒的热情和殷切的眼神。中午一点,终于出门了。

万象城大概是国内最成功的商业地产之一了,光是深圳就开了四个。新的这个更是做在了炙手可热的前海,一开业就在社交网络上刷屏,躲都躲不开的空山基。

虽然空山基的东西没什么内容,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不需要什么内容,形式本身就是内容。

我们在等饮料的间隙里聊到,旁边楼里有我旧同事开的公司。他以一个几乎只是象征性的价格租下了这个CBD的一大片空间,客户也源源不断,全得益于他们校友会里大佬的帮助。这就是人类社会的现实,圈子、关系这些事情比设计重要得多。

我玩不来,但我也不相信,交易没有代价。

小叶没那么喜欢设计,也不以设计师自居。她并不享受设计师这个身份。但是,她的个性与能力很适合设计。

我很喜欢做设计,也很享受。但我不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比她有天赋,至少在观察、感受和分析上,她的速度和深度都比我强。

我从很早以前就开始接受了,自己无法成为大设计师的命运。这件事情是有感觉的,关于自己的上限。

她最近几个月开始学习占星术。

我曾经很坚定地认为,星座之说不过是些通用话术,不同的人会听出不同意思,最多能算一门统计心理学。但她开始学习之后,我意识到这件事里,有很多颠覆我想法的东西。

从工具的使用到数据分析的方法,从不同算法在不同语境里的应用到针对独立事件的回顾和预测,都让我感到很惊讶。不止是我,每一个来找她咨询的人都很惊叹。

她适合与人沟通,我从十年前就这么认为。

相比于严谨科学的心理咨询,以占星术为入口的心理辅导和疏解似乎更容易被人接受。人们对前者的专业性期望很高,反而不太轻易寻求帮助,也不太容易相信对方的专业程度;反而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的人,更容易获得惊喜,从而敞开心扉,以她的沟通能力,更容易给人带去心灵上的力量。

本来打算吃完晚饭就算过完生日了,但因为小叶之前和小柒说要做蛋糕,所以他一天都在问什么时候做蛋糕。

一是为了履行承诺,二也是抵不住儿子想要给妈妈过生日的兴奋和热情,商量之下还是决定,那就做吧。

只要无病无痛、无灾无难,就是好年。

新冠病毒造成的疫情已经持续两年了。这两年间好多事情都在变,世界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多,我曾经坚信的星辰大海也不那么明朗,人们似乎更愿意躲进虚构的元宇宙里。

当虚拟的比例足够大,就会成为真实吗?

那我会选择,蓝色的药丸。